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知識份子的言論打壓步步升級。近期,清華教授許章潤被撤職停課,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遭學生告密後撤職,引發越來越多的知識份子的憤慨和公開聲援。許章潤日前表示,他已做好坐牢的準備。

美國《紐約時報》報道,許章潤在手機簡訊中說,清華大學的幾名官員3月25日命令他停止所有的教學科研工作,並告訴他,學校將大幅削減他的工資。他說,清華成立了一個「工作組」,將對他進行調查,重點是他去年7月以來寫的文章。

「我不知道他們下一步會做甚麼。」許章潤說,官員們對他進行了一個半小時的詢問。

「我早有心理準備,大不了坐牢。」許章潤說。

許章潤被撤職停課的消息傳出後,引發大陸學者的公開聲援。

3月31日,中國獨立學者榮劍在推特上發文說,「越來越多的教授出來為許章潤教授說話了,有浙江大學夏立安教授,北京大學張維迎教授,中央黨校王教授。與天下士人為敵,最後肯定沒有好下場。」

之前,許章潤的好友、北京作家章詒和表示,在當前噤若寒蟬的政治環境裏,許章潤因為發聲而受到打壓,知識界應該站出來為其呼籲。「我們每個人都勇敢站出來的話,清華校方不可以肆意妄為吧!」

清華大學教授勞東燕題為《許章潤教授被禁言更多知識份子站出來》的文章說,「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要指望通過不斷地自我審查,來求得一時的苟且安寧,幻想從此高枕無憂。在這樣一個社會中,在這樣的一種體制下,你我又怎麼知道,下一個受害者就必定不是自己呢?寄希望於僥倖,寄希望於無原則的順從,並不會讓社會變得正常起來,更不會給自己帶來免予被害的丹書鐵券。」

許章潤的好友、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在媒體上發文《哪有學者不表達?》聲援許章潤。郭於華對BBC說,「我並不是出於勇敢,而是恐懼,恐懼這樣氛圍的形成,這樣沉默的空間,大家都不表達,都是順從,那真的國將不國了。」

教授被學生告密 學者:這個社會腐爛透頂

日前,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被學生告密後,遭校方撤銷教師資格。

據文件顯示,重慶師大指:「唐雲在2019年2月25日『魯迅研究』課程教學中,發表『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在師生中造成不良影響』」,所以撤銷其教師資格和降級。

據悉,唐雲是因為學生舉報而被處理。

法廣報道,浙江師範大學教授李建華表示,「一個社會如果告密者氾濫,表明這個社會已經腐爛透頂。一個是如果慫恿告密者,表明這個時代已經黑暗至極。一個民族如果以告密為榮,形成了告密制度,表明這個民族已經萬劫不復。」

四川作家、維權人士譚作人對美國之音表示,學校鼓勵學生告密,舉報老師是教育的失敗,是「文革」的重現。

譚作人說:「現在這個學校的話,現在把它作為意識形態的工具,一個意識形態的戰場,有一點像文革捲土重來的樣子。把學生培養成告密的,一個社會不應該這樣幹。如果說告密就讓他政治上有前途,今後能搆得到好處的話,那我們這個社會就沒救了,就真的沒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