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近期中國大陸高校教師被學生舉報遭到撤職的事件接連發生。網上有一篇題為《霧霾天氣可能緩解》的公開舉報信,是一名清華學生3月25日向校方舉報,思想政治課老師呂嘉的言行「反黨違憲」。舉報者稱校紀委已經回應,準備啟動調查。

這宗事件並不孤立,高校教師因言獲罪的案例接連發生,學生舉報老師似乎已經出現了一種「風潮」。與此相對應的是,中國大學紛紛找一些學生任「教學信息員」,「有酬勞」的監視老師的一舉一動。所以有分析指出,「告密風」升溫是「文革返潮」的跡象。

這名舉報的學生表示,他向清華校方舉報呂嘉後,迅速收到了紀委的回應。他還透露,這是三度向各地紀委舉報以來,收到有效回應「最快速的一次」。不過目前呂嘉的名字仍然在清華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在職教師名單。
網友對此感到很氣憤,「且不論說得對不對,不認同別人的觀點,至少要尊重別人說話的權利,這點基本質素都沒有,還上綱上線地扣帽子,搞舉報,真噁心。」也有網友表示舉報人「沒有獨立思考能力」讓人痛心,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成為這樣的工具」。

校方設置「教學信息員」

網友這種擔心是正常的,校方的確設置了不少「教學信息員」。「教學信息員」這是官方的叫法,說白了就是中共的耳目、特務,這已經不是甚麼秘密了。

曾調查歷史真相而被解聘的涉外經貿學院前教授譚松向美國之音介紹,學生信息員在中國高校一直存在。它是一種制度,有明暗兩條線。暗的信息員是秘密的,老師同學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另一種就是公開信息員,2012年之後開始盛行,2014年開始公開招聘。

大家知道,去年10月,武漢科技大學在官網曾發出一個「教學信息員管理辦法」,裏面介紹的比較清楚。院校兩級的信息員,要收集「教學和教學管理信息」,對任課教師的教學態度、內容、方法、手段等進行匯報。每兩周匯報一次,校方根據他們的工作情況,按學期發放酬金。

不止大學校園,這種事已經發展到了中學。前不久河南鄭州62中15歲的男生跳樓自殺了,原因就是他拒絕告密,多次被勒令寫檢討。實在承受不住壓力,才憤而跳樓。

「中共歷來有的特務文化」

旅美文革研究學者宋永毅向自由亞洲指出,中共為了控制學校,經常在學生中發展特務,這是「中共歷來有的特務文化」。

人權活動人士劉青也表示,學生信息員實際就是中共特務部門監視老師和其他學生的工具。「他們的做法很卑鄙」,有一定的「恐怖效應」,其實也給學生信息員自身造成一定的心理傷害。

從中共半公開的課堂「七不講」,到公開招募學生信息員,莘莘學子已經成了中共的「告密者」,而高校教師屢屢被學生舉報。

就在前不久,清華大學知名法學家許章潤,因為發表批評當局的文章被停止一切職務;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遭到學生舉報,被校方撤銷了教師資格和降級處理;去年湖北中南財經大學副教授翟橘紅,因為批評人大修憲,結果被開除了黨籍,同時取消了教師資格。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因為「言論偏激」,被學生舉報後遭到解聘,等等。

有網友統計,六年來,至少有33位大學教師因為學生告密而被停職、開除甚至拘捕。

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認為,舉報是用權力之手解決觀點之爭。她表示舉報是「制度上的問題」,中國缺少可以公開、自由表達意見和看法的公共討論空間。一方面是限制,不讓討論一些話題,另一方面沒有公共討論的空間,很容易一討論就變成「相互撕」和「人身攻擊」,造成這個社會的「撕裂狀態」。

文革風興起?

不過大學校園發生「告密」事件,這還是一個很大的諷刺。因為大學教育的目的就是鼓勵自由討論,學生與老師的觀點不同這是很正常的。而學生根據官方的定義去告密老師,無形中破壞了師生之間純潔互信的關係。

香港大學副教授傅景華認為,校園中的討論應該是公開的,如果學生不同意老師的說法,可以用理據駁斥,以理服眾,「而不是通過一個更有權力的機制去壓制別人發表言論。」

他認為,當下告密、舉報的風氣有升溫跡象,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文革。人們的言論空間越來越收窄,有不同意見也不敢說。慢慢的這個社會就「只有一元的聲音」,這就更反映出,「中國再一次犯歷史錯誤」。

時評人士李平認為,當局的做法有點像「國王的新衣」。中共為了不讓越來越多的孩子說出國王沒有穿衣服、華麗的新衣是騙人的真相,於是不斷修訂教科書、頒佈越來越嚴苛的課堂政治禁令,如今更操縱告密病毒在校園爆發。

這是「飲鴆止渴」,暴露出人性的黑暗和腐爛,這是危害社會的毒瘤。 如果當權者的觀點和做法經得起歷史和學術的考驗,無需箝制學術自由。他說。

浙江師範大學教授李建華則指出,如果一個社會的告密者氾濫,那表明這個社會已經腐爛透頂了。如果一個時代慫恿告密者,那表明這個時代已經黑暗至極了。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