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天嘉宜化工廠3.21大爆炸造成78人死亡、28人失蹤、600多人受傷慘劇,江蘇省作為中國危險化學行業集中的重點省市,四大隱憂引起外界關注。

據統計,江蘇是化工大省,全省國家級和省級開發區136處,其中化工園區就有20多處,規模以上化工企業有4500多家,其中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就有2500多家,數量之高,居全國之冠。

人口密集區附近的化工廠就是定時炸彈

3.21爆炸案的天嘉宜化工廠,廠房幾乎完全被摧毀,附近整條道路的房屋玻璃被瞬間震碎,在工廠2公里範圍內有3所小學、2家幼兒園,孩子被爆炸的衝擊波和玻璃炸得鮮血如注。爆炸發生後,走訪8公里外的村落住家,仍有住戶的玻璃被擊碎。

2014年1月,江蘇省曾出台整治沿海15個化工園區辦法,要求化工園區邊界與居住區之間設置不少於500米隔離帶的要求,爆炸發生後,當地居民說,因當時補償金安置措施不到位,故不願意搬離。而以此次爆炸影響範圍而言,安全距離也絕非500米可保障。

據了解,由於爆炸的儲罐中是極其易燃、具強烈毒性的「苯」,其蒸氣能與空氣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高濃度氣體有麻醉性、刺激性,短期接觸容易引起急性中毒;長期接觸苯,對血液造成極大傷害,引起慢性中毒,損害骨髓,使染色體畸變,從而導致白血病。

天嘉宜化工廠位於「響水生態化工園區」內,有所謂「先進環境」稱號,標榜所謂「生態」,但媒體報道,園區周邊村民常年大門緊閉,窗戶被塑料紙封死,以抵擋「嗆得人眼淚直流」的氣味,村民普遍流傳,化工廠不招收沒有結婚的工人,怕影響生育。

江蘇化工廠大爆炸現場慘烈圖片。 (STR/AFP/Getty Images)
江蘇化工廠大爆炸現場慘烈圖片。 (STR/AFP/Getty Images)

◼危化廠多集中於蘇南人口密集區

江蘇省最大化工廠集中地,位於長江江蘇段兩岸約800公里的河岸線,集中了大量的化工企業,2014年中國國務院公佈全國60個「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重點縣市」中,江蘇佔11個,居全國之冠,主要集中在長江、太湖流域一帶。

危化重點城市分別是:南京化工園區、蘇州市崑山市、蘇州市常熟市、無錫市宜興市、無錫市江陰市、常州市武進區、常州市新北區、蘇州市張家場市、南通市如通縣、泰州市泰興縣,只有鹽城市濱海市位於蘇北。

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江南是水鄉,每個自然村都是由大小河流組成,化工廠需要大量用水、排污排廢方便,就圍繞著河流村莊而立。」數年前,江蘇無錫市從國外引進一些化工廠導致太湖水大面積污染;2007年藍藻大爆發,導致幾百萬人沒有水喝,部份化工廠遷移至蘇北或西部大陸。

事故發生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原名為「江蘇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是江蘇省江陰市「江蘇倪家巷集團」的子公司,太湖藍藻污染事件發生後,公司搬遷至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開發區。

2015年「8.12」天津港危化工廠大爆炸之後,要求危化工廠自人口稠密區搬離的輿論四宗,各地市政府也歷經多次會議、盤查,但迄今沒有太多進展,據媒體報道,全中國仍有1/3的化工廠設在城市附近或是人口稠密區域。

危化廠對環境、健康造成污染,不可逆

一些化工廠北遷後,把蘇南模式的化工污染也帶到了蘇北。曾調查過當地化工廠聚集問題的媒體人吳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江蘇北部的連雲港、鹽城、徐州、宿遷等地,密集的化工已經導致環境被嚴重污染,事故發生後,環保部門企圖將嚴重性淡化,主因這四個地市化工聚集,地下水、地表水、空氣、土壤,基本上已經毀得差不多了。

吳立紅也表示,到過響水縣陳家港的人都曉得那裏有條著名的河流「灌河」,外界稱為「蘇北黃浦江」,是蘇北唯一沒有閘壩礙航的天然入海潮汐河道,當地的盛產「四鰓鱸魚」是江蘇特產之一,每年三四月是鯨魚交配產仔期,虎頭鯨魚成群結隊隨著潮汐前來交配產仔,成為當地特殊景象。

