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使用扁康療法的患者都會經歷一種「瞑眩反應」。傳統醫學中也叫「好轉反應」,是指因虛弱或疾病而失去均衡的身體在恢復正常的過程中,病情出現暫時性的惡化或者奇特的反應。東方醫學中說「不經歷瞑眩,就不能徹底治好這個病」,認為這是久病之人在痊癒過程中必然要經歷的過程。

通常,有病的身體要建立新秩序的時候,不好的物質在從體內排出的過程中就會出現瞑眩反應。不過這種說法被認為是傳統醫學的一家之談,而備受非議。但是最近歐美自然醫學界以一種新的視角,把瞑眩現象叫做治癒危機(crisis for healing)。意思是在治療期間有隨時中斷的危機,要堅持下去才會戰勝疾病,保住健康身體。

出現瞑眩反應說明當前的治療方法奏效了。病情輕的人瞑眩現象出現得早,結束得快。病重的人很遲才會出現,但是持續時間長。因此瞑眩反應對重症病人來說是個痛苦的過程。剛開始出現時比較輕微,不久就非常嚴重,之後慢慢消失。衝破疾病的蛹,最終會蛻變成美麗的蝴蝶。

多流汗病才會好

傳統醫學講「肺主皮毛」,肺主管皮膚和毛髮。小型呼吸器官皮膚聽從大型呼吸器官肺的命令,異位性皮膚炎、青春痘、黑痣、老年斑這些皮膚病的病因就是由於肺呼吸能力惡化,使皮膚下面的廢物層層積累,導致皮膚無法正常呼吸。

皮膚裡有毛孔和汗孔,毛孔排出油性廢物,汗孔排出水性廢物。需要注意的是,毛孔可以透過扁康療法打開,汗孔則需要患者自己去桑拿或汗蒸房或者通過登山打開,毒素和廢物便能順利排出,這樣才能夠提高治療效果。

過度使用類固醇藥物會融入到身體裏,要把這些藥物全部排出體外,需要更長時間。類固醇內服、外用可以使皮膚暫時好轉,這是因為它把毛孔和汗孔暫時關閉了。但皮膚下面的廢物和毒素一層層地積累,不時就冒出來。

有兩個解決方法。一是再次關上,二是打開。把冒出來的地方再堵塞的話,的確管用。雖然不瘙不癢看起來好了,但是皮膚下面的毒素躍躍欲試,一旦向全身擴散,下次就更難堵塞。在這樣的推擋過程中就造成了類固醇和皮膚的惡性循環。單靠這種療法,以後就會出現高血壓和糖尿病,然後就是青光眼。到時候才領悟到「我是在走上一條死路啊」!如果搭乘扁康的健康列車,您還可以回來。只不過是需要更長的治療時間,因為要把積累的類固醇清理乾淨。

特別是異位性皮膚炎,也是因為汗孔和毛孔都堵塞而產生的病,必須要把它們徹底打開,排出廢物才能痊癒。通過登山、游泳、自行車、跳繩等有氧運動讓身體出汗是最好的。如果做不到的話,去磚窯浴、桑拿、炭窯浴、汗蒸房也可以。問題是出汗以後體溫上升,異位性皮膚炎的皮膚瘙癢症就更嚴重,如果因為害怕瘙癢而故意不讓自己出汗,治療時間也只能延長。所以不要害怕瞑眩反應,要正面面對突破它。(待續,文章節選自《扁康桃園》◇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四十七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扁康療法案例】

家族遺傳 過敏性鼻炎 嗅覺喪失

使用十二個月後 嗅覺恢復

(iStock)
(iStock)

Vivian現住在舊金山,今年76歲。她說:「我記得,大概在十四、五歲時,自己就患有家族遺傳性過敏性鼻炎。隨著年齡的增長,病情越來越差。到五十幾歲的時候,鼻子完全失去了嗅覺,鼻塞得很厲害,像被東西堵住一樣,喘氣都困難。實在沒辦法,只好去做了鼻息肉切除手術。手術後好了一段時間,誰知病又復發了,而且比原來更嚴重。」

「鼻子常常塞得厲害,白天打噴嚏,晚上鼻涕特別多,在睡覺前或半夜醒來,鼻涕多的擦也擦不完,睡覺都睡不安穩。中藥、西藥吃了都沒什麼效果,沒有辦法根治,常年服用抗過敏藥,吃了藥就會好一些,停藥又犯。幾十年來,反反覆覆,一直被這種病痛折磨著,整個人的氣色都不好,皮膚粗糙,頭腦也不清爽。我本是一個性格開朗、外向的人,喜歡參加各種社交活動,但是因為這個病,擔心到了那裏不停的打噴嚏,讓自己尷尬丟面子不說,也影響他人,所以就不太參加了。」

「有一次,我看了新唐人電視《走近韓醫》專欄節目,節目中介紹的《扁康療法》,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許是機緣巧合吧,此時有位朋友,也向我講述了她使用扁康療法前後的變化,聽了她的話,更加堅定了我試扁康療法的決心。」

「2015年2月底,我開始了扁康療法。最初見到一點效果,但不是太明顯,因為之前已經了解到,治療過程需要一段時間,所以我就堅持下去,到第四個月時,開始有了很明顯的療效,但不穩定,時好時壞。」

「2015年7月,徐孝錫院長親自來到SanJose舉辦講座,我有幸參加並當面諮詢,徐院長聽了我的情況後說:這種現象是正常的,只要堅持治療,一定會好。」

「我相信徐院長,接著繼續療程,到第六個月的時候,流鼻涕、打噴嚏的現象完全消失了!到第七個月時,已經喪失了十幾年的嗅覺,竟然恢復了!這一變化,簡直讓我不敢相信,興奮不已。目前還沒有哪一種治療方法,可以使這種頑固的過敏性鼻炎痊癒,這不是很神奇嘛!」

「我真的好開心,非常感謝扁康療法治癒了我的疾病,熟悉的人看到我現在心情愉快、面色紅潤,都很感嘆扁康療法的療效,有好幾位親友都開始使用扁康療法了。我現在想去那裏就去那裏,再也沒有任何顧慮了!」◇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 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