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主任的博思科(Joseph Bosco)3月26日在《國會山莊報》(The Hill)發表專文指出,現在到了有充份理由擔心中共對美國乃至全世界影響的時候,特朗普政府改變對華關係,目的之一是要使中國人民受到自己政府的尊重。

博思科在這篇專文中說,他在2000年出席國會一場聽證會時表示他反對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當時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傑西・赫爾姆斯(Jesse Helms)問:「正如許多專家所預測的那樣,入世會改變中國(中共)嗎?」

「我回答說我更擔心的是中國(中共)會改變我們」,博思科寫道,「現在有理由擔心了。」

中共入世前美國對華政策的錯棋

在美國的協助下,中國於2001年加入WTO。博思科在文中列舉美國在中國入世前對華的錯誤決策。

1970年代,美國兩位總統尼克遜和卡特擁抱中國共產黨,與邦交國中華民國漸行漸遠,最終在1979年1月1日斷交。幾個月後,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規定華府應向台灣出售防禦性武器。

1982年,在中國(中共)的壓力下,列根總統與中方簽署第三個聯合公報,(即《八一七公報》,全稱為《中美就解決美國向台出售武器問題的公告》),承諾逐步減少對台軍售。對這個錯誤感到尷尬的列根,後來同意台灣提出的六項保證要求。

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後,老布殊總統派其國家安全顧問到中國,向中共領導人保證中美關係不會生變。

1992年,總統大選期間,民主黨候選人克林頓指責老布殊總統是「溺愛北京的劊子手」。

1998年,克林頓以總統身份訪問北京時宣佈「對台三不政策」: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

1999年,克林頓將給予中國正常貿易關係的審查與年度人權審查脫鉤,為中共最終加入WTO鋪平了道路。當年11月,中美雙方貿易代表在北京就中國入世達成雙邊協議,其中包括美國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PNTR)。

一件事看出中共無心遵守國際規範

博思科在文中寫道,更有甚者,中共在尚未正式加入WTO前,即被允許阻撓台灣的入世申請案,導致台灣被迫一直等到中共入世後,才以「台灣、澎湖、金門、馬祖獨立關稅領域」的名義加入WTO。

博思科認為,單從這件事來看,即「有充份的理由懷疑」中共是否有意願遵守國際規範,以及國際社會是否能堅定意志,要求中共遵守國際規範。自從中國入世後,中共政府與全球各國的關係「一直不正常」。

中共入世後的為所欲為

博思科接著在其專文中說明中共入世後的「為所欲為」。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日前在參議院作證時表示:「WTO已被證明完全無法應對中國(中共)不遵守市場原則的、以國家主導的經濟模式。」

特朗普政府決心糾正北京,使其遵守WTO承諾及國際規範,但是對於長期以來已習慣容忍中共不公貿易行為的政商界人士來說,特朗普政府的決心令他們感到不知所措。

各國容忍中共迫害人權

然而,更糟糕的是,各國對中共非法行為採取的雙重標準並不僅限於貿易。最明顯的例子是人權領域。中共對維吾爾人施加的暴行持續了幾十年,直到近日才逐漸引起各國的關注。

中共在天安門屠殺和平抗議的大學生,以及對西藏及維吾爾人的大規模鎮壓,只是中共領導人為人所知的毫無人性與道德淪喪的惡行的明顯例子。更隱蔽的是,中共政權每天在中國大陸對穆斯林、佛教徒、法輪功、異議分子、人權律師等群體,施以各種形式的壓制及迫害,包括摘除人體器官、非法監禁、酷刑等。此外,中共「堅持不懈地」支持北韓罪惡政權,以及地球上所有的流氓國家和人權侵犯者。

然而,各國政府仍繼續視中共為商業及外交夥伴,甚至在其不遵守國際規範及侵犯人權的情況下,還授予其舉辦2008年奧運會的榮譽。

中共的存在對各國構成安全威脅

在安全領域方面,大多數國家都沒有意識到積極進行全球擴張的中共所帶來的安全威脅。

中共向來主張「槍桿子裏面出政權」,視擁護民主和法治的西方國家為敵人。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近日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指出,在中國,雖然只有6%的人是共產黨黨員,但是「他們以鐵腕統治著另外94%的人」。

特朗普決心改變中美關係 幫助中國人受尊重

博思科在中文指出,這幾十年來,中共表面上是改革開放,追求經濟發展,但是其對內壓制人民以及對外掠奪他國資源的本質並未改變。然而,特朗普政府在經貿及外交等領域採取對華強硬政策時,部份國家卻仍出現雜音,稱美國在挑起與中共的戰爭。

特朗普政府的目的是要徹底改變美國與中共在貿易、外交及安全等領域的關係,從而使中國人民重新獲得一個擁有道德及尊重人權的正常國家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