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幾位前往查看韓俊清遺體的親屬身後,緊跟著十輛警車,不准照相,更不許有記者在場。

去了,硬是解開爸爸衣服上的扣子。他們看到刀口從脖子一路延伸到腹部——很明顯是割痕。

「他們用手壓了壓爸爸的肚子,發現裏面根本沒有內臟,全是冰塊。因為這個原因,爸爸遺體火化的時間是一般成年人的兩倍。」

韓俊清去世的2004年,中共秘密從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罪行還未曝光於世,而這項被稱為「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的罪行,延續至今仍未停止。

2008年加拿大渥太華的一次集會上,法輪功學員在演示中共活摘器官。(大紀元)
2008年加拿大渥太華的一次集會上,法輪功學員在演示中共活摘器官。(大紀元)

跟蹤與騷擾

父親第一次從北京房山區竇店的家中被警察抓走時,韓雨和弟弟看著警察將父親硬拽出門、隨後把家裏翻了個底朝天。那時候她年方十四,還是個中學生。

她告訴記者,「我當時和警察說,你們抓的是個好人,但他(警察)舉手打我⋯⋯大約一個月後,他們又抓走了我的繼母,家裏只剩下我和弟弟。」

韓雨的父母是因為學煉法輪功而遭到抓捕的。從神州大地傳向全世界的法輪功教人重德向善,包含了佛家與道家的智慧,還有五套動作舒緩優美的功法。

1999年之前,人們在中國大陸可以自由學煉法輪功,而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卻出於妒忌,掀起了一波旨在徹底消滅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近20年來從未消歇。

那一天,警察在韓雨家翻箱倒櫃,沒收了與法輪功有關的一切資料。

他們也不放過一切「線索」。隨後,韓雨接到一位法輪功學員打來的電話,詢問是否能在她家借宿一晚。當韓雨隔天要去接這位學員時,卻發現警車沿街尾隨她。韓雨在小區中繞了繞後就回家了。

一小時內,幾個公安來到她家門外,強行闖入後,開始進行搜查,並審問韓雨剛才去哪兒、做甚麼。那位打電話要借宿的法輪功學員,從此再也沒有音訊。

「即使我父母都不在家,他們依然騷擾我。那段時間我對警察很恐懼。」韓雨說。

孤立無援的日夜

學校裏,其他父母告訴孩子,不要接觸韓雨和她弟弟,因為他們害怕自家人受到牽連。

那段日子裏,九歲的弟弟變得內向孤僻並開始逃學。「他那時還很小,承受的比我多。」韓雨說。

最終,韓俊清總算被放回家,但牢獄中的殘酷迫害,嚴重摧殘了他健康的身心:以前的壞習慣,壞脾氣、嗜賭、煙酒不離手又重新回到他身上——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他是當地有名的地痞。

「當爸爸開始修煉法輪功,整個家庭氣氛都改善了」,韓雨說,「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從沒這麼快樂過。」

父親從勞教所出來後,向姊弟倆訴說了他所受到的酷刑。韓俊清常遭勞教人員毒打,有一次,甚至被十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

隨著時間的推移,韓俊清逐漸恢復到較好的精神狀態,他再次摒棄原來的壞習慣,決定重新修煉法輪功。然而韓俊清並不十分清楚,因為這個決定,他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韓雨父親韓俊清的老照片。(韓雨提供)
韓雨父親韓俊清的老照片。(韓雨提供)

2004年5月4日,韓俊清在第二次被抓捕的三個月後撒手人寰。

韓雨因為不住在家裏,父親的再次被抓,她並不知情。直到有天,她接到一通電話。

她回憶:「我當時很震驚,感到痛苦,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不敢相信他們真殺害了我爸爸。我以為那通電話打錯了。直到我看到他的遺體,我才⋯⋯」

韓雨忽然哽咽了,沉默許久才繼續說道,「直到我看到他的遺體,我才明白他真的走了。那個瞬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無法入睡,即使睡著了,也是做惡夢。」

