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3月2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2019創意峰會」上再度批評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不是單純的經濟倡議,其中含有政府推動的低價競爭以及掠奪性貸款,且在每一個項目中都包含了「國家安全」的因素;目前全世界對「一帶一路」背後的威脅,即製造的債務陷阱已逐漸覺醒,在亞洲特別是東南亞國家尤其如此。因此,美國的任務是持續確保世界看到這個威脅並能對其辨識,以便讓中國(中共)越來越難以實行這個計劃。

的確,在過去一年多中,亞洲多個國家已對北京就該計劃說「不」。比如去年馬來西亞的馬哈蒂爾當選總理後,叫停了「一帶一路」東海岸鐵路連接基建項目,並對與中共打得火熱的前總理納吉布進行貪污調查。今年1月,最終認定項目耗資巨大,選擇了終止。不想馬來西亞成為「一帶一路」的失敗案例的北京,於是表示願意縮減規模與成本,但最終結果難料。

比如被中共視為「老朋友」的巴基斯坦,國內也對「一帶一路」項目多有批評。中巴經濟走廊(CPEC)項目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標誌性項目,包括跨越整個巴基斯坦的高速公路、鐵路和能源基礎設施網絡,以及開發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港口瓜達爾。然而,今年1月,巴基斯坦新總理伊姆蘭‧汗卻允許沙特在瓜達爾投資數十億美元,建造煉油廠,這讓北京十分不爽。顯然,巴基斯坦此舉也是為了減少對中共的依賴,更重要的是,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對巴基斯坦不公平,所以提出要跟北京重新談判。

再如印度,已多次向中共抗議「中巴經濟走廊」,但中方不予理會。印方為此決定拒絕出席中國主辦的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倡議。印度駐中國大使唐勇勝(Vikram Misri)表示,無視一個國家對主權和領土完整深切關注的倡議,任何國家都無法參與。

還有因參加「一帶一路」項目而導致無力償還債務的斯里蘭卡,不得不於2017年底與中共簽訂了南部漢班托塔港口的租約,中國租用該港口99年。斯里蘭卡多有批評之音。此外,緬甸政府告訴北京,已被叫停的中資水電站建設將不會恢復。而吉爾吉斯斯坦、孟加拉國、菲律賓、馬爾代夫等國也均發現了「一帶一路」基建項目中的腐敗行為,引發當事國輿論譁然。

至於不久前習近平訪歐在推銷「一帶一路」計劃時,雖然和意大利簽署了一個不具有任何約束力且將5G排除在外的「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但卻遭到了法國、德國和歐盟的嗆聲,稱「前提必須是互惠的」。可笑的是,中共官媒在26日早上發的新聞稿中,為了突出習近平的訪問成果,在稿件中稱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都支持「一帶一路」計劃,並表示歐洲願意就此合作。過了幾個小時,上述文字才被刪除,估計中共宣傳部門最初發的是早已寫就的文稿,卻不料現實有變。

即使頗具野心的「一帶一路」遭到了越來越多的批評,但北京顯然對此是置若罔聞,而是硬著頭皮要堅決將其繼續推行下去。

3月29日,負責在4月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籌備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接受了記者採訪,介紹了「一帶一路」和第二屆論壇籌備有關情況,自然是為其高唱讚歌,稱其「順應了時代的潮流,契合各國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願望,是廣得人心、得道多助的」,其在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等。

將楊潔篪所言與美國的批評、亞洲多國的反應相對照,就可以看出他的話有多可笑,估計北京在騙人的同時也在自我麻醉。從楊潔篪的甚麼「為國際合作開闢了新方向」、「為世界經濟增長挖掘了新動力」、「為各國關係發展搭建新平台」等言辭看,即使面對著美國在貿易等方面的強力施壓,即使面對著歐洲各國的覺醒和日趨強硬的態度,即使亞非國家多次表達不滿,即使國內經濟相當糟糕,北京高層仍不願放棄其為世界指點方遒、引領世界的野心。

原因就在於這是最高層上台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中國夢」推出的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從經濟上來說,是為了解決中國資金和產能過剩的問題;從政治上來說,是為了將中共的影響擴張到全球;對習近平個人而言,也是其意圖成為具有國際領導力的領導人的途徑。

然而,「一帶一路」推行六年以來,尤其在中美貿易戰打響後,本就問題多多的中國經濟更是千瘡百孔,外匯儲備流失業已超過一萬億美元。國內民眾在眾多中國人仍需要救助的情況下,對中共當局對外大撒幣大為不滿;「一帶一路」沿線則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意識到了中共的投資陷阱,同樣表現出不滿。至於美歐發達國家則對中共在全球進行力量投射和擴大影響力的做法,開始提高警惕。也是,如果中共帶來的共產主義禍亂全球,世界該是怎樣的局面?

可以想見,當美國為了「確保世界看到這個威脅並能對其辨識」而發力,當歐洲覺醒要求與中共實行對等原則,當亞非國家明白了抽身而出才是正道後,北京推行的「一帶一路」計劃將遭遇更多的挫折。而即將召開的相關論壇即使表面上再熱鬧,也不過是落幕前的迴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