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晚間,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打算公佈2016年聯邦調查局依《外國情報監聽法》申請監聽他的競選團隊的手令及相關文件,要「深挖」奧巴馬執政時期展開通俄門調查的原因及指使者,並將之繩之以法。

特朗普總統在美東時間周三晚上9點接受霍士新聞主播漢尼提(Sean Hannity)獨家專訪,這也是其在通俄門調查終結後首次接受媒體專訪。

2016年10月21日,聯邦調查局(FBI)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簡稱FISC)申請手令,監聽特朗普競選團隊。

特朗普告訴漢尼提,他計劃毫無保留地公開當時的手令及相關文件,並稱在通俄門調查期間,他的律師曾建議他不要這麼做,擔心可能會被視為妨礙司法公正。

「我現在確實想這麼做,我計劃解密和公佈(這些文件),絕對要公開」,特朗普說,「非常有才華的人在為我工作,律師們之前真的不希望我這麼做。」

特朗普總統2017年1月上任,當年5月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任命穆勒為特別檢察長,專司通俄門調查。調查重點為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特朗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3月22日,穆勒提出調查報告,為長達22個月的通俄門調查劃下句點。

24日,美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向國會議員提交了調查總結摘要,指出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總統及其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與俄俄羅斯政府「共謀」試圖影響大選,特朗普亦未犯下妨礙司法公正的罪行。

在27日的專訪中,特朗普指責部份FBI官員涉嫌「叛國罪」,並稱前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是「可怕的傢伙」、前中央情報局(CIA)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可能患有精神病」,以及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席夫(Adam Schiff)是一名罪犯。

「我認為布倫南有病,我真的這麼認為。」特朗普說,「我覺得他有點不對勁。」

過去兩年,布倫南積極主張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與俄羅斯「勾結」,幾周前,他還斷言穆勒有可能會起訴「特朗普家族」,並暗示他有「壞信息」。

特朗普還告訴漢尼提,如果巴爾在2017年即開始擔任司法部長,「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因為這件事(通俄)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如果寫成小說,沒有人會買,因為這會是註定失敗的。」

「我們將深挖原因,這種事永遠不會再發生在美國總統身上了。這對我們國家來說,是一種恥辱和尷尬⋯⋯希望他們(參與者)都會被繩之以法。」特朗普說。

「我們必須知道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但是我會讓其他人,包括司法部長來做出這個決定」,特朗普說,「50年或100年後,如果有人想要嘗試做同樣的事情,他們必須知道,如果東窗事發將會面對嚴重的懲罰。」

周三,一名知情人士告訴霍士新聞,3月26日,共和黨參議員在和特朗普開會時,建議任命第二位特別檢察官,對促成通俄門調查的起因,展開深入調查,揪出幕後指使者。特朗普十分重視這項建議。

特朗普在節目中猛烈抨擊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眾議員亞當・席夫(Adam Schiff),稱他是「知道自己在撒謊的壞人,並不是傀儡」。

席夫曾強烈要求調查特朗普是否與俄羅斯「勾結」,特朗普指過去一年半,席夫一直在打電話給CNN和其他人,洩漏信息。

「我在看著他,表面上他看起來是如此的道貌岸然……但是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謊言,他會和民主黨人士一起走進後面的房間,然後笑得很開心。從某種層面來說,你可以說他是在犯罪,他知道他所說的都是編造的,他是我們國家的恥辱。」特朗普說。

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25日表示,他將展開調查,以了解奧巴馬政府當時對通俄門調查所做的決定、希拉莉競選團隊的行動、部份反特朗普總統的聯邦調查局(FBI)官員的作為,以及民主黨陣營一手策劃的通俄密檔真相等等。

格雷厄姆說,他希望司法部能指定一名特別檢察官,對2016年大選期間民主黨陣營的所作所為展開調查。

2018年1月29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表決通過,公開主席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撰寫的通俄門調查備忘錄。同年2月2日,特朗普總統同意公開,當天下午眾議院將之公諸於世。不過,當時公佈的文件並不包括敏感內容。

依當時公佈的內容,2016年司法部及FBI使用英國前情報官員克里斯多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的一份文件(以下稱斯蒂爾檔案),向法院聲請監聽特朗普團隊手令。

備忘錄說,斯蒂爾檔案的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莉競選團隊,贊助金額總計為16萬美元,中間者是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及福森顧問公司(Fusion GPS)。斯蒂爾本人和FBI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

然而,FBI及DOJ的高層雖然都清楚斯蒂爾檔案和DNC、希拉莉競選團隊,以及其他參與者的關聯性,但是在向FISC提出監聽佩吉總計四次的申請文件中,都沒有揭露這層關係。

《華爾街日報》副主編詹姆斯・弗裏曼(James Freeman)25日發表專文指出,穆勒報告凸顯了一個事實,即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執政的奧巴馬政府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將聯邦政府的監督權力用於對付沒有實權的政黨(共和黨)。

弗裏曼推測,這個歷史性的濫用行政權力的行為,應該是得到了奧巴馬總統的批准。然而,在通俄門調查中,幾乎沒有人提及奧巴馬在整個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現在到了奧巴馬親口說出來的時候,告訴大眾他的政黨(民主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暗中監視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