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高校教師遭整肅已並非個案,老師的遭遇背後大都與學生舉報行動有關。這種現象使人再次想到文革。與此同時,新技術監控手段也被引入高等院校,監控教師言論。有學者認為,高校已成為中共強化對校園意識形態掌控的重災區。

高校鼓勵告密成風

據美國之音報道,近期中國高校教師遭整肅已非個案。新披露的名單包括: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工業大學教授許傳青、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以及重慶師範大學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等。

最近的一例,是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被撤教師資格。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上個月因在課堂上講授魯迅,表達個人觀點,被學生舉報。重慶師範大學上周三(3月20日)發文,撤銷唐雲教師資格並予以降級處分。

報道顯示,中國高校部份學者遭當局整肅事件似乎有一個共同特點,這就是有關案情是學生向校方報告,或稱告密的。

北京某高校退休教授孫某對美國之音說,告密這種事情應該是有組織的一種安排,例如,通過共青團,通過黨的甚麼組織。

有評論說:「從古到今,告密一直被看成是下流行徑,可是高校鼓勵告密成為風氣,那還接受高等教育幹甚麼?」

大陸學者,尤其是社科人文類的教師,如今被列為「高危職業」。例如,楊紹政是經濟學院教授,代表言論是 「公款養黨」論,他被無限期停課,去年9月正式被撤職;2018年4月,湖北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上「政治學原理」課時質疑修憲、國企產權制度和人民代表制度,因此而遭處分。

人大退休教授張鳴對美國之音說:「時政課很容易被舉報。恰恰是教時政課的人被舉報,這很有意思。他們(當局)鼓勵時政課創新,時政課要活潑一點,結果一活潑就被舉報了,這事情挺弔詭的。」

每個教室都有錄像頭

北京某高校退休教授孫某說,另外,大學校內的教學現場影片監控系統,也有可能提供某些教師的出格情況。

他說:「我們的大學有一個中控室,就是你在那裏講課,而每個教室都有錄像頭,能夠看得到老師講課的情況,可以給你錄音,甚至錄像……如果中控室工作人員發現老師講的有點出格,這段東西可能會被保存下來。或者說,領導有安排,對那些平時講課不當、出軌的重點老師,已經作為重點盯著了,而馬列主義學院本身就是一個很敏感的職位。」

文革思維回潮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美國之音說, 「學生出賣老師。對於這種舉報文化的做法,我有一種文革回潮的感覺。」

西南地區一位政治學者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唐雲副教授的遭遇是當前中國政治環境的寫照:「就是說高等院校顯然成為了重災區,成為中國社會倒退,文革思維回潮,乃至整個意識形態鬥爭得到強化,在加強、在固化。高校顯然成為這種背景下的重災區。」

中共統治下告密文化最盛的是文革時期,學生舉報老師,孩子舉報父母,妻子舉報丈夫,同事互相舉報……那時候即使在自己家說話,都得異常小心,害怕「隔牆有耳」;全社會是一個大監獄,人人不寒而慄。

有人發微博評論:「告密文化和人治社會密不可分,你也很難理解一個剛剛經歷了因為告密揭發讓無數人失去生活和生命的數次運動後的國家和民族,從上學開始老師就安插各種背地裏告密,到需要學術自由討論的大學裏的某party安排的各種告密人,還能依然如故地存在且大行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