「我常常夢見爸爸。」這一切對韓雨來說,是場無法擺脫的惡夢。

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撤銷案件決定書」稱,韓俊清案因本人在被拘禁期間死亡而撤銷。(韓雨提供)
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撤銷案件決定書」稱,韓俊清案因本人在被拘禁期間死亡而撤銷。(韓雨提供)

自由與重拾信仰

童年時,韓雨隨著父母一起修煉法輪大法,但父親離世後,她也停止修煉的腳步。2013年的某個夜晚,韓雨卻夢見了煥然一新的父親:「夢中的爸爸很不一樣,看起來非常健康且聰敏。他說想帶我去一個地方,我問他是哪裏,他說跟著他走就對了。」

她接著說:「他帶我走到了兩個電梯前,一個電梯往上升,另一個下降。他跟我就站在那個往上升的電梯前。他告訴我去找回遺失的東西,並且要我真心對待信仰。」

做了這個夢不久,韓雨旅行去了一趟香港,當她看到有法輪功學員站在街頭反對這場邪惡的迫害,並且在向路人講清法輪功真相時,感到非常意外……

韓雨決定走回法輪功修煉。

2015年韓雨到美國旅行時,參加了來自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的一次集會活動。回中國五天後,她就與室友以及房東一起被拘捕,她們都是法輪功學員。

韓雨被帶到派出所,被審問她在美國的一切細節;她被綁在鐵椅子上,沒吃沒喝一整天。警察最後因沒有足夠證據證明韓雨是法輪功學員而將她釋放。

在此之後,韓雨明白,是時候離開紅色中國了:如今在中國,所有的工作單位都處在被嚴密監控狀態,且民眾的電信和網絡通信也全面處於受監視狀態下。

當記者問到為何選擇來美國尋求政治庇護,韓雨笑了,「為甚麼是美國?因為這裏自由。」

2018年10月15日,33歲的韓雨終於抵達紐約。

韓雨在美國紐約煉法輪功靜功。(韓雨提供)
韓雨在美國紐約煉法輪功靜功。(韓雨提供)

奔走、見證與傳遞真相

這位「來得不易」的客人,娓娓道來她對美國的第一印象:

「我來到這裏的第一個感覺就是——自由。當我身在中國時,學法時得非常小心,我從來不敢把書帶出去。但在這裏,我可以在搭地鐵時學法,也能在公園煉功,甚至可以在中國領事館前面煉功,一點也不需要擔心會被抓或是遭受酷刑。

「但是老實說,還有一部份的我並沒有逃出中國,每次看到警察時,還是會打從內心感到恐懼。」

平日裏的每一天,無論颳風還是下雨下雪,韓雨都會肅立在中國領事館前,手持真相橫幅,或是向路人發送小冊子,傳遞發生在家鄉的迫害真相,曝光中共政府的邪惡行徑,希望有天能將迫害父親的元兇繩之以法。

江澤民發起這場滅絕性迫害時,曾向「610辦公室」頭目羅干下達密令,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610」是專門打壓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蓋世太保組織。

在其它非公開場合,江澤民也曾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屍源,就地火化」。

儘管過去近20年中,韓雨承受了中共帶來的太深重的痛苦,她卻不認為自己是單方面受害者:「我覺得⋯⋯這些(中共)警察其實很可憐。他們一點都不知道真相,他們以為自己相信的是對的——因為在中國,民眾的獨立思考是受到壓制的。」

「如果他們了解我們(法輪功學員)到底是怎樣的人,他們就不會這樣迫害我們了。」韓雨再次憶起父親的堅忍,「即使到最後,他也沒有向酷刑低頭,他堅持了自己的信仰。」

她最後說:「我也將堅守信仰,並且廣傳真相,守護和營救那些還在中國因不放棄信仰受到迫害的善良人,包括我身在監獄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