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曾揭露中共隱瞞沙士(SARS)疫情的退休軍醫蔣彥永被當局軟禁在家,失去自由,家中的電話也被截斷。蔣彥永日前激動地跟朋友表示,「這個違憲的反動軍隊我不參加了!」

北京人權律師尚寶軍日前在微信朋友圈留言,呼籲「關注蔣彥永醫生」。

大陸獨立記者高瑜日前在推特(Twitter)上透露,蔣彥永4月8日獲得批准到301醫院接受4名專家會診。但當他走出萬壽路朱各莊26號幹休所大門時,受到崗哨阻擋,不被允許出大門,且遭到崗哨推搡。他家兩部軍線座機均被掐線。

《蘋果日報》報道,據透露,蔣彥永在和朋友通話中情緒激動:「這個違憲的反動軍隊我不參加了!為甚麼我蔣彥永到自己的醫院看病,約好了並已獲批准,有4個主任給我會診,到大門口卻不讓我出去?」蔣彥永因為年事已高或有神經退化,需要就醫。

《蘋果》記者昨日多次嘗試聯繫蔣,電話都被中斷。

今年3月25日,香港有線新聞台「有線新聞組」播出對蔣彥永專訪的節目。他在今年中共兩會期間曾致信習近平,要求正確評價六四事件。

外界認為,蔣彥永此舉或成當局對其「加碼監控」的原因。

蔣彥永曾任301總醫院院長,由於1989年天安門事件時不贊同中共對學生鎮壓,被迫在1993年退休,他退休時的軍銜為少將。

蔣彥永多年來一直以不同方式致信中共高層,要求為六四正名,疑似因此受到限制出境,但他仍認為,自己堅持發聲是基於對生命的尊重。

據美國之音報道,蔣彥永曾在1990年代,寫過一封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的信,但未引注意,直到2004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蔣彥永透過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向當局寫信要求正名六四事件,才廣為人知。

曾救治過六四傷者的蔣彥永在信中證實,1989年六四事件時,中共軍隊在天安門使用達姆彈(Dumdum bullets,開花彈)鎮壓民眾的說法。士兵使用特殊的開花彈,粉碎後造成的傷害更大。

2003年中國大陸爆發沙士病,中共掩蓋疫情,蔣彥永率先對外披露中國的沙士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