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西一名女醫生在動車上救人後,卻被乘務員索要醫生證,並「簽字畫押」的新聞引發強烈爭議,輿論砲轟之下,南寧客運段官方微博被迫致歉 。網友斥:「這個國家的社會道德全是被權力搞壞的!」

3月18日,自媒體公眾號「江淮醫學」推送的一篇題為「獨家|| 女醫生高鐵上救人,結果卻被索要醫生證」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強烈關注。

文章說,3月17日在由柳州去南寧東的動車上,一名男性旅客陳某突發疾病,列車工作人員緊急通過廣播尋醫。

聽到緊急廣播後,陳姓醫生趕往三車廂救治患者,在檢查患者身體、讓其服下藥物之後,患者腹痛緩解。

不料,陳醫生在返回車廂之時,被乘務員要求出示醫生證。陳醫生表示,未隨身攜帶醫生證,乘務員又將其身份證和車票拍照存檔,並要求陳醫生手寫情況說明,簽名畫押,留下具體聯繫方式。

也就在這時,陳醫生還想起,就在她對那位腹痛乘客實施救治的整個診療過程中,列車工作人員冷靜地站在一旁默默地全程錄像。突然之間,一種說不出的悲哀襲上心頭。

陳姓醫生在同他人的對話中直言,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應該不會再去了,畢竟不是專科的,有些後怕。

這條新聞迅速在網絡上大量轉發,媒體也紛紛關注,引發熱議。「甩鍋已經成為了本能反應!」「說白了,就是乘務員怕萬一出事,自己不揹鍋。」「這個國家的社會道德全是被權力搞壞的!」

這件事也讓人聯想起不久前的福州小夥子見義勇為被拘的新聞,有網友說:「這個社會越來越奇葩了,見義勇為反被拘留14天;歹徒殺到家裏被打死,受害者反被認定故意殺人;這回醫生救人還要出示醫生證明。」「這件事告訴大家,即使你懂得急救,在公共場合也千萬別輕易出手,你有可能為此承擔責任。」

陳醫生之後通過媒體回應,事後有些後怕,稱乘務員做法可保護乘務人員,但若患者有事,自己權益誰保護?

一天後,南寧客運段發佈致歉聲明,稱出示醫生資格證非規定程序,處置方式欠妥,向當事人及廣大醫務工作者致歉。

早前,就有專家批大陸高鐵的急救系統問題重重。

2015年,大陸心血管專家胡大一曾在高鐵上成功搶救了一名突發心肌梗死的乘客。幾天後,胡大一以親身經歷痛批高鐵急救系統存在的不足。

胡大一說,高鐵上沒有急救藥是他沒有想到的。據他回憶,當天救命的藥「速效救心丸」還是同列車的其他乘客提供的。「這太不像話了,不管是列車、飛機還是高鐵,起碼的急救藥是必須配備的。」除此之外,最讓他擔憂的是,整趟列車的所有乘務人員沒有一個會心肺復甦(CPR)的。

還有一點令胡大一震驚的是,列車上竟然沒有自動體外除顫器(AED)。據了解,在心跳猝停患者的搶救中,心肺復甦術是基礎,除顫器是必要條件。在美國,小學生都要培訓使用AED。

胡大一說,自己在北京首都機場見過AED,但這個除顫器旁邊還寫著「只供專業人員使用」。「這有甚麼用?哪來那麼多專業人員,AED就是給普通人用的。」

此外,胡大一還說,大陸高鐵站缺乏綠色急救通道,救護車無法開到車廂。患者病成那樣了還要走普通乘客走的通道,到車站外就浪費了20分鐘。一個看似簡單的急救過程其實包括很多環節,每一個環節都可能出問題。 

據悉,台灣地區立法機構在2012年通過了「緊急醫療救護法」修正案,規定機場、車站等公共場所必須強制設置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AED),民眾協助急救則可免責,救人不再擔心受罰,鼓勵民眾伸出援手,提高急救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