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以來,清華大學教授、法學家許章潤發表了三篇文章,抨擊中共極權,引發巨大的社會反響。許章潤明確表示,借三篇長文為自由發聲。日前有消息披露,許章潤被撤職停課。

自由亞洲電台25日報導,清華大學內部人士證實,許章潤日前被校方通知撤銷所有職務、禁止上課及輔導學生、停止「科研活動」等。有關部門或將對他去年到日本、英國的訪學行程進行調查。

報導說,許章潤的一位要求匿名的友人,證實其確被撤職停課。不過,當致電清華大學法學院辦公室,工作人員稱對相關處理結果不清楚,法學院無權做這樣的決定。

許章潤連發文批中共極權

去年7月,許章潤發表了〈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萬字長文,斥中共極權政治回歸。他要求在2019年的兩會上,再度修憲、「平反六四」、杜絕「大撒幣」、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等。

許章潤提到老百姓出現恐慌情緒,其憂慮在於:產權恐慌;政治挂帥;又搞階級鬥爭;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卻與朝鮮這類惡政打得火熱;對外援助過量,導致國民勒緊褲腰帶;知識分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包括新冷戰;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他在文章的結尾寫道:「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去年11月底及今年1月,許章潤曾先後發表題為〈低頭致意,天地無邊〉、〈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的兩篇長文分析,中國是一個超大型的極權國家,目前有走向「紅色帝國」的趨勢,卻拒絕以優良政體升級換代。文章呼籲中共當局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許章潤在文章中提出,中共的意識形態是虛假的,「中共現在整體的政治結構並不是建立在紅色的意識形態之上,而是建立在貪污腐化的基礎之上。」

許章潤最後提出,只有「立憲民主、人民共和」,才能取得政權的永久正當性。

早在2014年的一次辯論會上,他就明確表達了「絕對的主權不存在,而絕對的人權一定要存在」的概念。

公知呼籲知識界應該站出來

北京作家章詒和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在當前噤若寒蟬的政治環境裡,許章潤因為發聲而受到打壓,知識界應該站出來為其呼籲。她說,「我們每個人都勇敢站出來的話,清華校方不可以肆意妄為吧!」

法國賽爾奇・蓬多瓦茲大學副教授張倫認為,在許章潤發表文章時,就註定難逃被報復的命運。中國知識分子要持續發聲抗爭這樣一個非常惡劣的打壓的環境。

北京大學前經濟學教授夏業良也認為,像賀衛方、許章潤等體制內的公知,一直很溫和理性。但在指鹿為馬的時代,不管是溫和的勸諫還是明確的政治反對,都會遭遇同樣的政治打壓。

因政治言論遭當局報復、被迫到美國定居的夏業良說:「在中國,你沒有選擇,無論你用溫和的方式、還是用比較激烈、公開的方式來說,中共都會對你打壓的。大家要完全放棄幻想,乾脆非常直接地來進行抗爭。」

現年57歲的許章潤,為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並擔任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等。中國異議人士鮑彤曾呼籲當局,不要讓敢於發聲的許章潤「消失」。

今年年初,中國社交網絡上傳出一份「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包括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北師大教授張曙光、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展江、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等等,他們每個人僅僅一句話或數句話,但幾乎每句話都擊中中共的要害。

網絡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表示,現在,公知們敢於道出批評的感言,說明他們已經忍無可忍,他們選擇在沉默中爆發而不是在沉默中死亡。書生集體發言的事件不可小覷,或許就預示2019年開年後中國的基本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