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時報》是可靠的資訊來源,」無國界記者協會東亞辦事處主任(行政總裁)艾瑋昂(Cedric Alviani)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說。

他說:「《大紀元時報》的資訊是我們在無國界報告(RSF)中多處使用的,包括在中國被非法關押的囚犯、中共侵犯人權(等內容),尤其是中國的新聞自由方面。」

「對我們來說,大紀元是一個可靠的消息來源。」他補充說,「現在在美國,很少有中文媒體沒有受到中國(中共)當局的控制。」

無國界記者組織3月25日發佈一份題為「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的報告,再次揭示中共影響與控制海外中文媒體,以及媒體捍衛新聞自由的不易。

「真正的獨立媒體很少,除了由旅居美國的知名異議者所創立的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或是《大紀元時報》與新唐人電視台這兩個由受到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所主持的媒體,可謂寥寥無幾。」報告寫道。

這些獨立媒體都不同程度地遭受過中共的打壓。報告提及,2006 年, 位於美國的《大紀元時報》技術總監李淵在亞特蘭大家中遭受不明人士攻擊、電腦被搶走,此事疑為中共情報人員所為。(見中共流氓特務持槍襲擊大紀元技術總監)

位於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獨立網站中國數字時代 (China Digital Times)創辦人蕭強2018 年表示,他與他的團隊不斷遭受黑客攻擊,他個人並受到三藩市中國(中共)領事館一名官員的粗暴詢問。

海外華語媒體的現狀 被悄然滲透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表示,影響與控制海外中文媒體是中共控制海外華人的方式之一。

海外約有5,000 萬華人,其中一半集中在亞洲;過去的海外中文媒體一直對中共政權採批判態度,尤其是1989年6月4日中共製造天安門大屠殺後,海外中文媒體都對中共持強烈的反對聲。

報告指,這讓北京意識到海外中文媒體是其宣傳「正面形象」的極大阻礙,於是中共開始一家家收購海外中文媒體,亦同時在海外創辦它自己的媒體。

報告以華人最多的三個國家為例。泰國是海外華人最多的國家,約900萬人。近年來,當地中文媒體從以往反共的立場,開始出現變化。泰國最大的中文報紙星暹日報(Sing Sian Yer Pao)於1950年創刊,在2010 年將以往使用的正體字(繁體)改為中共使用的簡體字,隨後2013年和中國的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正式合作。同時一些剛剛問世的泰國新媒體,例如泰華網(ThaiCN)、東盟商界雜誌(ASEAN Commerce)與東盟經濟時報(ASEAN Econ)也都看似跟中國(中共)官媒有關。

報告說,美國是海外華人最多的西方國家,大約有500萬人。美國中文資訊市場被僑報(China Press)與美國中文電視(SinoVision)所壟斷,這兩家受到中國(中共)官方秘密控制的媒體, 報道內容也是直接取材於中國(中共)官方媒體。

澳洲是西方世界第三大的海外華人居住地,有將近95% 的中文報紙是由中國(中共)官方主控。只有2001年成立的「看中國」(Vision Times)仍能保持獨立,並發展成以四種語言出版,在17個國家發行。

中共收購、拉攏海外媒體 推銷一帶一路

報告還提及中共在海外收購、拉攏中文媒體、推銷「一帶一路」計劃。報告列舉,香港1938年創立的《星島日報》,在亞洲、北美、澳洲擁有廣大的華人讀者群,在1990年代已被一名親北京政府的商業人士所收購。

報告舉例說,台灣《中國時報》在2008年被親中的旺旺集團收購後,也徹底改變了編輯路線。聯合報系所屬的《世界日報》,在泰國與美國擁有廣大讀者群,也開始減少對中國現狀的報道。 以往是獨立媒體的多維新聞網,也被一名香港的商業人士出於北京的利益收購。

報告指,除了購買媒體,中國共產黨對它想要拉攏的中文媒體提供財務資助,作為交換報道空間的籌碼。「對一些面臨財務困難的媒體來說,這是很難拒絕的誘惑。」

報告說,紐西蘭的中文廣播電台FM90.6 以及紐西蘭先驅報(Chinese Herald)在和中國廣播電台的子公司新中傳媒(NZC Media Group)成為合作夥伴後,開始轉載中國(中共)國際電台的新聞內容。 在英國,《英中時報》(UK Chinese Times)自從2010 年與中國開展財務合作後,也開始從中共黨媒《人民日報》轉載新聞。

此外,這些海外中文媒體更成為主動推廣中共政策的媒介。2017 年9 月在福州舉辦的「第九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上,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裘援平呼籲,世界各地的470 家華文媒體在「一帶一路」宣傳中扮演「積極正面」的角色。

報告說,這項呼籲不難獲得迴響,因為大部份的海外中文媒體都會站在北京那邊。

隨著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的影響與控制,中共被塑造為「一個和平政體、以商業發展為核心,且由公平原則所引導」的形象;而另一方面,這些受中共控制或影響的媒體亦偏執地描繪「西方列強因為中國的成功而倍感威脅, 於是動用(西方)媒體對中國污名化」,意圖把中國(中共)翻轉成受害者。

中共的對外媒體戰一直在進行,只是跟「一帶一路」相比,媒體戰鮮為人知、卻同樣野心勃勃,對全世界的新聞自由構成威脅。

中共媒體戰對全球新聞自由構成威脅

中共於2003年提出「媒體戰」的策略,並將其視為中共軍隊整體戰略的一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世界傳媒新秩序」。

2011年,時任新華社社長李從軍在《華爾街日報》發文推銷「世界傳媒新秩序」,提出全世界媒體為國際社會服務、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積極力量」。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指,李從軍不斷使用「媒體工業」與「大眾傳播」等字眼,但絕口不提「新聞報道」一詞。

「這並不是瑣碎的細節:因為將媒體的存在意義視為替國家服務時,李所呼籲的『世界傳媒新秩序』也(等同)宣判了新聞報道的死刑。」報告寫道,李的說法「其實曲解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80年所做出的建議」。

「因為在一個法治國家,記者是一種制衡的力量。沒有他們批判的觀點,沒有他們對官方作為的分析討論,沒有他們以獨立調查的方式闡述事實,個人自由、公民權利與人權就無法受到充份保障。」報告補充說。

另一方面,李從軍文章描述媒體以「平等地位參與國際傳播」,呼籲國際社會「尊重每個國家的個別文化、習慣、信仰與價值」更具迷惑性。

報告指,這種相對主義扭曲了真正的新聞理念,因為中共口中的「每個國家都能夠行使主權、在自己的領土內定義自由與人權」就等於「把自由與人權界定為國家內政」。

「不僅是在為北京政府濫用權力正名,而且也在為有同樣想法的獨裁者開脫。這一切都與國際人權宣言背道而馳。」報告寫道。

報告更強調說,中共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實際上是一種打壓管制。

「雖然花了很長的時間,但民主國家終於開始了解,放任北京政府一步步掌控他們的媒體,並任其擴大對輿論的影響力是相當危險的。」報告總結說。

為此,報告建議,外國政府應要求中國(中共)媒體公開其股東和資金來源,包括廣告商;同時,應鼓勵和支持獨立的中文媒體,尤其是那些有大量海外華人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