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4月3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華府會見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欽(Steven Mnuchin),中美雙方正在尋求達成協議,以結束長期貿易爭端,本周的貿易談判進入關鍵階段。

周三上午,萊特希澤進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華盛頓辦事處,迎接劉鶴,中美進行最新一輪會談。這是自去年12月1日習特會以來第六次面對面貿易會談。雙方將就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展開討論,包括保護知識產權,如何執行更廣泛的貿易協議等。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周三在華盛頓對記者說,談判代表正在「取得良好進展」。 「但我們未達到目標,我們希望本周能夠更接近(目標)。」他說。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在會見北約秘書長時表示,與中國的貿易談判進展順利。

上一輪會談上周在北京舉行,3月29日,中美結束談判後各自發表聲明。白宮在聲明中說,雙方「對談判和重要的後續進程,進行坦誠和建設性的討論,並繼續取得進展」。中共官媒發表的聲明則說,雙方已經討論了協議文本,並取得了「新進展」。中方也宣佈了各種讓步,並承諾逐步開放產業市場。

周三,因市場預期中美貿易協議可能很快實現,亞洲股市隨著美國和歐洲股指期貨反彈,國債收益率上升。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兩國尚未就美國現有對中國商品關稅,以及確保中方遵守貿易協議的執法機制條款達成一致。此外,中美官員已經解決了圍繞貿易協議的大部份問題。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兼國際事務負責人麥拉‧布里恩特(Myron Brilliant)周二告訴媒體,兩國都希望達成協議,他們需要解決最終的問題。「這是關鍵的一周」。

以下是有關中美貿易協議和新一輪談判可能涉及到的五大議題。

減少中美貿易赤字

迄今為止的談判主要集中在中方如何減少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去年達到創紀錄的4192億美元。北京方面已在該領域做出一些重大讓步,向華府提出6年內加購1.2萬億美元美國產品及服務的承諾。

目前,中方已經在這一領域採取行動,包括計劃進口創紀錄數量的美國豬肉,重新進口美國大豆。

美國農業部周一表示,美國出口商向中國出口了82.8萬噸大豆。這是兩國自上周結束新一輪貿易談判以來,中方第二批大豆採購。

美國商務部27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1月貿易逆差降幅超預期。

協議執法和關稅

中美貿易談判一個最主要問題是美國要求保留監督中方兌現協議承諾的權力。庫德洛表示,美國希望定期召開會議,評估中方是否兌現承諾;若中方未能兌現承諾,美方希望保留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且中方不得報復。

中方希望美方取消對其2,500億美元商品的所有額外關稅,但美國希望逐步取消關稅,同時保留部份關稅,作為執法機制的一部份。

特朗普顧問表示,中共過去沒有履行承諾,所以特朗普顧問們在總統任期一開始就對中共強調的是強硬政策。

布里恩特周二表示,這是最終要結束遊戲時遇到的問題,「這就是我們正在努力解決的問題。這就是我們此時沒有最終方案的原因。」

貨幣條款

美國已經提出要求,即貿易協議將包括阻止人民幣貶值、以獲得貿易優勢或逃避關稅影響的規則。

美國長期以來抨擊北京涉嫌操縱人民幣的行為。

在習特會後中美第四輪面對面談判結束後,中共央行行長易綱表示,中方承諾「決不會把匯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也不會用匯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或者進行貿易摩擦工具的考慮」。

但《紐約時報》報道說,易綱所說的人民幣匯率控制規則跟北京先前所許諾的幾乎是一模一樣。彭博新聞則說,易綱和其他中共政府高級官員迴避提及中共承諾保持其貨幣匯率的穩定性。

知識產權

美國要求中方改善保護知識產權行為也是談判的核心內容,因為中國公司經常會從外國競爭對手那裏複製或竊取知識產權。

中共橡皮圖章似的人大會議於今年3月批准了一項新的外國投資法,中共政府聲稱該法將確保所有在中國註冊的公司得到平等對待。但外商仍戒慎恐懼。他們擔憂,這項法律只是一種意圖,而非一套具體的強制性法規;同時因法案本身採用的籠統與含糊措辭,商界擔心,即使有法律、恐仍被中共任意解讀。

此外,華府貿易鷹派人士對北京對國有企業的補貼表示擔憂,他們認為這會阻礙競爭,並允許中共發展戰略性產業。

《網絡安全法》

上周五,幾位知情人士向《華爾街日報》透露,中美高級官員在上一輪談判中,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中方提出的雲計算開放提案,核心爭議是中共《網絡安全法》。

在該法案下,在中國營運的美國公司,無論是科技、銀行或者能源等領域,都被要求將其網絡數據保存在中國,以及在許多情況下必須採購中國供應商的服務器、路由器和其它設備和產品,不遵守規定者,會被撤銷營運許可證。

萊特希澤領導的美國談判團隊一直在向北京施壓,要求放寬對美國雲計算和其它高科技服務提供商以及跨國界數據流的限制,這是美國企業相當關注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