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港府借一宗港人在台灣殺人案提出修改《逃犯條例》,而且快刀斬亂麻,暗渡陳倉,把中港兩地討論22年仍無法達成協議的事情,以20天諮詢期便做到。外界普遍分析,是受到中共壓力。

梁家傑直言,《逃犯條例》的推出,迫使劉鑾雄也要站出來反對,凸顯了林鄭政府受命於中央(中共)。

雖然商界反對此事,但據悉,建制派六大板塊的主事人,最近已收到「中共指示」,要求全力支持《逃犯條例》。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早前出席電台節目時,為《逃犯條例》站台,聲稱大陸司法制度越來越健全,反斥港人「坐井觀天」。

譚惠珠特別提及香港一旦成為反共基地,將難保其一國兩制。

事件引起香港各界,甚至美國駐港總領事關注,局勢不斷升溫。目前包括美國商會、國際特赦組織等紛紛表態,表達對《逃犯條例》的關注。台灣陸委會也表明,即使港府已剔除9項商業相關罪行,仍有台商對修訂感到憂慮,不排除台商撤離香港。

時事評論員季達認為,中共選擇在此時推出《逃犯條例》,因中共內憂外患之下,如同坐在火山口,擔憂香港成為反共基地,令政局不穩。她強調,從孫中山時代開始,香港歷來是反共基地,共產主義反人類、反人性,被人民唾棄,所以反共是民眾的共識,和歷史的必然。

季達稱,中共一意孤行想要在香港強推《逃犯條例》,會遇大阻力,同時令香港成為國際角力的核心。

她舉例,美國最近一系列針對香港的動作,都在警告中共。先是美國總領事唐偉康發聲批《逃犯條例》,再到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上月首度赴港演講,公開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信仰者,並要求中共停止活體摘取器官等,以及最近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等人訪美,獲美國副總統彭斯等接見、提及對香港人權和宗教自由的關注等,都說明美國非常關注香港局勢。

季達說,以美國特朗普政府為首的西方自由社會體系,目前正全力反制中共在全球的滲透、擴張和間諜活動,從華為事件到驅逐中共代理人等,都說明美國圍堵中共力度在升級。而中美貿易戰本質就是自由社會體制和共產主義體制兩大陣營不可避免的衝突和較量。

美國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近日在日本演講,公開譴責中共。

班農表示,在過去的20至25年來,任由中共發展,這對世界和平與繁榮,造成前所未有的重大危險。他警告,中共針對西方民主工業國家的經濟戰已經進行了20年,並稱:「我們已在戰爭中,誰也無法逃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