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活著就是等死,又無處可逃!」四川成都學校驚爆食品安全事件後,大陸網友發出了「絕望時代」的驚呼。毒食堂、毒教室、毒疫苗、毒奶粉、陰霾蔽日、江河污濁。官匪一家、貪腐驚悚,孩子揮刀砍殺母親,正義之士被關入監牢……那一片土地,為何失去了清明與安定?

中國曾是「禮儀之邦」

中國,曾經是著名的「禮儀之邦」。四維(禮、義、廉、恥)、五常(仁、義、禮、智、信)、四字(忠、孝、節、義)、三達德(智、仁、勇)等概念構成了傳統的核心道德價值觀及基本精神,其中仁和義被視為最重要的核心理念。

關於「仁」、「義」,古人多有論述。孔子說:「仁者,義之本也;義者,仁之節也。」「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孟子提出了「捨生而取義」說。

幾千年來,傳統的倫理規範起到了教化人心、穩定社會、維護道德根基的重要作用。違背綱常,被看作是觸犯天意。歷代都出現了許多仁愛忠孝、重義輕利、捨生取義的美好故事。南宋民族英雄曾說:「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命,天下當太平」。

南宋理學家朱熹認為,如果人們能恪守三綱,並擁有「五常」,在生活中能有惻隱之心、行恭敬、知羞恥、辨是非、守忠信,社會將會安定和諧。

中共破壞傳統文化

然而,中共掌權後,瘋狂破壞中華傳統價值觀和文化遺產,以無神論和黨文化愚民洗腦,顛覆道德倫常。該黨實施的破壞性統治觸發了無止境的悲劇,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民族災難。

69年來,中共把「黨」描繪成「救世主」,逼迫民眾愛黨、跟黨走、向黨交心。在持續不斷的欺騙宣傳和暴力高壓下,幾代民眾成為「黨性」的奴隸,被迫壓抑著心底的的善良,在恐懼中一步一步地背離了仁、義、禮、智、信。

1957年4月,原《甘肅日報》編輯和鳳鳴與被打成「極右份子」的丈夫王景超一同被押送勞教。王景超後來餓死在夾邊溝農場。

和鳳鳴在回憶錄中寫道:「在反右派鬥爭中,我們雙雙被打倒在地,我們的靈魂被撕扯得流血不止。」「那時候,正義、善良、熱誠、對不幸者的同情等等人世間最可寶貴的東西,都被『政治』湮沒了。」

文革期間,「無產階級」的鬥爭風暴掃蕩人間倫理:父子反目、夫妻離異、學生毆打老師、親友互相揭發,一張大字報貼出去,與「敵人」劃清界限。多少人被打倒、批鬥,自殺慘劇接連發生。更可悲的是,政治身份有問題者若選擇自殺,便是與人民為敵,親屬甚至不敢去收骨灰。

1970年,安徽省固鎮縣人民醫院門診部副主任方忠謀,在家裏說了些支持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的話,被兒子張紅兵(原名張鐵夫)檢舉,張紅兵和父親又配合寫了揭發材料,導致方忠謀被槍斃。數年後,張紅兵經常在夜裏夢到母親,他醒來後嚎啕大哭、痛悔不已。有學者評論,這種出賣親人的行為,說明中共洗腦把人洗成了魔鬼。

文革結束後,中共給一大批被整治「錯」了的人「平反」,黨依然是至高無上、壓倒一切。上世紀90年代初,江澤民上台後,開啟了腐敗的閘門,鼓勵官員集體「悶聲發大財」,鼓勵民眾不計後果地追逐利益、縱慾狂歡。於是,官商勾結、巨貪巨腐;法制癱瘓,冤案如牛毛。此外,中共還殘酷地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迫害維權律師和訪民,壓制信仰自由、封鎖真相、獎勵告密。在所謂的「新」時代,中共舊惡不變,招術翻新。整個社會被推向了邪途。

中共大陸亂象

2018年6月20日,甘肅慶陽市西19歲女子李奕奕跳樓身亡事件引起震動。當時,不少圍觀者在樓下起鬨,絲毫沒有同情心。有人慨嘆:「這個社會畸形到了甚麼程度了。」

2018年7月,長春長生和武漢生物兩大公司被曝光生產不合格疫苗,事件牽出的大陸疫苗黑幕震驚世界。陝西病童的母親雷霄說:「眼看著自己活潑可愛的孩子,被一針毒疫苗殘害成了植物人,遭受這樣的滅頂之災,卻連說真相的權利都沒有,這就是我們所生存的這片土地!」

2018年9月,湖南耒陽學校家長抗議強制分流和宿舍污染,遭到鎮壓。

2019年3月,四川成都七中實驗學校數千名家長抗議孩子被餵食變質食品,卻在幾天後被當局「反轉」為家長「造假」。發現問題的家長們憤怒難平。其中一人說:「反正這個社會簡直太黑暗了。」

在黑暗中,人與人之間鮮少信任、尊重,政府對民眾沒有愛惜和保護,見義勇為者被誣陷為罪犯,害人奸商和貪官卻可大發黑心財。強拆、性侵、兇殺等惡性案件不斷。各種毒素大行其道,滲透在衣、食、住、行的各個環節,令人防不勝防。傷者倒地,無人敢扶;監控攝影機架起,告密之風再起,善惡顛倒,污染遍地。

這一切扭曲,帶來了越演越烈的陰暗,令人窒息。

中共砸碎了所謂「舊社會」的倫常,鼓吹鬥爭哲學,在戰鬥中破壞一切善良與美好,腐蝕人們的心靈。結果便是:道德崩潰,與之相連的民生與社會秩序也隨之迅速地垮塌。十多億中國人民都陷入了中共製造的毒害、謊言與恐怖圈。

絕地重生,需要從心靈起步。以古為鏡,我們需要重歸仁愛、道義、忠誠、勇敢、廉潔,需要以謙卑的心去感悟人生和宇宙。這並非玄學空談,而是實實在在的,曾經賜予華夏繁榮和安寧的寶典。

當我們開始向著真與善回歸,我們就必須對罪惡之源說「不」。對於中共,不再相信它的欺騙宣傳,退出它,遠離它。同時,我們還要明辨是非,傳遞真相——關於中國歷史的真相、中共禍國殃民的真相,以及當下社會事件的真相。此外,我們還應當向所有挺身而出、抗擊邪惡的同胞們獻上支持。只有維護正義,唾棄邪惡,才能為自己開創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