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當局對教育系統的管控越來越嚴,不僅懲罰、開除那些堅持發表自由學術論點的國內老師,同時控制外籍教師的言論外,還要求學生將個人的微博帳號、及各種社交媒體作為群主的微信群和QQ群都要登記備案。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日前被校方停職並接受調查,引起輿論關注,同時中國在線教育公司VIPKid已有兩名外教,因與學生討論台灣及天安門事件,被終止合同,美國主流媒體也予以披露。

最近幾天一些大學的緊急通知內容被曝光,其中一所大學的通知稱,「各位16、17級同學晚上好,此通知十分緊急。按學校的通知要求,現需要將學生個人微博帳號、微信公眾號、作為群主的微信群和QQ群都要登記,填入下面的附近......」

通知甚至要求各班長或班負責人在發通知的次日(3月30日)早上8時半將班上的匯總表交上來。

而另一所大學的類似通知也披露稱,「為提高師生網絡安全意識,根據學校巡視整改要求,現面向學院所有學生開展互聯網群組自查工作。請有建立的各類互聯網圈,擔任群主人員如實填寫關於群組調查的問卷。」

要求學生在3月27日之前填寫問卷。甚至特別註明:只要涉及到科研、教學、管理、服務類型的QQ群主或微信群主,群主已經不在校的必須將群主權限轉讓給在校生後備案。

有外媒駐京記者向本報介紹,在2016年左右,中共當局開始在高校實施金盾工程,比較集中南方地區的高校,北方地區高校監控主要是輔導員來做。因為當局看到顏色革命可能會在中國大陸上演,開始出現學生信息員,這些人各受制於中國國家安全部門,總指揮由國安部統籌指導,實際下屬分佈到省教育廳和安全廳,直到各個地級市的教育工委會。因為教育工委會是針對本地高等院校管轄的一個行政機構。

「它傳達來自上面的指令,再到各個學校的黨政辦公室來執行,再下達到每個學工系統(或教務處),然後再由輔導員來實施、進行篩選哪些人可以作為監控人。監控的學生每個月是7美元,大概是40元人民幣,如果是學生幹部,就會有升官和就業幫助的考慮。」

去年下半年深圳佳士工運之後,他認為,「當局看到了社交媒體的威力。包括今年在一月份左右,南京大學、北大、人大學生相繼發生了自稱是馬會的學生(毛左學生)在校園抗議和示威,這些消息很快傳遍了各個高校。當局嚴防顏色革命在大陸高校發生,要求他們上報社交媒體公號、微信帳號、及其它私人社交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