但是自從沿灌河兩岸的連雲港化工園區、響水化工園區興建,2006、2008年企業陸續投產以來,當地民眾已不敢吃鱸魚,虎頭鯨的生態景觀已不復見。

3.21爆炸發生後,據媒體報道,當地居民更是擔憂空氣、水受到污染,也不信官媒宣稱監測數據正常,只能去超市搶礦泉水喝,不敢喝自家的自來水。

官官相護、體制包庇,人為禍害比事故難除

從2007年太湖藍藻爆發、2015天津危化工作碼頭爆炸,以及江蘇年年不斷的火災、爆炸事故,每次事故後就有所謂的重點整治,但仍然事故不斷。有評論指出,「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有關部門『以罰代管』,並且總是一罰了之沒有下文,對存在安全隱患的企業缺乏長期追蹤和監管,而對企業的後續『整改匯報』,也採取一貫聽任採信的態度。」

以這次發生事故的天嘉宜化工,2015-2018年,曾多次遭到行政處罰,罰款金額由10萬至100萬元人民幣不等。最近一次在2018年7月18日,工廠因逃避監管方式排放污染物,被鹽城市環境保護局責令改正違法行為,並處罰20萬元人民幣停產整治,2018年8月完成「整改匯報」,並申請復產。

2018年2月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也對天嘉宜化工有13項安全隱患,包括構成二級重大危險源的苯罐區、甲醇罐區未設置罐根部緊急切斷閥等隱患,但未見天嘉宜提出更多整改措施。

評論認為,一系列爆炸事故顯示,中國各地以追求「帶血的GDP」、對危化廠的安全生產隱患視而不見,令人質疑,諸多的整改匯報,也只是「走過場」而已。

吳立紅認為,江蘇爆炸事故頻傳「民眾已經習以為常了,中共層層包庇的體制不改,百姓也只能等死了。」他居住在宜興,2005年2月24日親身經歷家附近「江蘇宜興天音化工廠」的重大爆炸事件,附近民房玻璃都炸碎了,造成7死11傷,據說該企業高層用五六千萬打通環節,找一人頂替被關一兩年,企業繼續更名,擴建到連雲港工業區。反倒是他因舉報多家污染企業,2007年被控「以環保名義敲詐企業錢財」被宜興警方逮捕,被判刑期三年,至2010年才出獄。

吳立紅從1990年代即關注當地環境問題,多年來不斷自費調查舉報上千家污染企業,他認識到企業和公檢法官官相護,是這些化工廠爆炸、工安事件頻仍背後的主要原因,「大家都想從污染企業分一瓢羹,為了錢來保護這些污染企業,環保局都在睜眼說瞎話,成了污保局;公檢法本來應打擊違法,卻成污染企業的保護傘;當地宣傳部變成這些禍國殃民企業和政府的喉舌在說謊話。」

江蘇維穩高居不下,掩蓋更多未爆彈

江蘇維穩經費長期高居全國第一,2017年廣東併入香港維穩費用才趕上,維權人士認為,江蘇高額的維穩經費和當地層出不窮的環境污染、抗爭事件有關。

2012年7月江蘇省啟東市發生數萬民眾,不滿當地市政府協助紙廠建設排水設備,擔憂致癌廢水排入海域將污染附近漁港,民眾在微博上串連「散步」(指上街抗議),制止市政府興建排水設備的群眾事件。

2016年8月6日至8日,江蘇連雲港上萬民眾走上街頭,強烈抗議當局在該市擬建核廢料處理廠,當局調動大批警力鎮壓,7日晚暴發了警民衝突。

2017年江蘇興化市陶莊鎮王寺村一家工廠,偷排有毒氣體、廢水和廢料,嚴重污染當地環境,數百位村民堵廠大門抗議,要求停產,遭到廠方拒絕,民眾憤而砸毀廠大門和煙囪,遭到數百警察鎮壓,數十人被抓捕。

一名江蘇環保維權人士嵇書龍數年來帶領村民上訪,舉報鹽城市阜寧縣政府官員十年前從蘇南引進被勒令關停的高污染化工企業設立工業園區,用違法手段強徵農民耕地建造垃圾場,嵇書龍於2017年北京上訪期間,被冠以罪名關押於鹽城市看守所,今年3月7日,阜寧縣法院開庭審理、等待宣判。

江蘇宜興老人盧國強十多年來為死去兒子盧洪福維權,他兒子2000年在宜興清新粉體機械有限公司打工,因長期接觸有毒物質罹患職業性白血病,廠方拒絕給予合理的治療補償,2003年離開人世。

