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除了正在全國多個試點城市營運針對14億人的社會信用體系外,近日中共團中央又推出一款主要針對4.6億年輕人的信用評級手機軟件,得分高者可以在教育、工作等方面獲得「獎勵」。學者批中共面臨統治危機,擔心人們反抗,建立的高科技極權前所未有。

港媒報道,該款名為「優你通」的app由清華紫光集團開發,中共團中央和中共國家發改委同時領導。

該軟件對一個人從其教育背景到在線購物等無所不包的龐大數據進行蒐集、分類和分析,對有「良好」社交記錄的大學生和應屆畢業生提供獎勵。

同海外信用分數所不同的是,該信用評級系統大量蒐集使用者的非經濟和金融行為的信息,如「反社會」行為和參與「志願工作」情況。

系統對使用者從6方面的情況進行匯總,包括:個人信息,志願者工作,社交關係,信用記錄,消費歷史和履行合同情況等,會給出從最低350到最高800的信用評分。

對於大學生來說,發表論文、發明創造和參加社會志願活動,可以獲得加分;而考試作弊,或者抄襲,則會被減分。

信用分數的多寡,可決定使用者在應用程式內購買在線課程時的折扣,或者在找工作時是否獲得優先。

據報道,這一系統針對18歲到45歲之間的大約4.6億的中國年輕人。今年2月正式發佈,用戶可以免費下載。

報道說,這款應用的開發者不願意透露他們是根據甚麼樣的方法來計算信用分數的,並否認加入了比如是否是中共黨員等資料。

開發商,中青信用總裁史延瑩稱,目前這一系統主要針對大學生和應屆畢業生在找工作方面提供「獎勵」,但正在計劃擴展到使用者未來在出國留學、租房、旅遊、約會甚至結婚等方方面面。

中共官媒宣稱,青年信用體系可以引導青年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專家:高科技極權體制的一部份

紐約大學訪問學者、中國人權律師滕彪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實際上是中共加強對全社會進行監控,回到極權體制的一系列動作。

滕彪說,建立社會信用體系,(通過)大數據、錄像頭、DNA採集……用現在的互聯網技術、識別技術建立一個超級的極權體制,這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

「過去有納粹極權和毛澤東極權體制,但和互聯網和高科技結合起來的極權體制還沒有過。中共初步建立了這樣一個高科技極權體制,利用信用評級、積分,對人們的日常生活進行事無鉅細地記錄和監視,這是非常可怕的。」

滕彪說,裏面有一些東西還給一些人甚至帶來一些好處,有些人還願意使用,這就更加可怕。將來人們就完全沒有自由的空間,所有的舉動所有的數據全都被中共所掌控,中共試圖達到其對社會的控制讓人們沒法進行反抗的程度。

滕彪認為,大背景是中共正面臨統治危機,對整個社會全方面的打壓越來越嚴重,(對於)所有抗爭者群體,如維權律師、宗教團體、互聯網、新疆、西藏等等,都是進行了比以前更加殘酷和嚴厲的打壓。

原北大經濟學教授、現旅居美國的夏業良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認為,給青年人信用評分,只是中共當局控制年輕人,尤其是控制大學生的一個新手段而已,「希望他們不要亂說亂動」,形成一個巨大網絡,把大家困在其中。

數字獨裁下的「模範公民」

這一針對年輕人的信用評級手機軟件推出之前,中共正在推動另一項範圍更大的「社會信用評級」系統。一份中共官方規劃綱要稱,在幾年內,該系統將「使守信者處處受益、失信者寸步難行」。

針對中國14億人的「社會信用評級」以「獎」「懲」為動力,評分低的人可能會失去獲得一系列服務的機會,包括被禁止旅行,無法獲得更好的教育機會、獲得信貸或政府部門工作等。

據悉,這套系統將由最先進的高科技監控系統加以強化。監控錄像機將配備面部識別、身體掃瞄和地理跟蹤,以便對每個公民進行持續地注視。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也將被用來收集數據和監控日常線上行為。

此外,來自諸如政府記錄等更傳統來源的大數據,包括教育、醫療、國家安全評估和財務記錄也將被錄入個人評分系統。

該項目目前正在至少十幾個城市進行試行,按計劃於2020年之前開始實施。根據中共官媒報道,截至2018年4月底,有1,054.2萬人次失去信用,被限制購買飛機票1,114.1 萬人次,並阻止了425萬人次購買火車票。

外界關注,「社會信用系統」是中共利用數據計算、人工智能和其它技術來追蹤和控制中國公眾的一個方面。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去年10月對華政策演講時,批評這個系統是「奧威爾式體制」,旨在控制人民生活的幾乎所有方面。

《新蘇黎世報》刊發評論指出,中共正在醞釀的這個信用體系是個社會怪胎。國家對每個公民的行為評分,分數高的人能享受體制的優越性,分數低的人就變成了二等公民,處處受到歧視,如此將創造出一個新的社會底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