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3月21日是蔣月明的30歲生日,當天下午2點20分左右,他給結婚3年的妻子發了微信:「今天是我生日,你不打算表現一下麼?」他沒有等到妻子的回覆,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廠發生的爆炸,把他帶走了。

這起大爆炸,給許多家庭造成了無法彌合的傷痛。截止到3月23日早晨7點,中共官方通報稱,罹難人數已經增加到64人,還有28人失蹤。另外危重21人,重傷73人,還有幾百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另據香港媒體報道,肇事化工廠的實際控制人倪成良已經被警方帶走了。

這起惡性爆炸令很多人痛心疾首,不停的質問:這家企業究竟是甚麼來歷?為甚麼天津大爆炸剛剛過去幾年,城市中間還有這樣危險的「定時炸彈」?究竟還有多少真相被掩蓋?

爆炸起因未知 毒物擴散?

有倖存者介紹,事發當天的起火點是工廠內送天然氣的罐車。財新網引述他們的說法,當時火苗很高,引燃了苯儲存罐並發生了爆炸。

但是負責運送天然氣罐的司機則說,是工廠的鐵棚著火引發(苯罐)爆炸。爆炸的時候他們剛好到廠區,「只有幾秒鐘,就發生了爆炸」。司機稱當時距離爆炸點只有五六十米,爆炸後馬上轉身往外跑,車頭被氣浪掀掉了,但是車沒有爆炸。

兩方的說法雖然有不同,但至少有一個共同點:苯罐發生了爆炸。也就是說,高致癌物質的劇毒苯和其它的苯化合物,極有可能在爆炸之後污染空氣和水源。

據江蘇省生態環境廳通報,事故區的三條內河中都驗出了三氯甲烷、二氯甲烷、二氯乙烷和甲苯的揮發性有機物,都是嚴重超標。當地已採取了封堵措施,防止園區內受污染水源進入灌河,甚至進一步污染黃海。

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對自由亞洲表示,目前難以估計潛在風險有多大。她指出,苯如果急性中毒,主要會引起神經系統中毒。但現在不容易評估,因為不知道洩漏量有多大,有多少會進入到河流。

但當地居民已經開始到超市搶購瓶裝水了,有當地居民稱,事發當晚,超市裏面的水都被搶空了,沒有熟人你還買不到。

毒物風險未知 百姓擔憂

不過新華社通稿卻對苯的致癌和劇毒性隻字不提,稱環境監測的各項指標已經處於正常範圍。官方的通報也只是說官員如何重視,火勢如何受控,當局怎麼樣救助傷者。

曾經調查化工廠聚集問題的媒體人吳先生斥責,「官方那個所謂的檢測結果,沒法再評論這種無恥了。」

據財新網報道,昨天江蘇抽掉了全省1/3的消防力量到事故區救援。先後調派了12個城市、73個中隊、上千名消防員和192輛消防車趕往現場,此外還有9台重型工程機械。

吳先生指出,從消防的規模就可以看出,爆炸的後果非常嚴重。「一個是高爆,一個是高毒,而且周邊還存在著更多的隱患」。他告訴自由亞洲,除了直接受損的區域當局會疏散人員,其它區域(非爆炸核心區)「肯定不會」這麼做。因為中共要「維穩」,人數一多,當局擔心造成混亂。

據了解,爆炸的天嘉宜化工廠主要生產的是農業,廠區內儲存著大量的苯。這是一種易燃的危險化學品,也容易揮發。如果對環境和水體造成污染,可能會引起急性中毒。

這次的爆炸事故和2015年8月12日的天津大爆炸有著很多的相似之處。比如爆炸地點接近民宅、爆炸升起蘑菇雲、引發地震並炸出巨坑、爆炸後出現嚴重污染、死傷慘重等等。

爆炸頻發 官方處理舉報人

天津的傷痛還沒有撫平,時隔不到4年,又一次發生惡性特大爆炸。不止是這兩宗,去年11月,張家口化工廠運載危險化學品的卡車連環爆炸奪走了22條人命,多人受傷;去年7月四川江安縣一家化工廠爆炸,19人喪生,12人受傷;前年浙江寧波化糞池爆炸,也造成了大量傷亡。

就是這次爆炸的所在地江蘇,這幾年也是爆炸不斷、惡性事故頻繁。2010年11月,江蘇大和氯鹼化工公司發生洩漏,導致30多人中毒。2011年,當地傳聞化工廠氯氣洩漏可能隨時引發爆炸,數十萬居民連夜奔逃。混亂中引發交通事故,造成4人死亡。

事故如此多發,中國大陸接連發生爆炸,人們不禁質疑,根源究竟在哪裏?

據網民說,響水爆炸其實早有預感,但是不敢說,因為說出去就會被當作「傳謠」治理。

居住在爆炸點10公里以外的王先生曾向有關部門告發,當地的一些化工企業違法排放廢水,造成了環境被嚴重污染。但王先生隨後被警方抓走了,拘留了一個月。

王先生告訴美國之音,縣鄉政府都不讓去(上訪),因為那是他們招商引資來的。而且「爆炸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死個三個五個,花點錢就隱瞞掉了」。

當地一位高校的趙教授指出,早在幾年前就有環保組織對響水縣的密集化工提出過警告。並且這種密集的化工,在蘇北已經成了最大的隱患。但是到目前為止,官方無意面對這個事實。

全球最大化學品產地 1/3在人口稠密區

據大陸媒體披露,中國有1/3的化工廠設在城市附近或者是人口稠密區域。從天津大爆炸之後,當局就曾要求搬遷,但是並沒有進展。

這其中有企業自身的問題,「以安全換效益」。企業為了節省成本、追求更大的利潤,常常採用不安全的方式生產。媒體披露,天嘉宜的苯和甲烷裝卸現場就沒有安全防護措施。

有人警告:「那些大大小小躺在中國人口稠密區的化工廠,這樣躺下去,小心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如果不出意外,當局可能還是會拋出「替罪羊」,關一批工廠,懲罰一批企業。就像是懲罰那些考試發揮不利的學生一樣,但下次考的怎麼樣,他們根本不管。

美國之音指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化學品產地,這種發展模式已經被蒙上了陰影。

儘管當局在使用「響水經驗」維穩,但無法掩蓋中共政府腐敗怠政的問題。比如天津大爆炸,當局至今都沒有澄清真正的原因。法廣指出,搬遷如此之難,是因為背後有層層利益交織,最後都是不了了之。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當地政府為了追求經濟發展,根本不會考慮民眾的利益。出事以前他們是天下太平,出事後他們負責懲罰。對於生產過程,他們根本不管。

藍述指出,中共官員經常異地執政,隔幾年換個地方。所以他們不會考慮長遠,只為眼前利益。中共的這種體制,已經把它的官員變得極端自私和冷血。如果這個體制不解體,換別的官員執政也是一樣。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