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一間小學為一班有SEN(特殊學習需要)的小學生帶領情緒管理學習小組,課堂內容使用了我之前的《小小心理工程師》課程。我把6節小組的目標定於,讓他們能夠妥善處理個人情緒,甚至能夠協助支援同學的情緒。

組裏的小學生大部分都有SEN問題,的確不容易處理,在課堂裏便經常吵吵鬧鬧,同學之間起衝突也有過幾次,超過一半學生不交功課。而且從第一課起,部份學生更經常「企圖」講粗口,他們很壞嗎?

看在眼裏,我覺得很可愛。上一段說他們「企圖」講粗口,其實講粗口就講粗口,說甚麼「企圖」講粗口呢?這也是我弄出來的問題,是我問他們:「大家聽過令自己最不舒服的說話是甚麼?」於是他們便欲言又止地想把腦袋裏的粗言穢語說出來,畢竟他們心裏清楚在學校是不能說這些「粗言穢語」,因為會被老師懲罰。

我是情緒小組的導師,不是老師,所以想知道他們聽過甚麼粗口,於是叫他們說出來。他們第一次在班房說出那句粗口,但沒有被罰,於是感到很好奇。但是他們也相當自制,說完那一次後,便不說第二次。當然,他們開始思考,眼前的這位導師有甚麼企圖。而我的企圖是,我想知道他們是從哪裏學會這些粗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