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觀察組織(HRW)」於周四(3月21日)發佈一份新報告稱,在中共和緬甸當局的不作為下,每年至少有超過幾百的緬甸婦女被販賣到中國,成為生育工具,遭到強暴、虐待,甚至淪為性奴。

人權觀察組織的這份題為「給我們生個孩子就放你走(Give Us a Baby and We'll Let You Go)」的報告長達112頁。報告中以37名曾被販賣到中國做「新娘」的緬甸婦女為例,記錄了那些來自緬甸北部撣邦(Shan)和克欽邦(Kachin States)的女性們,如何被誘騙到中國,被賣給那些找不著「媳婦」的中國男人。

之後她們被強暴、虐待,甚至在懷孕後仍然是這種處境。這些受害者生下孩子後,有的逃跑了;有的被允許自由離開,但要把孩子留下,因為她們的「丈夫」只是把她們當作生孩子的工具。

受害人被「去中國有錢賺」的謊言欺騙

當初,這些受害者通常是受到「去中國能找到好工作」的誘惑,結果被以3,000至13,000美元的價格賣掉。騙她們的人有時是陌生人,很多時候甚至是自己的親戚朋友。

Seng Moon是一名窮困的難民,寄居在緬甸東北部的「國內流離失所者(IDP)」營地。有一天,她的嫂子勸她說,過境到中國去找一份工作吧。她動心了,就跟著去了。

在車上,有人給了她一片暈車藥。她吃了之後就甚麼也不知道了。

等她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一個中國人的家裏,雙手被綁在背後,嫂子已經不見了。

幾個月後,Seng Moon的嫂子回來了,告訴她說,要給她找個中國男人嫁了。

於是,Seng Moon被挪到另一所房子裏,她還是被綁著,鎖在一個房間裏。後來,她的「新婚丈夫」給她送來飯,然後便強姦了她。每天如此。

這樣過了兩個月,有一天Seng Moon被拖出房間,然後被「介紹」給那個這些天一直在虐待她的男人。

她的「公公」告訴她說,這是妳的丈夫,並讓他們成個家。

於是,他們「成家」了,但每天的待遇不變——被虐待和強姦。後來,Seng Moon懷孕了。

在生下一個男嬰後,她要求回緬甸,回家。

她的「丈夫」說,你可以走,但不能帶走孩子。

Seng Moon的經歷只是無數個被販賣的緬甸婦女中的一個,她們因為天真的「中國夢」而被騙。

人口販賣是「計劃生育」造成的後果之一

中共在20世紀70年代開始實行計劃生育後,中國父母被迫只能生一個孩子,拋棄女嬰或根據性別選擇性墮胎的現象成為社會常態。

結果,幾十年下來造成男女人口比例嚴重失衡,以1.15比1居世界之首。女性人口不足,據估計有3,000至4,000萬的短缺。很多男性,尤其是偏遠農村地區的男性為找不著媳婦犯愁。

因此,中國幾十年的計劃生育是造成當前人口販賣危機的一個主要原因,它造成了中國人口的性別失衡。

「我們現在看到了,計劃生育造成的長期後果之一,就是中國男人找不著女人結婚,這給販賣婦女提供了市場。」人權觀察組織婦女權利部門代理聯合主任希瑟巴爾(Heather Barr)對《時代》( TIME)表示。

人口販賣的促進因素:緬甸內戰使女性成為赤貧

另一方面,人口販賣的問題由於緬甸北部邊境地區女性財務上陷入絕境而被加劇。

緬甸政府與爭取獨立的克欽邦基督教少數民族之間多年的衝突使該國最北部邦內超過10萬人流離失所。

據報道,該國政府阻止人道主義援助進入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該報告說,雖然那些無家可歸的人可能會收到一些食物,但「往往不足,還是挨餓」。一位營地主任告訴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說,每個家庭每天只能得到兩杯大米,就業機會很少,遠遠不夠。

人權觀察組織表示,雖然具體數字很難確定,但緬甸政府在2017年的報告中顯示,該國該年度有226宗人口販賣案件。而緬甸社會福利部表示,他們每年要幫助100至200名從中國返回緬甸的婦女。但實際被販賣的女性人數可能要高得多。

「與我們交談過的有關專家一致認為,此類案件的數量正在增加。」巴爾說,「當你看到在克欽和撣邦北部各邦的衝突如何讓人們陷入絕境時,就會知道,專家們說的是有道理的。」這對這個問題來說,如同火上澆油。

中緬政府不作為導致人口販賣的猖獗

人權觀察組織說,邊境兩邊的執法者對此幾乎無動於衷,沒有付出甚麼努力去救那些被販賣的受害者。

事實上,即使被販賣的婦女得以逃脫或返鄉,所面臨的處境也很糟糕。報告說,當受害者向中共警方求救時,經常被當作非法移民對待處理。

而這些受害者即使回到自己的祖國,也得不到支持和幫助。

雖然該研究特別針對的是靠近中國邊境的地區,但巴爾表示,緬甸不是唯一處於危險中的國家。「我確實認為克欽和撣邦北部各邦的女性是弱勢群體,不過那些逃離北韓的婦女也是如此。我們所看到的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巴爾還說,中共和緬甸政府以及克欽邦獨立組織應該採取更多措施,制止和保護女性免受人口販賣的侵害,打擊人口販賣的罪惡交易,追究責任人的責任。同時提高境內流離失所者營地內人們對人口販賣危險的認識,並為倖存者提供資源。

在美國國務院2018年「人口販賣報告」中,中緬因缺乏制止人口販賣的作為而被評為最低級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