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6日和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第二次開庭,聽取了有關中共大規模強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證詞。調查人員、受迫害倖存者、醫學界人士、記者等24名證人親自出庭或者通過影片連線作證。上次開庭取證是在2018年12月8日到10日。

這些證人指控,從法輪功學員以及維吾爾族等受迫害團體成員身上強制摘取器官的行為正在中國發生,而且這些行為是由中共政府主導的。

法庭由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QC)主持,他曾經主導過在國際刑事法庭針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的起訴。法庭小組包括七名來自醫學、法學等領域的專家,負責進行世界首次針對中國的強制摘取器官行為的法庭獨立分析。

2018年12月,這個法庭首次開庭,並且通過了臨時裁決草案,認為在中國從良心犯身上強制摘取器官的行為「大規模」發生。

法庭的法律顧問哈米德‧薩比(Hamid Sabi)表示,法庭邀請了中共政府的代表參加聽證,包括衛生部的高層官員和中共駐倫敦使館的人員,但是對方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驗血的做法廣泛存在

逃離中共迫害的受害者披露,他們在被關押期間被迫接受了驗血和其它身體檢查。

維族婦女米日古麗‧圖爾蓀(Mihrigul Tursun)於2019年4月6日通過影片連線向法庭提供證據。(Simon Gross/大紀元)
維族婦女米日古麗‧圖爾蓀(Mihrigul Tursun)於2019年4月6日通過影片連線向法庭提供證據。(Simon Gross/大紀元)

維族婦女米日古麗‧圖爾蓀(Mihrigul Tursun)曾經在新疆西北地區的一個「再教育營」裏受到酷刑和虐待。她通過影片連線對獨立法庭表示,她和其他被關押者都被迫接受了詳細的健康檢查,包括驗血和超聲波檢查。

她說,2017年4月,她被審訊了三天,期間受到酷刑折磨,然後,有人矇住她的頭、給她戴上手銬和腳鐐,將她送到一所醫院進行檢查。

她說:「我知道他們從我的胳膊上抽血兩次,但是我不知道抽走了多少血。」此外,還有人量了她的血壓,對她的心臟進行了醫療檢查。

然後,她被帶到一個黑暗的房間裏,她估計是醫院的地下室。在那裏,她的頭套、手銬和腳鐐都被摘掉,衣服也被脫下,還有儀器連接到她的胸部。

房間裏的人在她的額頭、肩膀、心臟以下及兩腿上抹上液體,把她放進一台玻璃儀器裏,在那裏她被轉了幾圈,並且被要求從1數到10。

她當時感到非常害怕,擔心自己的器官會被摘掉,可能會死去。

圖爾蓀去年還為美國國會一個委員會提供過相關證詞。美國國務院及其他國際專家估計,中共目前把超過100萬的維吾爾族人、哈薩克人以及其它少數民族的人關押在新疆的多個「再教育營」裏。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對獨立法庭表示,他們接到了來自曾經被關押的維族人的第一手證據,顯示這樣的「再教育營」裏普遍存在醫療檢查,而且還有一些被扣押的人被從牢房帶走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他還說,沒有被關進「再教育營」的1,100萬維族人經歷過大規模的身體檢查,都被驗過血。

中國分析家和調查人員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出庭作證。他說:「可能有150萬人在被關押期間被驗血,而他們的家人根本不被允許見他們。」

他還說,近期有證據顯示中共政府正在把摘取器官的目標轉移到了維族人身上,包括在新疆維族人的家裏進行DNA檢測、在一些地區修建火葬場,以及一個地方機場有為器官移植醫院運輸器官的專門通道等。

2019年4月6日,證人Yu Ming通過影片連線向法庭展示了他在中國勞教所裏遭受酷刑時受傷的圖片。(Simon Gross/大紀元)
2019年4月6日,證人Yu Ming通過影片連線向法庭展示了他在中國勞教所裏遭受酷刑時受傷的圖片。(Simon Gross/大紀元)

主要器官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2016年,葛特曼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及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聯合出版了一份有關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的深度報告,報告顯示中共官方提供的器官移植數量與醫院實際進行的手術數量不符。

報告分析了中國712所醫院公佈的肝移植和腎移植手術的數據,結果顯示,每年這些醫院進行的移植手術數量在6萬至10萬,遠高出中共官方公佈的數字(1萬到2萬)。

報告認為,這兩個數據中間巨大的差距來自對關押在中共監獄裏的良心犯的強制器官摘取,對像主要是法輪功學員。維族、藏族和家庭教會成員也是其中一部份。

喬高在作證的時候表示:「證據很明顯,可怕的器官盜取行為正在中國發生,而且越來越多。(中共政權)沒有試圖認真地反駁或者駁倒我們所說的。」

本次開庭以及去年12月的開庭期間都有法輪功學員出庭作證。他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酷刑折磨,而且全部都被迫進行過身體檢查。

2005年被中共綁架的法輪功學員Feng Hollis於去年12月在獨立人民法庭第一次開庭作證時表示,在監獄裏她經常受到酷刑折磨,身體健康受到摧殘,但是醫院卻給她進行身體檢查,當時她就感到很奇怪。

中共官方的數據可疑

澳洲和以色列的研究人員對中共公佈的自願器官捐助數目進行過份析,發現官方數據符合一個基本的數學公式,因此懷疑數據是被編造出來的。

澳洲國立大學的博士生、報告的作者之一馬修‧羅伯森(Matthew Robertson)說:「我們發現許多異常現象很難解釋或者無法解釋,因此得出的結論只能是,數據是被人為操控的。」

羅伯森和統計學家雷蒙德‧辛德(Raymond Hinde)以及特拉維夫大學外科教授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研究了中國器官移植反應系統以及地方紅十字會的數據,發現這些數據符合一個二元方程式,呈現出一個平滑的曲線。

辛德說:「這種情況不應該發生,(數字)不應該是這樣一個平滑的比率。」

人民法庭將在6月17日公佈正式的裁決結果,以裁定中國是否發生過強制摘取器官的行為,以及這種行為是否正在繼續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