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周五(3月29日)報道說,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數千億美元的進口商品的加徵關稅,使得相應的美國海關保證金(U.S. Customs Bond)出現大幅飆升。

海關保證金飆升對從事中國商品進口的美國進口商帶來新衝擊,同時這種衝擊引起的漣漪效應又傳回給中國生產企業。

海關保證金是美國進口商(承擔海關事務擔保的一方)需要購買的一種保證金,是美國海關為了預防進口商因某些因素被罰款時,可以從保證金中直接扣除,所有進口到美國的外國商品都需要購買海關保證金。雖然保證金都會按期歸還,但保證金升高對一些小公司會造成現金流方面的現實壓力。

中國公司的美國進口商保證金漲了12倍

中國液壓企業恆立集團的美國子公司恆立美國(Hengli America) 首席執行官史蒂芬·王(Stephen Wang)表示,目前管理現金流變得艱難,如果關稅戰繼續拖累,那麼利潤微薄、資本基礎薄弱的公司有可能會瀕臨破產。

恆立美國公司從中國母公司採購建築、農業設備用的液壓元件、鑄件等運往美國銷售。部份商品正好在特朗普政府的對華進口商品的加徵關稅清單上。

王表示,恆立美國的進口中國商品關稅從零增至一年600萬美元,對應的美國海關要求他們繳交60萬美元的保證金,該公司以前的保證金是5萬美元,相當於保證金比加徵關稅前多出11倍。

王說,該公司現金流需求自去年7月以來增加了四倍,這迫使他推遲向中國供應商付款。除了成本上升之外,他還在失去美國客戶,有些人已經轉向更便宜的非中國商品供應商。

還有四家從事海關保證金業務的經理人告訴路透社,他們的一些小型客戶已經完全停止進口(受關稅影響的)貨物。

1月以來 海關發出3,500份保證金追繳通知

在特朗普提高關稅政策後,美國的進口商若繼續考慮進口中國被加稅的產品,就需要多向海關交納保證金。這讓一些做中國生意的進口商發愁。

路透社對十幾家美國進口商、承銷商和報關行業的採訪顯示,在某些情況下,海關保證金要求增加了500倍。

同時,從今年1月以來,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已經對美國進口商發出約3,500份「保證金不足」的通知。據Roanoke保險集團數據顯示,2006年至2017年期間,CBP平均每年才發出2,070份保證金追繳通知。

如果進口商在收到通知的一個月內沒有上繳保證金,海關將扣留貨物並收取額外費用。若沒有海關保證金,進口商則不能將貨物運往美國。保證金金額約佔進口商估計的年關稅、費用和稅收總額的10%。

簡單估算的話,特朗普政府2018年起,對價值500億美元、進口到美國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隨後對另外2,000億美元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加徵10%的關稅。這兩類中國進口商品的年加徵關稅總額約325億美元,對應的海關保證金就需要多增32.5億美元。

即使達成貿易協定 美國仍會保留部份關稅

美國商務部周三(3月27日)公佈,因中國商品進口減少,美國1月對外貿易赤字降15%,創下2018年3月以來的最大單月跌幅。

1月,因為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下降12.2%至408億美元,造成美國1月對華貿易赤字整體減少55億美元至332億美元,超出外界預期。中國一直是美國對外貿易赤字最大的一部份,也是特朗普政府努力糾正不對等貿易關係的重要對象。

特朗普政府希望中方能在結構問題上進行實質性改革,包括:保護知識產權、取消國內補貼、降低市場准入等,兩國針鋒相對的關稅戰已從去年延續至今,迄今仍保持對部份商品加徵關稅。

在北京舉行的新一輪中美貿易磋商於周五(29日)結束,雙方聲明透露取得進展、在討論協議有關文本,同時確定下周雙方在華盛頓進行下一輪貿易會晤。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四(28日)表示,中美貿易談判可能持續「數月」。

他說,若中美達協議,美方可能取消部份對華關稅,但作為執行協議的一部份內容,美方仍會保持部份商品的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