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 哈佛研究找到肢體再生「基因開關」

誰不夢想有一天人類也可以像蜥蜴一樣,具有四肢再生的能力。哈佛的研究者稱他們找到了動物體內控制肢體再生的DNA開關,為人類肢體再生研究道路又鋪上了一塊基石。Gehrke和同事對百慕達那裏一種擁有肢體再生能力的三帶黑豹蠕蟲(three-banded panther worm)進行基因測序後發現了一種「主控基因」,他們把它叫做「早期生長反應」(EGR)開關基因——這種基因的開啟和關閉,可以激活一系列控制蠕蟲身體受損部份再生的基因。該研究組說,令人激動的是,他們發現很多物種身上都有這種「主控基因」,包括人類。但壞消息是:在人體內,這種基因似乎只在細胞層面起作用。不過科學家們仍寄予希望,從這些受主控基因調控的一系列複雜的基因着手,能夠開發促進整個斷肢再生的療法。這份研究的主要研究者Mansi Srivastava對哈佛校刊Harvard Gazette說:「很自然會想這樣的問題,如果壁虎能做到,為甚麼我(人類)不能?很多物種擁有再生能力,其它物種沒有,如果你把所有動物的基因進行比較會發現,我們的基因中絕大多數在三帶黑豹蠕蟲基因組中也有。」

研究結果發佈於《Science》◇

最新研究顯示,人類大腦原來也有地磁感應力,可以感知南北,但是人類自己感覺不到,也無法運用這種能力。(fotolia)
最新研究顯示,人類大腦原來也有地磁感應力,可以感知南北,但是人類自己感覺不到,也無法運用這種能力。(fotolia)

No.2 人腦地磁感應能力不輸動物 但或已退化

最新研究顯示,人類大腦原來也有地磁感應力,可以感知南北,但是人類自己感覺不到,也無法運用這種能力。科學家猜測這是人類發展到今天已經退化的一種能力。人類很得意發明了指南針,掏出來一看就知道東南西北;或者根據日月星辰進行判斷。多項研究顯示,很多物種比如有遷徙習性的鳥類、海龜、蜜蜂、蝙蝠等,都有感知地磁方向的能力,讓自己朝特定的方向移動。最新一份來自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的研究發現,其實人類也有這種能力。這次加州理工學院的研究者們直接掃描參與者的腦電圖,查看在外部磁力變化的時候,腦電波的變化情況。他們讓三十多位參與者依次在法拉第籠(Faraday cage)裏面進行實驗。法拉第籠是一種由金屬或良導體形成的籠子,可以屏蔽外部的電磁場,研究者可以控制裏面的磁場。結果發現,在裏面磁場變化的情形下,儘管參與者都表示沒有感到任何變化,但是腦電波有明顯的變化。由此這些研究者得到結論,儘管人類意識不到,但是大腦絕對有感應地磁變化的能力。不過研究者們尚不知道,大腦擁有這種能力有任何用途,或者是一種退化了的功能?

研究結果發佈於《eNeuro》◇

研究發現,成年人身體組織細胞內留存着它們從胚胎時期至今所有的生長信息。(Fotolia)
研究發現,成年人身體組織細胞內留存着它們從胚胎時期至今所有的生長信息。(Fotolia)

No.3 細胞會記錄自身成長全部歷史

美國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的研究者們發現,成年人身體組織細胞內留存着它們從胚胎時期至今所有的生長信息。研究者們認為這意味着,只要找到合適的手段,人們將能夠獲取這些歷史資料;而且在合適的條件下,能夠重啟這些細胞胚胎時期的發育功能——這將對受損和衰竭器官再生、和癌症的治療都具有重大意義。之前科學界普遍認為成年人的細胞已經不帶有胚胎階段的信息,這份研究顛覆了這一認知。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哈佛醫學院的Ramesh Shivdasani和同事們發現,這些「胚胎記憶」以一種稱為「甲基組」分子在細胞內的DNA上綁定和脫離的形式存儲。這些甲基組所綁定的DNA的片段位置以及其分子的數量,共同決定着各種基因的激活和休眠。每個DNA片段甲基組的特定排列也稱為「甲基模式」。這份研究成果為再生藥物領域開闢了蹊徑。科學家們將繼續探索是否可以掌控這些細胞記憶,用於人體器官再生。如果可行,這樣從患者自身細胞發展來的新生器官,將不會有排異的問題,將非常安全。另外研究者們認為這對癌症治療也很有意義。因為他們認為癌細胞離開器官「發源地」在人體內轉移的機制,就是靠開啟嬰兒時期的某些發育基因來實現。了解細胞在嬰兒期活躍的增強子檔案,有助於開發新的抗癌藥物標靶,以停止癌細胞的擴散。

研究結果發佈於《Molecular C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