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協議懸而未決,習特會一再傳出推遲之際,習近平本周起出訪歐洲,成為中共兩會結束後的外交重頭戲。不過習近平展開訪歐的前一天,歐盟將舉行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確認對華立場重大改變的政策,定調中國為「競爭對手」,為中共拉攏歐洲的計劃添上不確定因素。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訪問意大利和法國。報道指他預計21日傍晚抵達羅馬,意大利《頁報》(Il Foglio)報道,習近平將選擇避開美國大使館所在威內多大道(Via Vittorio Veneto)的豪華酒店,改為入住羅馬中央公園另一側的「王子公園酒店」(Il Grand Hotel Parco deiPrincipi)。

習意大利之行的重點,是與該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令意大利成為「七國集團」(G7)中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的成員國。據報習近平訪問意國後,將轉往訪問法國和摩納哥。

當前中美就貿易摩擦的談判成果仍未明朗化,原本傳出習近平3月底訪歐後赴美會晤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行程,已宣告推遲。夾在中美衝突之間的歐洲,被視為中共急於拉攏的目標。不過,習近平訪歐的日子,恰好碰上歐盟公佈對華立場的重大調整,為此行添上不確定因素。

歐盟改變立場 視中共為對手

歐盟執委會於3月12日公佈《歐盟-中國(中共):戰略展望》(EU-China: Strategic Outlook)報告,針對中共經濟掠奪,重新調整對華政策,改採強硬立場,將中共列為5G等關鍵發展領域的「經濟競爭者」,以及政治上的「體制性競爭對手」;並提出「10項行動計劃」,對中國在歐洲的投資採取更嚴格的監管規定。

分析認為,這顯示歐盟對中方的立場已經從過去多年的「最大貿易夥伴」轉變為需強硬對應的「對手」。

歐盟執委會在報告中寫道:「歐盟及其任何成員國必須在完全一致的情況下,才能有效地實現對華政策的目標。所有成員國都有責任實施與歐盟法律、規則和政策保持一致的措施。」這或意味著歐盟不同意意大利等成員國支持中共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倡議。

歐理事會重磅審議對華戰略

大西洋理事會執行長凱佩(Frederick Kempe)在CNBC發表專文指出,本周歐洲地區的關注重點,不是英國脫歐,而是歐盟在習近平正式展開訪歐前一天召開的歐洲理事會。

歐洲理事會定於3月21日至22日開會,討論執委會在報告中建議的對華強硬政策及10項行動計劃,包括確保5G的安全性以及徹底篩選在歐盟境內的外商直接投資等。預料歐洲理事會將通過執委會的報告。

歐盟對中共改以競爭對手相稱之際,歐盟及中共外長今天將率先在布魯塞爾展開歐中戰略對話,由歐盟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共同主持,受到外界觸目。

中歐戰略對話今敏感登場

根據歐盟的訊息,雙方將就多邊主義、氣候變化等議題交換意見,此外歐盟可能向中國提到人權、尊重國際海洋法和網絡安全等重大議題。

歐盟過去曾多次對中國人權問題表達強硬立場,包括2018年曾發表聲明指中國宗教及信仰自由持續惡化,中共大規模拘留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透過大規模監視恐嚇公民,限制人員流動等。歐盟駐港澳辦事處日前也針對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建議表態關注和擔憂,促請港府就此敏感問題應作更長時間和更深入的公眾諮詢,包括與跟香港有引渡安排的國家磋商。

專家:中共對歐採取「各個擊破」

本周意大利政府會否與到訪的習近平簽署「一帶一路」計劃,合作開發該國的「公路、鐵路、橋樑、民航設施、港口、能源和電信」,成為歐洲與國際的關注點。

意大利並不是第一個與中方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歐盟國家,此前包括匈牙利、波蘭、希臘、葡萄牙等已與北京簽訂一帶一路備忘錄,引入中共基建投資,引起歐美憂慮(見表)。這次之所以引發最多關注,原因是意大利是歐盟的創始成員,也是七國集團(G7)成員。

大西洋理事會執行長凱佩(Frederick Kempe)在專文中指出,歐盟國家目前面臨的挑戰是中共試圖將歐洲納入其全球政治和經濟戰略的核心。由於歐盟過去缺乏協調一致的對華政策,這使得中共有機可乘,並在與歐盟成員國的交易中獲得了最大的槓桿,幾乎完全建立在雙邊基礎上,而不是與歐盟整體進行交易。

凱佩指出,以2017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即可看出中國(中共)對歐洲國家採取各個擊破策略的原因,亦可證明美歐必須共同應對中共威脅。

歐盟及美國在2017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總和超過36萬億美元,幾乎是中國的三倍,單是歐盟的GDP(19萬億美元),也超過了北京的12.2萬億美元。中國的GDP則約為意大利的6倍。

應對中共野心,凱佩呼籲歐盟需要團結其成員國,建立協調一致的對華戰略。美國亦應制定對華戰略,並且與歐盟加強跨大西洋對話,鼓勵歐盟國家與之共同對抗這個「體制性競爭對手」,這也是目前大西洋兩岸的優先議題。

中共向16+1集團伸出長臂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名歐盟官員的話報道說,歐洲對北京的態度發生轉變,主要原因是中方未開放市場、利用補貼創造企業冠軍、迫害人權、擴張主權,以及推動技術和電信領域的主導地位。

歐盟對華政策的改變係回應來自包括德國在內歐盟國家越來越大的壓力,這些國家要求執委會對中共的野心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德國和法國特別關注中國公司在歐盟對基礎設施和高科技產業的不斷增長的投資,中歐、東歐和南歐的國家則希望獲得中國的資助。北京通過16+1集團會議,加強與此等國家的合作關係。

16+1集團除了中國外,包括11個歐盟成員國,以及未來有可能加入歐盟的阿爾巴尼亞、波黑(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馬其頓、黑山,以及塞爾維亞等五個國家。這個集團被歐盟視為是中共的「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

負責歐盟擴大事務的歐盟委員約翰內斯‧哈恩(Johannes Hahn)近日表示,歐盟「高估了俄羅斯並且低估了中國(中共)對巴爾幹地區的影響力」。令他擔憂的是,中共對該地區的大量借款可能會危及那些經濟脆弱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