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司法部日前宣佈,8月底前將在全國推行律師專業評價體系和評定機制。審核標準包括律師的政治表現,即是否擁護共產黨領導。有律師認為這與依法治國背道而馳。

這項律師審核機制從2017年3月開始在內蒙古、上海、安徽以及陝西試點。中共司法部稱,試點效果「良好」,將推行到全國。

據中共司法部網站消息,參評條件包括:政治表現、誠信狀況、執業年限、執業能力。放在首位的「政治表現」明確規定,參評的律師應當擁護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法治」。

而「誠信狀況」則稱,如果律師在參與評核前的5年內,受到黨紀處分以及行政處罰等,都不能夠參加評核。

大陸人權律師程海對大紀元記者表示,80年代就有過這種評級,後來廢止了,因為「受不受認可是辦案的質量,以及律師的執業能力,最後還是由社會認可,後來就沒推行下去」。

他表示,中共要求律師服從黨的領導,但是中共官員自己做的事情,跟其政策完全背道而馳,「共產黨也要在法律下活動。黨章規定,共產黨員應該遵守法律。很多共產黨員不守法,他們自己才是反黨的。」

他說:「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是句空話,跟遵守法律是一個道理。黨的領導其實就是聽領導的,不是守法的概念。很多黨員都是精神分裂,說一套做一套,不正常的人。所以如果說反黨,他們自己才是反黨。」

中國人權律師滕彪表示,在任何一個法治國家,都不可能把對黨、對政府的忠誠度以及政治觀點作為評價律師的標準。

他認為,律師是一個獨立的法治職業,對於維護一個國家的法治精神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應該獨立於政黨,獨立於政治意識形態,以維護憲法、維護法律和正義為天職。」他說。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如果要求律師去擁護黨的領導,必須要服從共產黨的話,這是和律師制度的基本精神背道而馳的。」

滕彪認為中共從各個方面嚴防死守,害怕顏色革命,害怕和平演變,所以加強對律師意識形態的控制,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雖然維權律師只佔律師群體很小的比例,但中共要對整體律師群體進行整肅,它不但限制維權律師,還進一步把思想、言論不可靠的人也列入整肅的隊伍。」他說。

近年來,民間人士被非法剝奪權利的事件越來越多,很多有良知的律師紛紛站出來,利用法律來幫助民眾維權。然而這些被外界稱為「人權律師」、「維權律師」的律師也同樣遭到中共當局的迫害。

2015年7月9日,中共在大陸境內展開一連串逮捕維權律師的行動,被稱為「709事件」。據了解,「709事件」被逮捕下獄及被拘留、約談、傳喚、限制自由等遭遇的律師及相關人員有320多位。其中,備受外界關注的王全璋律師,目前仍生死不明。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律師案件,多次遭當局打壓。他申請成立「智增律師事務所」時,收到當局的拒批通知,指他「多次發表反對黨的領導、攻擊社會主義法治的言論」,其行為不合乎「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的規定等,所以申請不予許可。

而律師胡林政在為法輪功學員做了無罪辯護後,去年遭到司法局停止執業六個月的處罰。

處罰書中說他違反了《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二條,「律師應當把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法治作為從業的基本要求。」

滕彪說:「他們(中共)認為,律師對代理的敏感案件進行無罪辯護,是對當局權威的挑戰,尤其是很多人權律師提出信仰自由,提出憲法進行抗辯,在當局看來,就是對現有體制的挑戰。」

他認為,律師在中國一直沒有取得獨立的地位,被政府牢牢地控制。「中共對整個自由力量、對民間社會的全面控制已經越來越猖獗了,中國社會的矛盾會更加尖銳突出。用法律解決問題的渠道現在被完全堵死了,這對整個中國社會的穩定、健康發展是非常不利的。」他說。

他說:「如果維權律師這個群體都沒有了,或沒辦法正常工作的話,那所有群體都會受影響,除了最弱勢的群體外,那些中產階級,甚至包括一些官員、富商等等,他們也會成為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