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關注湖南塵肺病工人群體的大陸「新生代」編輯危志立,3月20日被深圳市坪山公安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妻鄭楚然女士公開發聲支持丈夫的善舉。另有近百名湖南塵肺病工人自發組織南下深圳聲援危志立,但在張家界火車站被警方堵截,部份工人回家後受到嚴密監控。

危志立目前被關押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他的另一名同事柯成兵也在20日被捕。而《新生代》主編楊鄭君也因聲援工人維權活動,於今年1月初,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罪名被羈押。

妻子力挺危志立是善舉

31日,鄭楚然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非常敬佩支持他的工作,他的出發點是想幫助一些底層的工人順利渡過難關,為了他們的家人過得更好。他們為了中國城市發展建設,付出生命代價。」

鄭楚然指:「小危(危志立)幫助他們是正義善良的舉動,作為政府應當是解決工人的問題,而不只是打壓維穩。我希望國家要重視勞動權益受損的問題,用善意合理的方式,這樣捂著蓋著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鄭楚然說,危志立從大學畢業後就關注工人群體並進行調研。2010年,他先是加入了深圳工業區的「手牽手工友服務中心」,做基層工人的信息傳播以及勞動法相關知識的諮詢,「手牽手」關停後,2013年,通過應聘,加入了「新生代」,寫一些工人的故事。

她還透露,律師會見後告知家屬,警察曾向危志立詢問大量關於塵肺病工人維權的內容。看守所的拘留證上竟然沒有危志立的名字,寫的是他爸爸的名字,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印刷錯誤。

拘留證上寫的是危志立父親的名字。(受訪者提供)
拘留證上寫的是危志立父親的名字。(受訪者提供)

危志立早期為工人們提供幫助。(受訪者提供)
危志立早期為工人們提供幫助。(受訪者提供)

工人聲援被堵截 警察上門看管禁出門

湖南維權代表,30日剛剛出院的王先生告訴記者,上周,大約有近百人,準備去深圳聲援危志立,在張家界火車站被警察截住了。警察上門看管監視,不讓工人出門。

「我們是病人,而湖南一直是把檢查維穩放在第一位。」他說。危志立他們都是為了病友在做事情,他們不可能坐視不管。

他還說:「危志立他們時時刻刻在關注工人,是熱心人士,我們的維權很艱難的時候,他在幫助我們,但他沒有指示我們作甚麼,都是我們自發的維權,跟這幾位沒有關係。」

耒陽的徐先生受訪時說:「這次我們感到非常的難過,他(危志立)在我們病友當中有很高的威信,他是為底層打工一族發聲。」「我們非常氣憤,政府一直在打壓我們,還打壓抓捕幫助我們的人。希望他們在裏面身體好好的,儘快出來,以後繼續幫助我們。」

公開賠償信息

王先生說,他是2013年患上塵肺病的,工人們從2009年第一次維權至今,深圳市及湖南省政府一直在敷衍工人們說解決問題,但至今沒有兌現。雖然有賠償個別人,「但標準到底是偏高偏低,我們不懂法律,也搞不懂。」他說。

王先生說,今年3月5日,湖南各地維權代表曾在一起商討達成共識,並將訴求書郵寄給深圳市市長,但被拒收。後來有一位工友親自跑到深圳,將訴求書當面交給深圳市市長,至今接近一個月了,沒有任何答覆。

工人們的訴求是:要求深圳市政府將賠償標準信息公開化。比如:依據甚麼定的標準,應該賠多少錢。

據了解,目前,湖南塵肺病工人主要分佈在張家界、桑植縣、耒陽、汨羅等地。他們於早年去深圳的建築工地,在密閉的空間裏操做孔樁風鑽爆破,沒有安全防護措施,也沒人告訴他們對身體有危害,用工方也未簽訂勞動合同及提供社保等。

「而眼下政府用現行法律條文套工人,說沒有合同和社保,而拋開有用工的事實,『套得我們心不甘,情不願。』」王先生說。

當局加劇打壓工人維權

這十幾年來,大陸各地塵肺病工人群體維權事件不斷發生,從最初的幾十人發展到現在的數百人,當局打壓也不斷升級。不僅如此,中共還對診斷塵肺病的醫生進行封殺。

2017年,貴州航天醫院三名醫生,被貴州警方以「錯誤診斷塵肺病」,「涉嫌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起訴,事件在業界引發震動。

此案被稱作是大陸首例職業病醫生因診斷涉嫌刑事犯罪案。大陸醫生協會指,此舉直接造成每一位塵肺病醫生都有可能被定為犯罪。也有分析認為,這是當局封殺越來越多的病人維權,以減少對此類職業病所支付的醫療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