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第九輪中美貿易談判,今天(4月5日)進入了突破性的第三天。中共官媒新華網在推特上說,習近平呼籲中美經貿協議內容做出初步結論。半小時後又發消息稱,中共副總理劉鶴認為在經貿協議內容上,雙方已經有了新共識。

不過新華社也表示,後面的問題「個個都是硬骨頭」,要看到磋商的「長期性、複雜性和艱巨性」,要有「底線思維」。

相比較中方的謹慎樂觀,美方官員的樂觀色彩更濃一些。昨天下午,特朗普在會見劉鶴時表示,協議進展非常好,即將達成的協議「空前盛大」。他表示,「未來四周」可能就知道結果。

雙方實質性突破 特朗普:史詩般協議

從雙方說法來看,雖然存在著區別,但都透露了積極信號。所以外界認為,雙方很可能在這次談判中達成一個協議草案,留給後面的「習特會」一錘定音。

這次特朗普會見劉鶴,與以往有所不同。從照片看上去,劉鶴的座位出現了變化。特朗普讓他坐在了自己的右手位置,並沒有像以往那樣,讓他與美國官員坐在一起,和自己面對面交談。

外界對這個變化都作了大同小異的推斷,或許意味著雙方已經取得了很大實質性的突破。

其實讓外界做出這種推斷的,更主要還是美方官員的說法。特朗普表示,已經取得了「很大進展」,正在接近達成協議,距離不是很遠了。

特朗普說美國「從來沒有跟中國做過這樣的協議」,幾乎涵蓋了所有議題,非常全面性。他認為未來的四周很可能知道答案,然後可能還需要兩個禮拜的審核之後,協議才會有最終版本。

特朗普表示,「如果談妥,將是一個史詩般、歷史性的協議。」也就是說,如果雙方真的達成了協議,「習特會」也就順理成章要舉行了。特朗普也指出,「有了協議,就會有峰會」,地點將在美國。但他並沒有說到具體日期,也沒忘了留下懸念施壓:「我們看看將會發生甚麼?」

習特會日期地點?尚未定下

有政府消息人士向華爾街日報披露,特朗普本來是準備要宣佈舉行峰會的日期和地點。他分析沒有宣佈的原因,可能是受到了貿易代表協議(Robert Lighthizer)在內的一些特朗普高級顧問的強烈反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wrence Kudlow)也一直反對為中美峰會設置最後的期限。

消息人士指出,這些顧問們擔心,設置了峰會日期,可能會讓中方覺得特朗普「急於求成」,渴望達成協議。這會削弱美國在最後階段談判中討價還價的籌碼。

在此之前,庫德洛出席一個公開活動時,向媒體透露了更多關於談判的內容。中方在此前的談判中,首次承認了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以及從事網絡黑客行動。

就是說,北京方面承認了,的確做了這些事。大家知道,北京方面以前根本不承認這些的。現在鬆口,很可能是撐不下去了,壓力面前不得不招了。

庫德洛認為,這一點很重要,是雙方朝向達成協議所邁出的重要一步,也是雙方突破貿易談判僵局的原因之一。

他表示中方代表團這次將停留三天,甚至更長時間,與美方磋商以前從沒有真正涵蓋的議題,包括執行機制。他還指出,雙方在談判中,基本上沒有提到華為的問題,並且重申了美方將華為問題看作是「司法問題」。

萊特希澤:雙方仍有很大分歧

萊特希澤也認為,取得的進展「超出了雙方最初所想像的程度」,他甚至和談判對手劉鶴成了「好朋友」。這有點像中國人的那句老話,「不打不相識」。不過他也提醒,雙方仍然有很大分歧,有一些重要問題需要解決。

萊特希澤指的「很大分歧」,很可能就是「執行機制」。有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這是雙方談判最後一個有待突破的難題。

美方堅持要求,協議中必須有強制執行措施。一旦美方認定中方沒有兌現協議,美方將自動啟動關稅懲罰,而中方不能報復。

但中方認為這是「單方制裁」機制,不過近期也表現出「靈活性」。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曾表示,這個機制應該是「雙向」的。

沒甚麼選擇 北京或再讓步

美國前貿易代表巴爾捨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認為,奧巴馬時期,美國沒有進一步就「結構性改革」向中方施壓;而中方利用「對話機制」,反覆鑽空子,所以「成果非常有限」,積極結果越來越少。

她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從她的表述中也能看出來,她對奧巴馬政府採取的政策不滿。換句話說,她也認為沒有執行機製造成了中美貿易嚴重失衡。

時事評論員傑森表示,從目前的形勢來判斷,中共的官方媒體已經開始製造輿論了,這意味著北京方面已經沒甚麼選擇了,很可能它要與美方達成協議。

不過傑森指出,別指望中共會自動改變,不可能的,就像狼不會改變吃肉的生活習性一樣。如果沒有執行機制,用不了多久,中共就會「舊病復發」。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