這次發生3.21大爆炸事件的響水陳家港,媒體報道指出,8年來,陳家港民眾一直持續舉報,抗議化工園區嚴重的空氣和水質污染,但大量的舉報貼和求援微博都已被刪除。

近年來江蘇境內化工廠起火爆炸事故彙整:

2019年3月21日14時許,江蘇鹽城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內江蘇天嘉宜化工發生苯爆炸,78人死亡、28人失蹤、600多人受傷,2公里內的2所幼兒園、3所小學受波及。

2017年8月12日晚8點許,江蘇如東沿海經濟開發區南通維立科化工有限公司乙醯甲胺磷車間一隻異構化釜發生衝料事故,導致2人死亡,1人輕傷。

2017年12月9日凌晨2點許,江蘇連雲港化工產業園區江蘇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爆炸起火,火光衝天,響聲很大,造成4人死亡,6人被埋。

2017年7月6日上午8時許,江蘇楊州高郵市天山工業園一家化工企業突發爆炸,現場火光沖天,無人傷亡。

2017年6月21日22時許,江蘇新沂市唐店鎮化工工業園區的江蘇維尤納特精細化工發生一起火災事故,造成1人死亡。

2016年5月9日上午9時26分,南京化工園西壩港揚子8號碼頭附近的長江江面上,兩艘運輸甲苯的運輸船(空船)發生爆炸起火,現場濃煙滾滾,2人死亡。

2016年10月9日13時51分,棲霞區金陵石化南京煉油廠PX生產裝置發生爆燃,無人傷亡。

2016年4月22日上午,江蘇省靖江市新港園區的江蘇德橋倉儲有限公司爆炸起火,現場火焰高達二三十米,濃煙如蘑菇雲,並有刺鼻氣味,而且事發地點周圍有很多村莊。

2015年8月23日上午十點左右,蘇州化工廠大火,倉庫可能存有一批二苯甲烷類物品,易燃易爆且有一定的毒性,

2015年8月6日下午2點45分左右,常州新東化工爆燃,位於常州濱江化工園區的常州新東化工發展有限公司車間起火,引爆車間內的甲苯裝置罐體,漫天黑煙。

2015年6月12日21時15分許,南京市化工園區德納化工廠發生火災並引起爆炸。

2015年4月21日6時7分,位於南京化學工業園區的揚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石化烯烴廠乙二醇T-430塔發生爆炸事故。

2015年4月7日上午,位於揚州市寶應縣曹甸鎮的揚州晨化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發生爆燃事故。目擊者稱,除了曹甸鎮高級中學,緊鄰事故現場的居民也從家中疏散逃生。

2015年3月14日下午17時左右,位於崑山市千燈鎮聯合路518號的崑山金龍試劑有限公司蒸餾鍋爐發生爆炸,並引發火災。爆炸原因係化工企業車間內廢料與甲苯起火,並爆炸,大火產生的濃煙足足有十幾米高。

2014年11月10日上午10點左右,徐州新沂市新河農用化工有限公司的車間發生有毒氣體洩漏,造成2人死亡。

2014年9月22日中午12點,靖江市新橋鎮維達化工廠,一裝載有10噸矽烷的罐體發生洩漏,該化學物質遇水會產生刺激性氣體,氣體蔓延後將周邊村莊等地籠罩。

2014年6月9日12時44分,在南京揚子石化廠區發生爆炸事件,現場有一組8個約1000立方米的立體罐體,有3個罐體坍塌起火。

2014年4月16日10時左右,南通市如皋市東陳鎮雙馬化工有限公司發生硬脂酸粉塵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9人受傷。

2013年12月30日上午9時許,位於鹽城響水縣生態化工園區內的一家化工廠發生火災。事故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2013年5月7日上午9時44分,宜興市範道鎮遠東大道185號慶豐化工廠倉庫發生火災,火勢很大。沒有傷亡。

2011年2月10日凌晨2點,有人傳播謠言,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大和化工廠要發生爆炸,一傳十,十傳百,陳家港、雙港等鎮區民眾因此恐慌,攜妻帶兒,冒著雨雪,離家出逃。一輛農用車滑入河中,4人死亡。

2010年7月28日上午10時15分,位於南京市棲霞區邁皋橋街道的南京塑料四廠地塊拆除工地發生地下丙烯管道洩漏爆燃事故,共造成22人死亡,120人住院治療,14人重傷。

2006年7月28日,江蘇省射陽縣臨海化工廠發生爆炸,造成22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