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抗議企業整改不善、待遇下降等。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全面封鎖現場,有職工被抓、被打傷。

一位參與維權的職工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維權開始於23日,當日大約有3千多名職工自發聚集在神山廣場,然後從廣場一路遊行,高呼「罷工、罷工」 、「我們要生存」等口號,遊行至鐵廠領導辦公樓,隊伍進入廠區,在廠區裏轉了一圈。

最後在辦公樓底下高呼口號維權,「當時他們(領導)開會,已經有警察來保護他們了,職工也沒見到他們。」這位職工說。

23日晚,當地政府調動數千名警力欲進行鎮壓,「當天晚上他們從石家莊、邯鄲、邢台等周邊調集了幾千警力,24日早上所有警力把我們這裏戒嚴了。」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另一位職工說:「警察來了之後就開始封路,因為工廠是在山區,進出的路口一共沒幾個,全給封鎖了。而且還對現場進行了信號屏蔽,電話也打不出去。」

第一位職工則表示,「3月23日)和3月24日)都有發生肢體衝突,周六有職工受傷,進醫院治療,周日衝進指揮部辦公樓後,又有警察打人。」

目前維權職工被抓、被打傷的人數不得而知,工廠周圍仍然被站成人牆的警察重重包圍,至25日,職工們已經無法聚集在一起,大家開始正常上班。據了解,廠方請來了省級與市級官員到現場進行協商。

有消息指出,2月15日接手鐵廠進行重組混改的德龍集團目前已經撤離,由天津市國資委接管,警察全部撤離,100人的巡視組到各部門收集職工訴求,進行解決問題。不過,此消息目前未獲得官方證實。

此次職工維權的導火線是德龍集團接手一個月,職工的工資被凍結,無法取出,並且職工發現養老保險被拖欠,因此引發了大規模的維權行動。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3月23日、24日,位於河北邯鄲市涉縣的天津鐵廠的數千名職工遊行示威,當局調動數千名警力進行鎮壓。(受訪者提供)

據職工們透露,天津鐵廠自2010年開始處於虧損狀態,近3年來職工們一直過著降薪生活,現在企業入不敷出,欠債七百多億元。

政府以重組混改的方式讓企業起死回生,當初接手天津鐵廠的集團有德龍、英龍、方大,方大集團欲以400億元接手,承諾職工年薪10萬元,最後或許德龍背後勢力強大,以200億元接手了該企業,德龍到現在只注資30億元,因此職工們對該集團非常不滿意,要求德龍滾出天鐵。

「本以為天鐵通過混改 ,改變生活,改變收入!可是經過了一個多月來 ,德龍集團管理人員從未談及民生問題,各種手段壓搾工人、變相裁人!通過一些方法逼退工人自己辭職!還沒有進來幾天,公司高管先後配了幾輛奧迪車與大眾帕薩特汽車,職工幹部收入差距太大。」職工們說。

目前職工們提出了十餘項訴求,包括之前斷交的保險要補齊;職工工資獎金要有一個明確的定級;醫療、教育都對接天津;加班費應該有明確的支付標準;女職工的產假及哺乳假和生育津貼問題等等。

職工們的維權雖然被鎮壓下去,但是職工代表目前仍然在與廠方進行談判,他們希望有一個滿意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