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涼山日前發生森林火災,由於中共官員的亂作為,造成31名消防員意外遇難。當局不知反省及檢討在事件中應付的責任,採取一貫喪事喜辦的做法,引發網民對中共英雄觀的撻伐。

綜合大陸媒體報道,3月30日,四川涼山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附近高山發生嚴重山火,當地官員組織消防員在毫無消防器材及自身保護裝備的情況下進行森林救火,導致31名撲火隊員在爆燃搶火中全部遇難。

4月4日,中共將全部遇難消防員批准為烈士英雄,並在西昌市火把廣場舉行大型追悼會。追悼會現場的橫幅上寫著「繼承英烈遺志,刀山敢上,火海敢闖」。

4月7日,木里縣城的高女士告訴《大紀元》,縣城舉行了遊行紀念活動,「大家心情都很悲痛,畢竟都才那麼大的歲數,他們是為我們這邊來撲火的,縣裏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沈重。」

陳先生告訴《大紀元》,前天(5日)政府組織大家「接英雄回家」「送英雄上山」。高先生說參加悼念的人和觀看的人很多,「縣城裏的人基本都出來了。」高先生還說:「昨天山火復燃了。」

對這次山火災難及中共官方高調舉行的悼念英雄活動,網民紛紛熱議。有網民說,中共到處大撒幣,「根本不把錢用在提升滅火器具和手段的升級換代上。人死了,大擺排場,大辦喪事,隆重肅穆,好像很捨得的樣子。」

也有些網民表示,「遊行是政府搞的感情戲!」「每次無論是天災或是人禍,最後都會被導演成『感動中國』,『英雄無悔』『母愛偉大』。」

網絡作家荊楚對《大紀元》表示,把殤事當喜事辦是中共中宣部一貫的風格,「而真正造成悲劇的原因,像消防器材、滅火設施的落後,消防員匱乏的專業知識及不正規的訓練等,它從不去檢討,也不談追究責任,只是大力去宣傳它稱為的英雄。而這些所謂的追悼活動被利用成不僅紀念死者,更鼓勵生者為黨國犧牲。」

中共的英雄觀無人性

這次山火災難也引發網絡聚焦中共的英雄觀。網友們說,「英雄是親人的淚與血,我們不要英雄,失火常見,幾次大火,錯誤的指揮,把年輕士兵的生命當炮灰,我們不幹。生命只有一次。」、「問責政府,這是人禍。我們不要英雄!我們要爸爸回家!我們要兒子回家!我們要丈夫回家。」、「中共的英雄觀應該徹底反思!」

香港資深媒體人蔡詠梅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的公民已經意識到中共的英雄觀是為所謂國家民族犧牲個人,網友並不是否定那些救火的人是英雄,「火災發生能不能救,不能救火為甚麼叫人去送死,既然要人去救火,也要給人完備的裝備,不能赤手空拳叫人去衝鋒,這就叫人去送死,其實網民是不接受中共用共產黨的價值觀來定性的那種英雄。」

蔡詠梅說,真正的英雄是要突出人的價值,為了公益、正義、幫人、幫助弱勢的群體,幫助其他人的生命犧牲自己的生命都是英雄,「而且強調作為個人的個體生命是很重要的、個人的普通人的情感是很重要的,就像一個母親,對孩子的感情是高過中共定位的那個,實際上是對共產黨強調的唯一為了那種國家民族主義犧牲的才是英雄價值觀的否定。」

以前共產黨封的英雄很多,蔡詠梅說,共產黨宣傳如果是國家財產,哪怕是為了一個釘子你都要去犧牲,它太輕視人的生命了,也就是,相比革命、國家財產,個人生命是沒有價值的,在毛時代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

蔡詠梅表示,共產黨的英雄觀不是建立在人道、不是建立在對個人生命權力、自由、個體生命的價值的肯定上的英雄觀,「就是說,它是以犧牲個人的生命來高歌他們的價值觀。」

荊楚表示,中共的英雄觀讓人沒有人性、六親不認,「如看見父母病倒床上也顧不上,一心撲在工作等,它塑造的這些英雄都是反人類、反人性的怪物。」

被稱為「中國核潛艇之父」的黃旭華為了所謂嚴守「國家機密」,不洩露工作單位和任務,隱姓埋名三十年,連父母都不知道他的去向。而30年不回家看望父母卻成為中共宣傳的「閃光點」,樹為「犧牲親情的無名英雄」。

「宣揚英雄的目的就是想掩蓋他們自己的失誤,草菅人命,這就是共產黨邪惡之處。」荊楚說。

中共宣揚英雄觀的目的

蔡詠梅表示,中共宣揚英雄觀有兩個目的。

「第一,宣揚共產黨的價值觀,就是把個人的權力、利益、生命價值全都放棄,去維護中共所謂的革命、共產主義理想、現在的國家民族主義,但這些都是幌子,其實是維護鞏固它的政權。」

第二,具有現實意義的目的就是逃避責任,轉移視線、轉移輿論,「為了逃避自己的責任,怕被人追究,就把個人的犧牲誇大的宣傳,掩蓋反省、追責的輿論,甚至打壓這種輿論,用他們的話講,就是把一個災難變成一個好事,大家在亢奮中紀念英雄,讓壞事變好事、批評變表楊。」

媒體報道說,30位死去的消防員中,年齡最大的38歲,年齡最小的僅18歲。他們有的剛剛新婚;有的還沒來得及向自己暗戀三年的姑娘告白;有的在事發前兩天,通過網絡留下一張自己在黑暗中面向熊熊山火奔跑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