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邁克爾‧阿韋納蒂(Michael Avenatti)在3月25日因涉嫌敲詐Nike公司被警方拘捕。這名律師曾代表茱莉‧史威尼克(Julie Swetnick)指證大法官卡瓦諾,特朗普總統曾發推說阿韋納蒂擅長誣告。

據路透社(Reuters)報道,阿韋納蒂周一被指控試圖向Nike公司勒索超過2000萬美元。

聯邦檢察官還指控阿韋納蒂挪用了一位未具名客戶的資金,用來支付他自己經營的一家咖啡公司的開支,以及利用虛假的納稅申報單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銀行貸款。

紐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提起了指控其敲詐Nike公司的訴訟案,而洛杉磯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則提起了指控其非法挪用款項的訴訟。

據執法部門透露,阿韋納蒂已經於周一在紐約被捕,並計劃首先在紐約出庭敲詐案的審理。目前路透社記者未能立即聯繫到定居在洛杉磯的阿韋納蒂並請其置評。目前還不清楚阿韋納蒂的辯護律師是誰。

洛杉磯的聯邦檢察官尼克‧漢納(Nick Hanna)在詳細說明該敲詐案內容的新聞發佈會上,指責阿韋納蒂「有不法行為和貪婪」。

阿韋納蒂也因為代表成人片女星斯托米‧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指控特朗普總統,丹尼爾斯從此在國際上聲名狼藉。他此前代表丹尼爾斯指控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前不久付錢給丹尼爾斯作為「封口費」,讓其對所謂的婚外情保持沉默。特朗普總統否認與丹尼爾斯有染。

特朗普去年9月26日曾發推文表示,「阿韋納蒂是三級律師,擅長誣告,他對我所做的就像現在正對卡瓦諾做的一樣。」

紐約的檢察官透露說,阿韋納蒂和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同謀在3月19日與Nike公司的律師見面,稱他們有一名客戶,一名前業餘體育教練擁有證據表明,Nike公司向頂尖高中球員行賄,以說服他們為Nike贊助的球隊踢球。

檢察院方面的起訴書中稱,阿韋納蒂威脅Nike公司,除非Nike向他的客戶支付150萬美元,並聘請他進行一項1500萬至2500萬美元的內部調查,否則他將公佈這個證據。紐約的檢察官說,阿韋納蒂還索要2250萬美元的賠償金,用以解決客戶的指控並「收買阿韋納蒂的沉默權」。

根據起訴書,在3月20日與Nike律師的後續電話中,阿韋納蒂還威脅說,如果他的要求得不到滿足,「我將使你們的市值下降100億美元。我可不是在鬧著玩的。」

Nike公司沒有立即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阿韋納蒂日前在 Twitter 上表示,他將於3月26日召開新聞發佈會,披露「一宗重大的高中/大學籃球隊醜聞」,這起醜聞涉及到了「Nike的高層」。不久之後,對他本人的指控就被披露出來。

在加利福尼亞的非法挪用款項案中,檢察官指控阿韋納蒂濫用了一位客戶的160萬美元和解金,以支付他自己以及他在加利福尼亞州和華盛頓州所經營的咖啡業務「Global Baristas US LLC」公司的開銷。

他還被指控通過提交虛假的2011-2013年個人所得稅申報表,騙取了密西西比州人民銀行(Peoples Bank in Mississippi)410萬美元的貸款。檢察官說,實際上,阿韋納蒂那幾年並沒有申報納稅,而且還欠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8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85萬元)以上的稅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