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意大利高規格接待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剛走,意大利媒體《羅馬日報》就披露,該報負責亞洲欄目女記者龐皮利(Giulia Pompili)在習近平訪問羅馬期間,兩度遭到中共大使館負責媒體公關的官員、也是剛剛被任命為中共外交部新聞辦公室負責人的楊涵的威脅。

據報,楊涵在通往意大利招待習近平的鏡廳的走廊裏威脅龐皮利道:「停止寫中國的負面報道,我知道你是誰。」而龐皮利表示此前根本沒見過這個中共使館官員。當她要求了解對方身份時,對方卻拒絕回答,並且拒絕與其握手。之後,在龐皮利從口袋裏拿出手機時,楊涵再次走近她,並且告訴她要把手機拿走。

在另外一個主權國家敢於對他國公民發出這樣的威脅,中共官員早有先例。錯把他鄉當故鄉的楊涵的橫蠻舉動,不僅打了意在提升中意關係的習近平的臉,而且無意中透露出中共在海外對批評中共聲音的信息收集,間接證實了中共在海外的滲透和超限行為。其舉再一次向意大利、向歐洲、向世界展示了其醜惡的嘴臉,再次表明,因為中美貿易戰而不再宣傳「厲害的國」的中共,在內心,仍以世界大國自居,仍自以為可以對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除了美國)發號施令,橫行霸道。

或許在楊涵等中共官員看來,北京給意大利帶來了50億歐元的合同,無疑是它的金主。作為被「施捨」的對象,意大利應該在諸多方面配合中共的要求,比如在批評中共方面,所以楊涵「幫著教訓」不聽話的記者也無可厚非。然而,楊涵莫要忘了,意大利雖然在經濟上處於困境中,雖然高官也存在著腐敗,但它依然是個民主國家。正如《羅馬日報》對此的評論:儘管該報在「一帶一路」議題上與羅馬官方立場相左,但是意大利不是中國,羅馬也不是北京。如果中共大使館的官員不了解,可以先向他們的新朋友了解情況。

相信楊涵的舉動已被意大利高官、媒體、民眾收入眼中,這同時也是在示警意大利領導層和普通意大利人:與中共打交道危險至極。意大利前公平機會事務部長卡爾法尼亞(Mara Carfagna)率先表示支持龐皮利,「我們肯定她遭到言語侵犯,但這不會讓她在工作上退縮。」那麼意大利政府官方會有怎樣的反應?如果軟弱下去,加拿大政府的遭遇就是其前車之鑑。

對北京抱持友好態度的杜魯多就任加拿大總理後,改變了前任對華的強硬政策,開始與北京多方接觸,並加強合作,甚至不惜在一些問題上與美國唱反調。然而,在去年12月初,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過境加拿大被逮捕後,中共不僅動用了外交、宣傳、國安等部門同時向加拿大政府施壓,而且還炮製理由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

當時,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後發出威脅,表示對加拿大「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表示強烈抗議,稱是「於法不顧,於理不合,於情不容,性質極其惡劣」,並撂下了重話:「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隨後,北京又在貿易問題上取消加拿大的訂單。

被中共逼迫下的杜魯多和加拿大轉趨強硬,並尋求美歐的支持。加拿大外長方慧蘭早前呼籲盟國支持加拿大謀求被拘留的加拿大公民獲釋,並指出中國的這種報復性抓人做法對整個國際社會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先例」。從歐美多國的反應看,中共的流氓之舉為國際社會所不齒。

對中國友好的加拿大杜魯多政府的遭遇,意大利政府不妨做個借鑑。中共官員對意大利記者的威脅雖然與對逮捕孟晚舟的加拿大的恐嚇,程度上有所不同,但其展示的都是中共邪惡的本性、狂妄和野心,同樣毋庸置疑的是,中共對意大利的投資也必然包藏著禍心。中共這樣的流氓,遲早會露出其真實的面目,到時意大利抽身已難。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北京與意大利簽署了「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但其並不具有約束力,而且基於意大利政壇的風雲變幻,北京與意大利的合作隨時可能發生變化。目前,組成意大利內閣的是持歐洲懷疑論觀點的反建制黨「五星運動」和極右翼政黨「聯盟黨」,總理孔特曾任「五星運動」領導人迪馬約的私人律師,他的提名獲得了兩黨的認可,但顯然,他推出的政策同樣需要獲得兩黨的同意,甚至其執政多長時間也取決於兩黨。美國之音報道引述華盛頓智囊彼得森國際研究所的歐洲問題專家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的分析,指意大利將在較短期內發生執政黨更迭,現總理孔特所在的「五星運動」可能退出政府,聯盟黨或成為意大利的主導政黨,而聯盟黨領袖薩爾維尼對於備忘錄還沒有表示支持,因此,這個備忘錄的影響力將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