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原有的套路,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兩會結束後,3月15日舉行了中外記者會。李克強迴避了重大敏感問題,大部份時間都是在回應中國內部經濟的有關問題。北京獨立學者孫女士認為,李克強的記者會「沒甚麼亮點」。

不過近3個小時的記者會,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亮點」,最起碼北京當局在同一種場合連續7次說出同一個成語「亮點」。有觀察人士注意到,「壯士斷腕」這個成語從2013年開始,幾乎每一年都出現在中共兩會上。

喊了七年「壯士斷腕」

北京當局使用「壯士斷腕」這個詞,可能是要向外界說明決心很大。不過每一年都這麼說,外界卻看不到成效,難免讓人質疑「雷聲大、雨點小」。所以有分析認為,中共信誓旦旦不過是逢場作戲,不會真的向自己動手,一旦動手,遭殃的還是老百姓。

「壯士斷腕」的意思是說,在緊要關頭,做事要當機立斷,必要的時候可以犧牲局部來保全整體,有一點「棄車保帥」的意味。

最早這個詞是出現在2013年兩會上,李克強說簡政放權「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2014年又說「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深化改革;2015年和2016年,彭博社記者引用「壯士斷腕」分別向李克強提問;2017年再次承諾「以壯士斷腕的勇氣」推進政府職能轉變。

2018年這個成語雖然沒從李克強口中講出,但同樣出現了。習近平在兩會期間表示,要以「壯士斷腕」的勇氣,淘汰高污企業。

今年,李克強再一次使用這個成語,說簡政放權「必須進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內」,「要用壯士斷腕的精神堅忍不拔地加以推進」。不搞另一輪的量化寬鬆、超發貨幣等「大水漫灌」,他認為「大水漫灌」一時可能有效,但有後遺症,所以要激發市場活力。

每一次,北京當局都表現得「決心」很大、「信心十足」,但這個簡政放權究竟如何呢?李克強說這裏面不僅包括審批權和名目繁多的行政許可、資格認證以及各種奇葩證明,還有讓企業不堪重負的收費等等。

了解中共的人應該知道,這些地方,每一個環節都是中共自己設立的機構,能動嗎?

我們看到一個現象,李克強在高喊不搞「大水漫灌」,而中共央行卻在背道而馳。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共央行一再降準,釋放貨幣政策寬鬆的訊號。這似乎在顯示,北京的政策並沒有得到下面的認同。

香港《南華早報》消息說,原中共財政部部長、政協委員樓繼偉表示,「中國製造2025」浪費了納稅人的錢,政府不應該在一個充滿未知數的大背景下做這樣的規劃。

政協委員葉大波也對中共政府工作報告有異議,他指出報告中說去年「一帶一路」取得重要進展,這樣的評價「有誇大成份」。

《法蘭克福匯報》在評論文章《經濟奇蹟的終結》中表示,這些並非自由選舉產生的兩會代表們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地方官員極力美化統計數據,中國經濟的實際經濟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文章指出,中共人大會議的信息已經透露出,持續40年的高速經濟增長已經劃上了句號。

老百姓先「挨一刀」

中國經濟放緩已經成為事實,李克強也承認了。但經濟放緩並不侷限在工廠和建築工地停工,也波及到了坐辦公室的白領階層。曾經受過高等教育的這些人,正在經受著裁員和降薪的衝擊。

就連在線零售商京東、網約車滴滴出行等大型科技企業也沒能倖免。《紐約時報》指出,京東2月通知員工,已經對員工進行評估,目標是裁掉10%的高管。滴滴出行也通知員工,將裁員2千人,佔公司員工總數的15%。

野村證券(Nomura)分析發現,「求職」一詞大量出現在百度搜索,去年12月升到了一個高點。而環球資源(Global Source Partners)調查指出,科技企業、房地產和其它大型民營企業的人力資源高管和高級員工都表示,近幾個月的公司裁員高達30%。

白領出現就業困境,似乎在傳遞一個信息,中國經濟的放緩幅度比官方數據要大得多,也說明中共想緩解經濟衰退的難度非常大。

不過這也似乎證明一個問題,北京當局所說的「簡政放權」,並沒有在中共臃腫龐大的機構組織上「動刀子」,倒是老百姓先「挨了一刀」。中共所說的「壯士斷腕」的勇氣,也沒有用在對中共機構人員的身上,同樣用在了裁減普通工人、剝奪老百姓工作機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