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道空門最上乘,謾言白日可飛昇;垂裳宇內一閑客,不衲人間個野僧。

——雍正

究竟雍正帝留下了甚麼深刻非常法呢?除了具體施政,由雍正帝親自編纂或撰寫的著作包含:《御選語錄》、《經海一滴》、《教乘義海》、《大義覺迷錄》、《朋黨論》、《雍正御錄宗鏡大綱》、《揀魔辨異錄》等等。除了《大義覺迷錄》與《朋黨論》之外,全是與修佛、修道有關,其中多是雍正帝足成一家之言的證悟心得。

從現在對雍正帝的研究看來,他在政務以外的重心就是佛法,因此他的施政自然也離不開他對佛法的認識。以往歷史學家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來理解他,卻試圖從一個一個的政治事件拼湊出雍正的面貌。

博學勤政好皇帝 史學家認定

近代研究雍正帝最受推崇的學者馮爾康在他所著的《雍正傳》中,對雍正的辛勤與學識評曰:「雍正文思敏捷,於日理萬機之中,親自書寫硃諭、硃批,少則數字、數十字,多則上千言,都是一揮而就。他的硃諭,從存於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所見,書寫都很整潔,文字流暢,間有口語,很少塗抹。硃批、硃諭不是為作文,也不是為發議論,是處理政事,於行文之中,說明他對某事處理意見,全係政事內容,更可見他的才思和從政能力相一致。」

台北故宮博物院多次展出清朝諸帝的硃批奏摺,雍正帝的硃批經常比大臣的報告還長!而且他的書法極佳,包括乾隆與之後的清帝風采都及不上他。在雍正執政的十三年中所批閱的奏摺,依最保守的估計,至少約有兩萬兩千餘件。

從現在經過統計後的雍正御筆硃批字數,以及官方的起居注記載,在位十三年中,他每年只有在臘月廿六日封筆、封璽,不再批閱奏章。直到正月初一才重新開筆、開璽。但是過年這五天封筆不代表休息,他還是得接見王公大臣、諸國使節。此外的每一天,不分寒暑,雍正處理政事,每天僅睡四到五個小時,經常到半夜才睡下,第二天早上五點前,又起身準備上朝。因此,史學家都認為,雍正帝可以說是中國歷朝歷代裏最勤勉的一位皇帝。後世史家有一派甚至猜測雍正帝是過勞而死!

不過修行人每日所需的睡眠與常人不同,史學家只能以常人的狀態去揣度常人,卻未必揣度得準一個修行人。所謂雍正帝的「死因」眾說紛紜,後文會針對此事分析,在此先按下不表。

佛理上卓然成家的天子野僧

在繁重的國事之外,這位以「圓明居士」為號,又自號「破塵居士」的皇帝,不僅極有才識學問,最特殊的是他自年輕時就開始修佛參禪。雖然中國歷代帝王中親近佛法、具有佛心的天子不少,但像他這樣在佛理上卓然成家的,可以說是絕無僅有。這只是做做樣子嗎?只是為了政治目的嗎?一個已經貴為天子的人,有甚麼好偽裝?又有需要偽裝多久?

雍正自雲,少年時代就喜歡閱讀佛家典籍(「朕少年時喜閱內典,唯慕有為佛事」)。從現在可以找到的史料來推測,雍正帝最早與僧侶往來是在康熙四十一年(一七零二年),雍正帝當時才廿五歲,還是個青年貝勒。那時他分府(年長貝勒出宮建府)在北京城東,離北京柏林寺很近。因著地利之便,他經常去柏林寺,並與當時的柏林寺住持「談法甚契」。之後雍正帝曾在康熙五十一年到五十二年間,在自己的藩邸舉行法會,進行坐七。

是色是空,蓮海慈航遊六度;

不生不滅,香台慧鏡啟三明。

(雍和宮法輪殿對聯)

此時是雍正帝身為「雍親王」的藩邸時期,這個時候的皇四子胤禛避開皇子間的權鬥,在其府邸(即現在北京的「雍和宮」)當個「富貴閒人」。這段時間可以說是他這一生中最清閒的日子,他不僅經常與禪僧往來講論佛法,對於禪宗思想也頗有研究,曾親筆撰寫《圓明居士語錄》。

允祿、福彭、鄂爾泰、張廷玉等人在此時期與他有一起參佛參禪的問答稿,現在都收在故宮檔案中。此時的著作後來刊刻發行的包括闡述佛法的《雲集百問》以及後來收入《御選語錄》裏的《圓明居士語錄》。

後來有人懷疑,雍正是假借修佛來討好父親康熙帝以謀取帝位,這些舉止都是為了奪嫡做準備。但事實上,康熙帝從未表現出對佛道的興趣,雍正帝自然無從藉此討好他。

身為皇子,雍正從六歲開始,每天早上五點就要「應卯」入上書房讀書,每年只有過年那幾天可以休息。學習的課程包括滿文、漢文、蒙古文。儒家經典自不可免,還有天文、地輿、曆法、音樂、數學、物理等等。下午以後,還另外安排騎射、游泳等軍事、體育項目。康熙帝是中國歷史上最博學的皇帝,他要求皇子讀書必須滿百遍,還會親自抽背。

康熙帝重視史籍,下令編纂的書籍裏又以《康熙字典》、《古今圖書集成》、《全唐詩》、《皇輿全覽圖》等最為有名。他非常重視皇子們的教育,但並沒有任何授以佛法的記載。要說修佛可以討好康熙,實在找不到甚麼根據。

而且,康熙四十七年九月第一次廢了太子,重立之後,在康熙五十三年第二次廢太子。可是有史可查,雍正帝最早接觸僧侶參佛是在康熙四十一年,除非雍正帝能預見兩次廢立太子之事,否則談不上以韜光養晦的方法來討好康熙帝。要討好皇帝以爭位,還不如在軍事與政治上爭強立功,至少也該結黨結派建立勢力,而不是鑽入佛道的世界裏去。後來皇位落在雍正帝身上,他還是沒有把佛法放下。

皇位的最終歸屬只能說「是他的跑不掉,不是他的求不來」。只是部份史學工作者不能理解古人修佛,便把雍正帝的修佛參禪也隨手安個奪嫡陰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