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復黨創始人、南京異見人士邵明亮,因反對中共專政,多次被關押進精神病院,並長期遭到軟禁,不讓他外出購物、看病。日前,有好心網民為他送食物,都被看守警察給帶走,而邵明亮已失聯超過4天了。

多名熱心網民探視 邵明亮被失聯

15日,大紀元記者曾和邵明亮聯繫,他說,「共產黨當局非法看押軟禁我已超5年了,僅在南京響堂村已2年9個月了,既不允許我出門購買食物也不允許我去醫院看病、洗澡等,就是想用這種方式置我於死地。」

他還告訴記者,13日有個素未謀面的網民楊超,幫他買了些蔬菜等食物送過來,他們一起吃了午飯,監視他的那群人就開始挑釁。楊超走上前去詢問一個社區治安:「為何騷擾邵明亮?」他沒回答,拉著楊胳膊說:「和我到屋裏談」,被楊掙脫拒絕。

監視他們的人一下全湧上來,楊超左腮被打腫了,邵明亮衝過去,兩人聯手擊退那群非法分子。

14日上午,也有一名廣州網民梁偉雄(網名懺悔)前去探望邵,剛到響堂村正朝邵家的方向走去,距離僅150米之遙,就被數名警察(國保)帶走,隨後用警車載走了。

兩會前,陳文膽律師也曾到響堂村探望邵明亮,在大門口就被國保強行帶走了。

網民呼籲發起:全國網民去南京看望邵明亮行動

17日晚上,網民陳金奎在維權群發文:「邵明亮先生失聯已超過24小時。24小時後如果邵明亮還沒有回家,將呼籲發起全國網民去南京看望邵明亮的行動。我們不是名人,更需要得到更多人的說明與關注。我自己將聯繫同道去華盛頓中國大使館舉牌,並嘗試召開小型記者招待會。」

陳金奎同時也表示,「準備向美國政府、國務院報告江蘇公安廳長、南京公安局長侵犯邵明亮人權案,建議把這兩個人列入全球馬格尼茨基制裁名單。」

記者多次撥打邵明亮手機,都呈現關機狀態。

記者致電梁偉雄,他聽到是詢問邵明亮事情,沒有說話就把電話掛斷了。估計受到很大的壓力。

而記者試著和陳金奎聯繫,但都沒得到回覆,是否也被失聯無法得知。

反對中共一黨專政 長期被軟禁

南京異見人士邵明亮是江蘇南京市浦口區江浦街道華光社區響堂村人,因長期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呼籲成立「中國民復黨」,被南京國保長期拘禁在家。

邵明亮2013年間在南京浦口區政府門前舉牌反對中共專政,並宣揚憲政、民主等普世價值,遭到了警察的毆打,之後又多次被警方送入精神病院關押。

2014年1月25日,他在南京浦口區政府門前遭車輛輾壓全身,盆骨、骶骨、恥骨、肋骨、脊椎、頸椎、胸骨骨折,頭、肺、脊骨嚴重損傷,住院醫治兩年仍落下終身殘疾,只能依靠輪椅、枴杖活動。

2017年10月17日,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珠江派出所等出動二十多名警察手持盾牌和警用武器,來到邵明亮家,破門而入,將臥床休息的邵抓走,隨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其拘留。

2018年3月14日,兩會期間邵明亮因發帖反對共產黨及嘲諷修憲被南京警方抓走行政拘留,拘留期間被警察關進衛生間內毆打受傷住進醫院。在其要求依法辦理解除拘留證明書時再次遭到警方暴力毆打。

2018年「六四學運」29周年,邵明亮發文紀念,遭國保傳訊,之後被非法控制在家中,警方扣押了他的身份證和錢物,並在他家門前安裝了監控探頭,派駐了人員看守嚴禁他出門,包括出門購買食物、看病都不准許,他只能在網上購買公仔麵維持生活,冬天還會遭到斷電對待,看著屋簷的冰錐長長掛著,冷得讓人直哆嗦。

同年6月,他已經無錢網購方便麵,於是他打電話給浦口公安分局國保,要求警方釋放他,還他自由出行、求職、購物的合法權利,不能將他圍困在家餓死。國保回答:「那你必須保證不再發表反動言論、不參與敏感事件、不在網上曝光你的維穩情況,如果你能保證這些,那我們可以派人給你送飯,但飯錢得由你自己支付。」

邵明亮回答說:「如果我不爆料,你們就會更加有恃無恐地迫害我,甚至會不聲不響地把我整死,曝光非法事件是每一個公民的義務。」此後,他依然被軟禁在響堂村家中,毫無自由可言。

邵明亮說,他被共產黨非法拘禁兩年多了,多次被構陷拘留、毒打還被非法關進精神病院折磨,私人財物被搶走,現金估計就超過10萬元人民幣。共產黨集權貪腐,為所欲為,專政特權,無法無天。

一個重度殘疾人,長期被軟禁家中,少糧少藥,健康狀況欠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網上發文求助:「釋放我!還我自由!還我人權!」#

邵明亮在網上發文求助:「釋放我!還我自由!還我人權!」(受訪者提供)
邵明亮在網上發文求助:「釋放我!還我自由!還我人權!」(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