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之際,插入了孟晚舟和華為事件,給世紀大對決加上了有趣的註腳。

人們猜測美國引渡孟晚舟、起訴華為,是不是貿易戰的一部份,是不是美國的「計謀」。這樣思考的人,多是出於對美國了解不夠,對法治的體制認識不清,甚至於總是用中共黨文化的思維習慣、看世界的方式,來看待任何與中國相關的事物。他們把世界看的很陰暗,充滿了計謀和詭詐,一切都可以在國家的旗號下胡作非為,可以完全不考慮個人的權利。中共在對自己的人民實施監控、暴政的同時,也給中國人造成了這樣的印象,亦即為了政權的需要,個人權利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許多評論談到,特朗普曾經說過如果貿易戰需要,對孟晚舟案件他可能會考慮「介入」。一般的理解是特朗普可能會選擇不引渡孟晚舟,或對孟晚舟不予起訴追究,以此作為談判的籌碼。這其實是大錯特錯的。筆者的觀點恰恰相反。筆者認為,特朗普「介入」的本意,是如果中國因貿易戰的考慮,或加拿大因來自中國的壓力,而對孟晚舟不予引渡,把孟晚舟給放了,特朗普才會介入,以保證司法程序正常運行。孟晚舟作為華為的幹部會被按程序引渡,接受美國法庭的審判,才是特朗普的真正用意!

但即使如此,也不是美國非要跟孟晚舟這樣一個中國女子過不去,也不會把讓她鋃鐺入獄作為國家目標。美國政府真正瞄準的,是華為公司、華為的行為、野心,和華為背後真正的擁有者和控制者。孟晚舟不是美國的目標,也不是美國的棋子,而是她自己正好撞到了美國的槍口之上。

孟晚舟的結局,可能有4種:第一、引渡進入僵局,她的團隊用法律手段死磨硬纏,拖延時間,拖上幾年、十幾年,反正最後她不被引渡,但也離不開加拿大,就這麼耗著。孟晚舟有足夠的錢僱用足夠強大的律師團隊,來做到這一點。一般認為,這種法律訴訟拖上幾年、十幾年都是可能的。孟晚舟團隊最近起訴加拿大政府,正是他們法律武器的運用,也拖延了更多時間。但只要引渡決定不能做出,孟晚舟也就不能離開溫哥華,而只能繼續帶著電子鐐銬被軟禁在一棟房子裏。

第二個可能,是孟晚舟反引渡成功,被加拿大法庭釋放。如果那樣,她肯定立即直接飛回中國。不過,她最好還是不要再離開中國了,因為她一旦出國,進入全球110多個與美國有引渡條約的任何國家,她還是有可能被美國再度要求逮捕、引渡,噩夢會重新開始。

第三個可能,是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出庭被判無罪,當庭釋放,成為自由人。

最後第四個可能,就是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被判決有罪,進入監獄。因為她被起訴犯下好幾項跨國銀行欺詐,每一項罪行的最高判刑,都是30年監禁;數罪併罰,今年47歲的孟晚舟可能要終老於美國監獄了。

在筆者看來,第一個結局有九成的可能性,然後是第四個結局,第二、第三個結局可能性都很低。但不管哪一種結局,美國政府的目的,很可能已經達到了。即使最終孟晚舟一直呆在加拿大,也沒甚麼關係,美國需要的資料、證據,可能已經到手,可以以此推進對華為的法律程序。為甚麼呢?

美國對華為的調查6年前就開始,2014年孟晚舟從紐約甘迺迪入境美國,邊檢人員截住她並從她的電子設備上獲得了她與天通科技公司有關的證據。孟晚舟這次在加拿大被捕時,是因公旅行的途中,她肯定隨身攜帶著華為的電腦或其它電子設備,因為作為財務總監,她必須時時刻刻與公司財務部和公司上層保持密切的聯繫,尤其是在如今這樣公司發展的關鍵階段。這些電腦或電子設備,現在都在加拿大警方或法庭手中。加拿大會不會與美國分享呢?

眾所周知,美國和加拿大都屬於五眼聯盟(Five Eyes或FVEY),這是美國和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按照多邊的UKUSA協議組成的情報合作協定。各國蒐集情報的方式或有爭議,但這個間諜和情報合作體系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廣泛、深入的聯盟。並且,情報不限於從電磁波中接到的信號情報(SIGINT),還包括軍事情報、人力情報(HUMINT)和空間情報(GEOINT)。美國參與「五眼聯盟」的機構,除了國家安全局(NSA)、國家空間情報局(NGA)、國防情報局(DIA)和中央情報局(CIA),也包括聯邦調查局(FBI)。

華為案件被認為涉及美國的國家安全,所以,孟晚舟的電腦,即使是加密的了,其內容和資訊應該肯定是在美國政府的手中,等待CIA或FBI的破解。即使孟晚舟被釋放或長久呆在溫哥華,這些證據一定會被作為法庭證據,出現在美國起訴華為的案件之中。

說起來,任正非老先生,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一位父親,可能是這齣人間悲劇中最悲慘的角色。他不能去加拿大看望女兒,不能去安撫這個他精心培養長大、準備作為自己接班人的女兒,可能永遠再也見不到女兒。他甚至不敢踏出中國國門,因為與美國有引渡條約關係的國家有一百多個,任正非作為華為的前台要角,肯定也是美國政府要求引渡的對象。不是因為任正非自己的商業「成功」,帶來了其子女家庭的破滅,而是他跟中共合作、與狼共舞,與中共政權剪不斷、理還亂的密切關係,導致了今天的結局。

任正非宣佈華為進入「戰時狀態」,要看到「太平洋的海嘯」,目標還是上甘嶺!如果這是一般的商業哲學或競爭策略,也無可厚非,但如果是為中共做先鋒,為邪惡勢力開道,就危險了。華為暗地邀請美國記者到深圳採訪,並提供免費食宿和來回機票,這種收買和操控輿論的行為,也是中共一貫的把戲。

美國起訴華為會怎樣收場?阿爾斯通的故事可能給人們啟示。法國阿爾斯通公司與美國公司進行不正當競爭,在埃及、沙特、巴哈馬和印尼行賄7,500萬美元,贏得40億美元的合同。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2013年4月抵達甘迺迪機場時,突然被戴上手銬,5年後才走出監獄。阿爾斯通最後跟美國司法部達成認罪協議,罰款7.72億美元!

不管孟晚舟的結局如何,華為的殘局甚至死局,看來已經是註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