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近日獲得一份前公安副部長李東生在2013年7月,前往遼寧部署迫害法輪功的紅頭文件。此文件的內容驗證了此前大紀元對中共的「第二中央」的報道。

雖然到現在為止,中共這個「第二中央」的權力已被回收,但是對於法輪功的迫害仍在繼續。這份文件由最近逃離中國的法輪功學員於溟提供給大紀元。

兩場會議曝光遼寧省「防範辦」的權力

遼寧省「防範辦」(遼寧省「610辦公室」)在2013年7月23日發出的這份紅頭文件顯示,時任公安副部長、中央「防範辦」主任李東生於當年7月19日到遼寧部署迫害法輪功。

李東生本人在2013年12月落馬。

文件開頭顯示,遼寧省「防範辦」部署迫害一事,請示的高官為「宏章、利國、大偉同志」。

與公開資料對比可知,宏章即時任遼寧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蘇宏章(現已落馬);利國是時任遼寧副省長潘利國;大偉是時任遼寧省公安廳長王大偉。

文件提到,當年7月24日,將由遼寧省「防範辦」召集遼寧省公安廳、檢察院、法院、司法廳、國安廳、省網管局等開協調會。對法輪功案件庭審工作,從「律師管理」、「庭審秩序」等各個方面做出部署,「確保庭審務必萬無一失順利審結。」

7月30日,遼寧省「防範辦」還召開一個電視電話會議,主會場參會人員包括:遼寧省公安廳、檢察院、法院、司法廳、國安廳、省網管局、省通信管理局等單位及業務部門分管領導。分會場參會人員則是相應的市級各單位官員。

從這兩場會議的參與者可見,遼寧省「防範辦」非但可以調動遼寧省政法委內的各個機構的資源,更可以對遼寧省網管局、省通信管理局等政府機構直接下指令。

這份文件直接證實了2012年大紀元關於中共「第二中央」現象的報道內容。

遼寧610辦的文件顯示李東生落馬前還在部署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大紀元)
遼寧610辦的文件顯示李東生落馬前還在部署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大紀元)

中共體制內一度出現「第二中央」現象

2012年3月,大紀元題為《中共第二權力中央曝光 體制內獨特「跛腳鴨」現象》的報道指出,江澤民因鎮壓法輪功成立的臨時權力中心「610」通過政法委控制中國的公安、法院、檢察院、國安、武裝警察系統。因「610」秘密權力機構類似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組,能隨時調動中國外交、教育、司法、國務院、軍隊、衛生等資源,實際上是另一個中央權力中心。

文章還指出,因「610」的出現,中央到地方實際上有兩條指揮系統和權力機構,因「610」可在任何時候根據鎮壓法輪功的需要,超越所有權力機構來調集資源調整國家政策。

1999年6月,江澤民成立「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也稱「610辦公室」。

隨後,其下屬分支機構在中國各個省市全面成立。前文提及的遼寧省「防範辦」與遼寧省「610辦公室」其實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只不過遼寧省「防範辦」屬於政府機構,而遼寧省「610辦公室」屬於黨務機構。

遼寧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大紀元製圖)
遼寧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大紀元製圖)

分析:抓捕李東生是中共權力轉移過程中既定動作

2013年12月20日,中共宣佈「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副部長李東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李東生當年落馬時,官方罕見點出其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的頭銜,其實是間接點出了其參與「第二中央」作亂的罪名。

李林一分析說,從中共「十八大」後,中共最高層不斷回收權力。回頭來看,中共當局抓捕前公安副部長李東生,甚至前常委周永康,也可以認為是高層從「第二中央」回收權力過程中的既定動作。

以2012年中共「十八大」為節點,中共當局高層開始強調集中統一領導,政治權力迅速向最高層集中。而且對所謂「加強黨的領導」的說法,不再遮遮掩掩,得以在中共全領域強化。

僅以中共最近出台的幾份規定為例。

今年3月17日,中共公佈修訂後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下稱:條例)。10天之後的3月27日,中共又公佈《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規定》。這兩份規定都要求以「習思想」為指導,在領導幹部任用和公務員晉陞職級的基本條件裏加入了近年來中共密集出現的「兩個維護」說法。《條例》相比於2014年版本,更是加入了所謂「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的說法。

「第二中央」機構遭裁併 迫害仍持續

2018年,中共「第二中央」的核心機構——中央「610辦公室」遭裁併。

2018年3月,中共當局公佈了「黨政機構改革方案」,將中共綜治辦、維穩辦和防範辦(610辦公室)三大系統迫害功能,交由政法委及公安部來承擔。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當時分析說:綜治委、綜治辦和維穩辦是「不再設立」,也就是說撤銷了,而中央防範領導小組和「610辦公室」並未撤銷。其實就是「領導小組」併到中央政法委,「610辦公室」併到公安部。這說明,迫害法輪功的政策還在繼續。

李林一說,中央「610辦公室」的權力從此將只侷限在政法委之內,無法再直接調動其它部門例如外交、軍隊等方面的資源。雖然其權限有所降格,但這並不能說明迫害將減輕。

大陸的消息來源也表示,事實上,從2017年「十九大」和2018年3月的兩會之後,政法委降格和「610」裁撤,但不是不起作用了,是一部份職能劃分到公安部,一部份歸政法委,部門整合之後和公安口的互相協調。全國各地也都是這樣整合的。這樣他們就把這二十年積累的迫害法輪功的經驗也整合了。

消息來源還分析說,「部門整合與磨合之後,從(2018年)5月份開始佈局布控,對全國所有有信仰的群體進行摸底,包括體現在我們當地的迫害表現就是敲門行動。對基督徒、穆斯林、佛道等其它有信仰群體也是一樣對待。一直到6月左右摸底排查過後研究部署打擊方案,再然後從7、8月份開始就表現出來迫害升級了。體現在我們這裏就是去年8月份遼寧各市整體行動一天綁架46人,其它省份也是這樣。著名的就是去年黑龍江11月9日全省各市統一行動的綁架事件,當時綁架了120多人,大慶市的居多。表面上看是2018年下半年迫害升級,其實是從『十九大』和兩會定好了迫害調子了。在這之前2月的宗教會議已經定了方向。只是到下半年才體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