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前後只用了3個月的時間,一部新法《外商投資法》出台了。3月15日,中共全國人大在草案上蓋了一個圖章,2,929票贊成、8票反對、8票棄權。

中共快速修改並通過這樣一部法律,顯然是回應美國在強制技術轉讓問題上的申訴,為與美國達成貿易協定鋪平道路。不過份析人士和商界團體認為,雖然這部法律是邁向正確方向的一步,但仍然低於預期,而且引發了新的擔憂。

在這部落款日期為3月12日的法律草案中,新增加了官員不得洩漏公司機密的內容,洩密的官員可能會被追究刑事責任。華爾街日報認為,這些新增內容針對的是進行所謂「合格評定」的評審小組。外國公司在生產新汽車以及其它產品或者設立工廠前,中共要求他們必須經過評定。

持續施壓 特朗普「不接受就拉倒」

大家知道,中美雙方仍在進行密集的談判,雖然沒有面對面會談,但是卻保持著影片通話。而強制技術轉讓,就是雙方試圖彌合的分歧之一。

特朗普政府認為,中共的所謂「合格評定」就是在過濾專有信息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美國政府接到很多在華企業投訴,稱他們的核心技術機密被中共竊取,遭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不過中共否認強制外企透露機密,說是外企自願用技術換市場。

在拉鋸式的談判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向中方談判人員不斷施加壓力,糾正中共長期以來的「不公平貿易做法」。

場外的美國官員也是施壓不斷,特朗普昨天還在說,「如果是對我們不好的交易,就不會達成協議」。他說未來的「三到四個星期當中」,會聽到北京方面的消息,「以某種方式知道是否會與中方達成協議」。

特朗普的說法,可謂是一語雙關,既是釋放正面訊號,同時也是向北京方面下「最後通牒」。談判只剩下3-4周的時間,掂量著辦,大有「不接受就拉倒」的意味。

北京「最後一刻」敲定

美方的層層施壓,顯然是有了效果。據聽取了相關討論簡報的知情人士披露,北京方面在草案交給人大投票前的一刻進行了修改,「匆忙準備了一個旨在解決美方一項主要訴求的讓步」。

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副會長彭捷寧(Jacob Parker)告訴法新社,這項條文是「在最後一刻加入的」,可能是「貿易談判的結果」。

換句話說,新增加的條款,一定程度上可能反映著雙方談判所達成的協議文本部份內容。也就是說,北京方面同意在以後的這一類監管評審過程中,「消除利益衝突」。

在中美貿易戰近期能否結束仍不十分明朗的情況下,北京的這個動作,有著明顯向美國討好的意味。北京方面希望儘快從貿易大戰中撤身,緩解國內經濟的下滑趨勢。

簡化版本 任意解讀?

對中方推出的這部法律,中國美國商會表示歡迎,讚賞北京當局為改善投資環境所做的努力,不過他們同樣表示了新的擔憂。

聲明中指出,這樣一部重要和可能具有深遠影響的法律將被實施,卻沒有包括外國投資企業在內的業內人士廣泛協商和意見。

北京外經貿大學教授黃勇指出,相關增補的內容「不是新東西,只是又說了一遍」。他表示中國現有的法律中,比如規範管理機構的行政法,已經禁止分享商業機密了。

威凱平和而德律師事務所(WilmerHale)駐北京合夥人萊斯特·羅斯(Lester Ross)對金融時報表示,北京為了在貿易談判中顯示誠意,才匆忙出台了這部法律。他指出,這部新法比之前的舊版本「簡短而籠統得多,這留下了許多問題」。

大家知道,中共在2015年的時候也曾經討論過外商投資法,但審議過程中擱置了。目前剛通過的這部法律,在措辭上比原來的舊版本「更籠統、更含糊」。第一版的草案還有171條,但這個新的版本卻只有41條。

這不排除北京方面為了迅速通過,有意簡化法律條款。不過中共想通過甚麼法律,只要黨同意就行了,人大不過是一個橡皮圖章,舉手表決走走形式。正如BBC所說,中共人大代表「是不會否決法案的」。投票時通常只有少數反對票,這是為了「展示」,或者說是故意安排的,因為100%的贊成票會顯得很荒謬。

但是簡化的版本在外界看來只是一種意圖,並不是一套具體的強制性法規,存在著被「任意解讀」的問題。

「關鍵在於執行」

羅斯指出,比如外國投資問題,「佔百分比多少才稱得上是外國投資」呢?另外還有一個主要的擔憂,「對那些非併購和兼併的安全評估要求,甚至包括對未開發地區的投資的安全評估,這似乎沒有必要。」而且也沒有解決中共國企補貼問題。

中國歐洲商會主席何墨池(Mats Harborn)認為,這部法律雖然被「硬性」通過,但「關鍵在於執行」。

他還提出條文中規定的外國企業不能「損害國家安全或公共利益」的問題。當「文件中寫入國家安全的規定,就對甚麼是國家安全,甚麼不是國家安全的定義產生許多武斷的判斷」。這可能意味著,在某些情況下,公司還是要披露知識產權。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