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下半年武漢失蹤大學生在媒體的曝光之下,引起各界關注,之後事件逐漸沉寂。2018年下半年,再次爆發武漢大學生失蹤事件,仍然由於警方的不作為,事情毫無頭緒,失蹤者家屬們陷入絕望中。

潘英豪,今年19歲,身高1.80米,武漢市孝感區安陸市趙棚鎮陶廟村人,武漢警官職業學院大二學生。2018年12月22日晚上在武昌區臨江大道平湖門下的士後失蹤至今。

其母親王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潘英豪在學校住宿,去年12月17日回家參加親戚婚禮後回校,12月21日再次以奶奶病危為由向老師請假,據了解,該校不允許連續請假,但是當時班主任並沒有向家長核實批准了請假。

王女士透露,兒子去了其女朋友家中,待到22日下午5時30分許離開。潘英豪的女朋友告訴王女士,潘英豪在臨走之前通過QQ語音接了一個電話,只回答了三句話:「好,知道了,馬上到。」

潘在離開之前其女朋友要求一起去,他還哭著向女朋友說讓她好好待著,晚上10時左右就回來,把女朋友家中的鑰匙也帶走了,當時他的女朋友對潘英豪的奶奶病危信以為真。

王女士還透露,22日當天,她接到了兩次一位陌生女性的電話,聲稱其是蛋花花網貸平台,因潘英豪欠錢要求王女士儘快還錢。王女士接了第一次電話後,隨即打電話給兒子,她的兒子說沒有借錢。第二次電話中,對方威脅如果不還錢她的兒子將有危險,王女士放下電話之後再聯繫兒子就再也聯繫不上了。

2018年12月22日晚上在武昌區臨江大道平湖門下的士後失蹤至今的潘英豪。(受訪者提供)
2018年12月22日晚上在武昌區臨江大道平湖門下的士後失蹤至今的潘英豪。(受訪者提供)

王女士聯繫了學校的老師,讓他們報警,晚上9時許她與兒子的女朋友來到當地派出所做了筆錄。

當時由於未到24小時,警方不協助調查;24小時過了以後,家屬要求立案,警方又聲稱不屬於刑事案件,三個月後才可以立案;然而到了三個月後,仍然以案件不夠重大為由不予立案。

王女士表示,在兒子失蹤後的三個月當中全部都是家屬自己調查監控、搜尋線索,然後告訴警方,讓警方去調查。但是警方只是敷衍了事,並未真正地展開任何調查,僅僅是打打電話。家屬找到潘英豪最後搭乘的的士司機,在家屬的再三要求下,警方才將司機傳喚到派出所做了筆錄。

司機透露,潘英豪坐車時好像喝了些酒的狀態,在平湖門下車後坐在巴士站台裏,好像在等人。之後,潘英豪便杳無音信。

「12月22日下午五點半接了一個QQ或者微信電話讓他走的,這個人很重要,但是(警方)不立案不給查,說我兒子不是刑事案件。如果當時報案的話,當時就可以攔截下來,現在一推再推,說案件太小了。我都懷疑我兒子沒了,要不然怎麼可能手機幾個月沒用。據有關方面人反映,QQ訊息只能保留六個月,現在都四個月了。」王女士氣憤地說。

王女士還說:「校方態度更不好,不協助我們。(家屬)想讓他們幫我們請求立案,(但校方)到現在都反映不到上面去,把這事推得一乾二淨。」

王女士現在非常無奈,不知道如何去尋找自己的兒子。

據家屬們初步統計,目前已知的在武漢失蹤的大學生有三十餘名,至今僅有一名失蹤的大學生找到遺體。

這名大學生是武漢大學信息學院測繪專業大二的吳勝,2017年2月17日從學校出走,一直處於失聯狀態。其父母在武漢到處尋找,後來在媒體的關注下警方才算開始積極尋找,最後於3月20日前後在長江二橋下游、靠近二七長江大橋的天興洲附近打撈出遺體,經DNA鑑定是吳勝。

吳勝的母親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當時他們(政府)說是DNA鑑定是她的兒子,她看到兒子的遺體全身發黑,她只看著手形有些像她的兒子。警方聲稱如果做屍檢結果要等三個月或者半年才能出來,家屬過於悲痛,最終選擇了火化遺體,兒子的死因成為了永遠的謎。

另一位失蹤者家屬江西九江的陳先生向記者表示,他的表弟羅浩2015年9月10日去武漢大學見同學時失蹤,失蹤後完全是靠家屬到處奔波尋找。他們跑了13個行政區、二百多個派出所,並且做了各種DNA登錄,希望能夠找到羅浩,但是一切都是徒勞。讓他們感受到的只有警方的敷衍與不作為,如果上訪就是打壓,讓他們嘗盡了人間冷暖。

另一位失蹤者林飛陽的父親林先生則表示,四年來的尋兒經歷,讓他最後妻子離異、母親去世,可謂家破人亡。林先生已不太願意提起兒子的事情,他很無奈。

家屬們表示,希望各界媒體多多報道,引起社會輿論的關注,才會倒逼警方有所作為,讓他們能夠了卻心願,活著見人,死了見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