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位記者12年前出版了《中國幻想》一書,強勢地挑戰當時決定美國對華政策的主流意識,包括隨著中美貿易往來的增加,民主一定會來到中國,中國的政治制度終將會發生改變等觀點。雖然他稱這是「中國幻想」,但12年後他的很多分析已成為事實。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記者詹姆斯·曼(James Mann)2007年出版的《中國幻想——我們的領導人是如何為中國的壓迫政權開脫的》(The China Fantasy—How Our Leaders Explain Away Chinese Repression)一書,分析了美國對前蘇聯針鋒相對、全力遏制打壓;但是對同樣是共產黨掌權的中國,為何過去幾十年卻是以幫助交往為主?

書中說,長期以來,影響美國對華政策的思潮主要有兩種:「欣慰派」(Soothing Scenario)和「劇變派」(Upheaval Scenario)。「欣慰派」顧名思義就是主張同中國交往,增加貿易往來,中國在未來肯定會實現民主轉型。「劇變派」則認為共產黨中國外強中乾,已經開始了衰敗的過程,中國的黨國體制終將走向崩潰。

而「欣慰派」樂觀思想的基點是:中國經濟的成長,必將催生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他們肯定會要求政治上更大的發言權,從而促進中國民主。

詹姆斯·曼稱這種思想意識為「中國幻想」。

由經濟改革走向政治民主是「幻想」

詹姆斯·曼以自己在中國的經歷分析說,所謂的「中產階級」相比13億中國人是極少數,而中國的利益分配是嚴重向城市傾斜,中產階級跟廣大農村人的利益訴求不一樣。

他認為,如果根據一人一票的普選原則,他們的既得利益會被農村選民淹沒。因此,中產階級對待民主的態度同政府一致。而美國領導人卻為中共的壓迫政權開脫。

詹姆斯·曼認為,中國的政治體制使得它解決不了政權穩定性的問題,因此它對中國和世界都是個不穩定的因素。另外,中共支持世界各地的獨裁政權,因此會對美國所代表的民主價值形成挑戰。

一直以來,在美國的對華政策制定中,中國問題專家、也就是所謂的「中國通」發揮了巨大作用。他說,現在美國的一些知名中國通在尼克遜訪華的時候也就二三十歲。這些中國通們向美國民眾推銷的「貿易交往可以使中國走向民主」的理論是一種左右逢源的說辭,因為中國究竟甚麼時候能夠走向民主只有天知道。

詹姆斯·曼認為,這種理論使得美國民眾對中國的認識走入了歧途。

美國之音說,詹姆斯·曼不是一位專家,只是個記者,但是記者的敏銳觀察使得他得出了一些中國通都未必能夠做得出的結論。那些幻想「貿易交往可以使中國走向民主」的專家們,也是在看到中共人大修改了國家主席任期的憲法條文之後才徹底幻滅。

為何經濟改革不可能導致自由民主?

為何美國精英們的預估失敗?政論家胡平曾評論說,中國的經濟改革就是改掉社會主義,重建資本主義,這就在意識形態上顛覆了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所以它順理成章地強化了政治改革的正當性,強化了人們對政治改革的要求。

胡平說,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共產黨的統治淪為赤裸裸的暴力統治,它只有憑著經濟發展的成就,即所謂政績為自己的存在辯護。所以在六四之後,經濟增長反而成了中共當局抵制民主改革的藉口。

胡平多年前就警告,如果中共專制政權一旦擁有了超級大國的實力,那必將對整個世界和平與民主造成極其重大的影響。這不僅僅是中國人的事情,也是全世界一切愛好和平與民主的人們的共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