2019年3月20日,吉林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商人穆君奎從南方開訂貨會剛回長春,即被非法扣押在看守所,寬城檢察院欲對其「結案」迫害。法輪功學員穆君奎與人為善,樂於助人,是個公認的大好人。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被迫辭去公職,多次遭綁架、非法關押。近期,穆君奎再遭國保構陷,面臨非法判刑,引發外界強烈關注。

2018年9月7日,長春市寬城分局國保大隊聯合西三條街派出所等一群警察非法拘捕穆君奎,並將他家中、庫房中的私人和辦公物品非法抄走。他被刑事拘留在長春第一看守所。

明慧網報道,綁架時國保隊長何偉用拳狠打他的頭和臉。體檢時,他遭遇分局警察楊光毆打,手被手銬勒腫。同年9月30日因「證據不足」穆君奎被取保候審。

2019年2月末,穆君奎和寬城檢察院打好招呼,要到南方開訂貨會,檢察院相關人員應允。可3月20日,穆君奎剛回長春即被扣押,非法關押在長春第一看守所,等待「結案」。

穆君奎,男,49歲。修煉法輪功之前愛打架鬥毆,因打群架受過重傷,久治不癒。

1994年穆君奎修煉大法之後,痛改前非,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人,很快身體恢復健康。

修煉後的穆君奎,善良寬厚,克苦耐勞,從不計較,願意幫助別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熱心人。

穆君奎原在長春市政府食堂工作,迫害初期曾被看管不許出政府門,白天在樓內工作也不許出去,晚上住在保衛處,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後來被迫辭職。

為了生存,穆君奎開了個窗簾行,經商中處處體現修煉人的風範,為顧客著想負責,不與同行爭利,踐行商道。

2000年「十一」前夕,普陽街派出所十多個警察到他家搶走法輪功書籍,又以「十一」閱兵為由,把他劫持到八里堡拘留所「監視居住」。

2001年7月21日,穆君奎進京上訪,22日在天安門廣場被北京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天安門廣場分局的鐵籠子裏,30天後轉到勞教所調遣處,9月末轉到團河勞教所迫害。

由於穆君奎不接受「轉化」(放棄信仰),他被隔離到普通犯人的房間裏。腳化膿潰爛,長達近一年,整個冬天是穿著拖鞋度過的。其間,他被強迫剃陰陽頭,被單獨關小屋,強迫坐在手掌大的凳子上,沒過幾天,臀部上就起泡、潰爛。

為了強迫「轉化」,一次,警察把他綁在床板上,用布條從嘴中間勒到腦後繫緊(防止咬斷舌頭死亡),然後用大約6根15萬伏電壓的電棍電擊他的腿、腳、前胸、後背、頭前、腦後。當時滿屋子都是焦糊味。

中共酷刑演示圖,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折磨人(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圖,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折磨人(明慧網)

遭電擊三十歲穆君奎滿口牙都鬆動

遭電擊期間,穆君奎用盡全身力氣、咬緊牙關,抵擋痛心徹骨的劇痛,腦袋從裏到外像炸裂一樣巨痛,全身的汗濕透了衣服。當時,他咬緊牙關用力過大,致使半個多月不能嚼飯,30多歲的穆君奎滿口牙鬆動。

電擊是中共折磨在押人員的一種最常見的酷刑, 警察可以任意調整電流、電壓大小,毫無顧忌的迫害受刑者,高電壓時,受刑者會被電流擊得從床上彈起很高,全身痙攣,大小便失禁。如果受刑者心臟不好的話當場會導致死亡。

更為殘忍的是,在用刑時,警察往往採用各種手段增加受刑者的痛苦,如用成堆的電棍連續電擊、用水做導體大面積擊傷人皮膚、專門電擊人身體敏感的部位如眼皮、腳心、腋下、脖子、口腔、甚至生殖器,女性乳房等處。

電擊造成的傷害,除人體表面皮膚燒焦、潰爛等外,還包括內臟器官和神經系統以及心理方面的嚴重傷害。

長春商人修心向善屢遭中共國保構陷扣押

熟悉穆君奎的李女士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得知穆君奎再次被非法拘捕後,近日,她準備到紐約中領館前舉牌聲援,抗議中共對法輪功和穆君奎的迫害。

2018年7月16日,紐約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行反迫害集會,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戴兵/大紀元)
2018年7月16日,紐約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行反迫害集會,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戴兵/大紀元)

李女士呼籲相關部門立即無條件釋放穆君奎等法輪功學員,因為修煉、做好人不應該被迫害。

「他沒有錯!他沒有傷害任何人,相反,他在努力地按照真、善、忍在修自己,做好人,對這個社會,對他所從事的行業,都是起著一份正的和善的力量。」李女士說,「結果中共想方設法找碴、騷擾他、抓他,甚至還想要判他,好結案。那這太邪惡了。」

來自長春的王先生向本報表示,一個追尋著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去做好人的人,他都被迫害,顯而易見的,中共迫害的不僅僅是法輪功,它迫害的是普世價值。每個有良知的人,都應該站在正義的理念上來譴責這場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