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15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正式通過對中國「普遍定期審查」的報告,各國對中國,包括香港的人權狀況提出的意見和建議。昨日香港的人權組織和團體指,人權理事會各成員國非常關注香港一國兩制嚴重倒退,批評中港當局對此採取迴避態度。

中共上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回應各國對改善中國國內人權狀況的建議。在各國346條建議中,雖然中共只拒絕了62條建議,但當中絕大部份都與宗教自由、言論 自由、法制改革、改善人權捍衛者的待遇有關。同時也沒有回應多份公民社會團體的影子報告指出中共侵害人權的惡劣情況。

香港人權監察聯合其它團體組織昨日召開聯合記者會,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批評專程前往日內瓦的香港代表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只在開場時作簡短發言,未有充份回應各國對香港的建議,形容做法「非常不負責任」,又批評指中央政府沒有給香港時間回應各國意見及做總結,質疑香港是否被邊緣化。「可以看到香港在所謂一國兩制之下,在聯合國這些機制,過往我們是重要的一個角色,現在是被排擠到一邊,我們一再要求香港政府,他們要自己去爭取。」

羅沃啟強調,今次是首次由各國政府提出對中國人權的建議,可見香港的問題已經到了「浸到埋眉」的地步,「不只是我們香港市民的人權受影響,國際社會已感受到這些壓力,甚至他們的國民,他們的投資利益都受損。」他又指,以往專家為人權發聲是很常見的事,但這次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政府為主的一個普遍定期審查制度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是非常罕見的。羅沃啟認為,這反映香港的人權狀況,已經去到一個臨界點。希望特區政府不要再文過飾非,及再扭曲香港的狀況和事實,希望他們真的認真檢討香港的情況作改善。

批政府借市場自由混淆人權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比較管治與政策研究總監陳家洛指,今次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審議香港人權狀況十分關注一國兩制實施情況,多國代表特別指出一國兩制下,香港高度自治的空間正在受壓縮。他批評港府回應自暴其短。「因為今年的傳統基金會,亦都很清楚指出香港在司法效能這一個指標方面是跌到回歸以來水平最低,只是高過中華人民共和國0.1分而已,這樣它都拿出來講,我覺得是十分荒謬。而加拿大菲莎研究所也特別指出了我們香港個人自由這一個範疇方面,是一路在下跌。我們在國際評級的機構當中,在個人自由這個範疇香港是一路在下跌,特別是過去5年,是下跌得很快。」

他並批評,港府過去一直試圖將市場自由,與個人的公民及政治權利的自由混為一談,嘗試去混淆視聽、矇混過關。「2014年國務院所謂公佈了『一國兩制白皮書』以來,香港的保障人權、法治、高度自治都是不斷受到衝擊、威脅、蠶食,而香港政府繼續是當沒有事發生,這是大錯特錯,它不能夠借一些國際評級機構很籠統的講法來過橋,這一個做法是危險的。」

他相信國際社會不會受騙:「香港市民在不同的、本地的研究機構的民意調查當中,亦都很清楚一國兩制已經是一個淨值負評、負數一段很長的時間。」他相信,若港府仍是得過且過的話,國際社會很快會針對香港在一國兩制底下的狀態,提出更加嚴肅的批評,甚至作出更多的限制,這並非香港人想看到的。

香港職工會聯盟秘書長李卓人諷刺張建宗「有個很好的能力」能「化崩壞為諂媚」,指一國兩制整個崩壞,但張卻說是一個很好的標準,又說是創舉,又無端端講到一帶一路及大灣區。「當然他講這些不是講給香港人知,他是講給中共官員聽。」李卓人續批評港府DQ議員及參選人、取締民族黨,破壞結社自由、又有馬凱事件等,「這樣的香港處境你說執行國際標準?你是侮辱國際標準,我覺得國際人權的人聽到這些,他們應該譴責中共,怎可以侮辱國際標準。」

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則指,人權捍衛者在香港面對的空間越來越窄,代價越來越高。「香港雖然現在未立23條,嚴格來講不能用一個以言入罪的方式,令一些不同政見的人士負上實質的刑事代價,但是在參選權上就可輕易的利用你過去的言論和政見,扼殺你的參選權。就連當選的議員都可以取消你的資格。」他又批評政府公然批評港大學者戴耀廷在台灣一個論壇的言論,又以《社團條例》取締民族黨,對結社自由有非常大陰影,他憂慮香港眾志會否是另一目標。

人權監察憂修訂《逃犯條例》

被問到近期引起極大爭議的修訂《逃犯條例》,羅沃啟強調,基本上一個政府不應跟一個無法治、無基本程序公義、無基本公民監察、人民無基本權利的國家有逃犯引渡安排。「中國現在很多打擊異見份子方法,用的也是普通罪行,可能是稅務、尋釁滋事,甚至要作也可作出,到時是很難的,因為法庭不是無可置異地看案件成不成立,有些料提供就夠,是很表面的,不需要去到很細。」

他又強調當中還有一個港府沒有透露的「不查詢原則」,就是不過問大陸的法治問題。「你要造假在中國冤假錯案很容易造出來,甚麼證據都能拿出,人證物證都有,香港法庭根本無法有效執行工作⋯⋯你提高限制有何用,它作假就作大些,所以無論經濟糾紛,到家庭糾紛,或其它不涉刑責的都可變成刑責,政治更成問題,所以大家要小心別輕信。」

李卓人指在大陸最高法院也是配合中共政策,「(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當香港人傻,但我相信香港人清楚知道,最高法院門檻不是高些,是一樣低,所以一有《逃犯條例》就一定大鑊。有些說法說不會用政治罪抓香港人回去,但中國從來無政治罪,因為中國說自己無政治犯,中國所有罪都是刑事罪,但大家知道它的刑事罪根本就是政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