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在加拿大滿地可的唐人街,常年來,無論寒來暑往,有一位越南裔女士每天都會來到這裏,向過往民眾講述自己的故事,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四十幾年前,這位昔日的佛教徒曾死裏逃生,離開共產黨國家來到加拿大自由社會,她又有著怎樣的人生經歷呢?

以下,是這位越南女士口述自己的故事。

我叫Thanh Nguyen,今年76歲,出生在越南,幼年時期我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每日裏抄經,讀經,定期上寺廟裏去,參加各種儀式。學習了很多佛教知識。

在成長過程中,我時不時會冒出這樣的念頭:我是一個好的佛弟子嗎?我死了之後佛會收留我嗎?雖然我讀了很多經書,知道很多佛教修行的理論,可是總有些謎團縈繞在心中,沒有確定的答案。

1975年,越南國內時局發生變動,我和家人帶著兩個孩子來到加拿大滿地可,那一年我32歲。來到新的國家,尋找真法的願望一直沒有變,我開始閱讀其他宗教的書籍,也去了解一些不同的法門,還嘗試了其中一種打坐修行的法門,每天晚上打坐,練習了很長時間。

轉眼到了1998年秋天,在滿地可的一個公園,我遇見一群煉功人。他們的動作看起來非常簡單,我學過針灸,懂得一些經脈方面的東西,看得出這些動作在打通經脈上是非常有道理的。我心想:創立這個功法的人一定很了不起,因為一般的功法,例如太極,動作都是很多的,用這麼簡單的動作就能帶動全身經脈運轉,一定來自很高的層次。

我上前詢問這是甚麼功法,對方告訴我:這是法輪功,教功和學功都是免費的,來去自願,也沒有等級之分。我想:噢,這個功法很正啊,就想了解更多。

幾個月後,當地有個學習法輪功的九天班,雖然我一句中文也不會,可我想去看。當看到出現在錄像裏的李洪志師父時,我吃了一驚,我在夢裏見過這位師父啊!

就在那次公園偶遇之前,我曾做過一個夢:在一棵香蕉樹上,一位高大的年輕人向下看著我,我抬頭望著,他凝望我的樣子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就是錄像裏講課的李洪志師父啊!

於是,我開始閱讀英文版的《轉法輪》,讀完第一講,還不完全明白,但我隱約地感到:這本書的話語很淺白,可包含的內涵來自很高層次。於是,我不斷地讀書,逐漸地領會,我內心受到很大震動:這本書揭示了很多道理,是我之前了解的其他宗教或法門的修行者所不知道的,或者是被視為天機或玄秘不能明說的。

我從小相信佛的存在,人有一顆敬佛的善心,會得到佛的護佑。除此之外,具體應該怎麼做,甚麼標準才能得到佛的認可,卻並不清晰,讀了很多經書,也沒明瞭:到底甚麼樣的人才是佛的好弟子,是佛會拯救的人呢?。

在《轉法輪》這本書裏,李洪志師父把修煉的道理,清晰簡單地說出來了,例如德和業力是真實存在的物質,做人的目的是返本歸真,修煉人按照宇宙的真、善、忍特性,提高自己的心性,生命的境界就得到提高等等。

我感到有一束光照進心裏,我想:這真是一本寶書啊,我知道該如何修煉了。即使不修煉的人,從書中也會得到人生真諦的啟迪。我十分快樂,知道師父把這些天機講給人聽,是無比的慈悲。

那是1999年初,我55歲,決定一心一意修煉法輪功。之前我雖然懂針灸,也練習打坐,我的健康狀況並不好,身體有不少病。修煉大法幾個星期後,這些病症全都消失了。

邪風起 正信愈堅

我修煉法輪功剛幾個月,中共就在中國國內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了。在滿地可,本地電視轉播了中國媒體的報道,影響了很多人對法輪功的看法。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家,父母驚恐地告訴我,他們剛看了電視的新聞節目,「你煉的那個功很可怕啊⋯⋯」

父母重複著電視裏的話,要求我別再煉了。安靜下來後,我開始認真地思考:師父教我們的是按真善忍修煉身心,一心求正,沒有組織,沒有等級,沒有廟宇教堂,也沒有任何崇拜儀式,和政治勢力毫不沾邊。想學就學,沒有人強迫,教功是義務的,學功是免費的。

再看看中共政府那邊:媒體報道斂財、豪宅、自殺、精神病,都是編造的謊言;把不放棄修煉的人抓起來,酷刑迫害;燒燬大法書,封鎖互聯網,不讓人們了解真相。如此一對比,我心裏堅定了:法輪功是正的,邪惡的是中共。

對於共產政權,我的家庭也有傷痛的回憶。我先生是北越人,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公公)原是北越的一名省長,共產黨佔領北越時,舉行公審大會,把公公活埋,我先生帶著他母親和4個姐妹逃了出來。

後來,越共佔領南越,我的先生說:我們一定要逃走,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不能留在共產黨政權下。當時我先生是一名參議員,家境很富裕,他很清醒,共產黨佔領這個國家後,我們會面臨怎樣的災難。於是我們放棄了一切家產,帶著2個孩子,死裏逃生,最後來到了加拿大。

一部帶給人光明的高德大法,被中共詆毀,我很難過,不會坐視不管。起初,我不知道怎麼做,就在地鐵站外面煉功,把自己手寫的真相資料給人看。時間長了,便有人邀請我去社區中心教功,最多的時候同時在4個社區中心開課。從2004年開始,一直沒有間斷過。現在我每周有4天分別在社區中心和唐人街教功,全年都不間斷,很多有緣人從這裏走入修煉的門。

在唐人街講真相

滿地可唐人街的煉功點,是我另一個講真相的地方,我每天在這裏發傳單,盼望人們了解法輪功這部救人的大法,了解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絕大多數西人都高興地接過去,時常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心裏迷惘,正需要這個呢!」「我在Youtube上看到過(法輪功)介紹,正不知到哪裏去找呢,幸好遇上你,謝謝啊!」「我非常喜歡這些價值觀。」在了解到中國正在迫害法輪功,有人對我說:「我支持你,請繼續你們的正義努力,世界都會了解真相,謝謝你們!」

看見華人的時候,我告訴他們,這是根植於中國古老傳統文化的功法,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慢慢地,華人的態度也在變化,有個經常路過這裏的華人,以前總是罵,說我們拿了錢才在這裏煉功,經過這麼多年,他慢慢有了變化,對我們尊敬起來,天冷的時候會笑著問候一聲:冷不冷啊。

的確,滿地可的冬天氣溫有時達到攝氏零下二三十度,我們也準時出現在煉功點,有好心人問我們會不會凍壞,我會告訴他們不用擔心,這套功法有著神奇超常的能量。

真相在一點點傳播,我遇到過這樣的西人,拿走好幾份中文真相資料,他說:「我的妻子是中國人,我要讓她看看。」還有很多來自美國、歐洲、日本和其它國家的遊客,他們也在把真相的消息傳播。

我從大法修煉中受益無窮。55歲開始修煉時,一身毛病。現在我76歲了,精力充沛,吃得好,睡得好,每日奔忙從未覺得疲憊。我希望中國人能聽到我的故事,了解法輪大法帶給人的是平和幸福,是來自上天的無價珍寶,而中共的鎮壓是錯誤的,是在毀滅上天給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