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號稱「天下第一村」的江蘇江陰市華西村,近年來負債纍纍,負面消息頻傳。江蘇無錫當局周四(14日)就該集團財困問題召開會議,引發關注,公司股價重跌。

13日晚開始,無錫市政府辦公室下發的一份「市長辦公會議通知」在網上熱傳,通知上顯示議題為「聽取關於江陰華西集團流動性困難紓困有關情況的匯報」,列席單位包括市審計局、國資委、地方金融監管局等。

《中國經營報》獨家報道,江陰市政府就華西集團流動性困難紓困情況召開會議,江陰市副市長趙強負責向會議匯報華西集團相關情況。

報道說,江陰市政府辦公室還透露,此次會議為小範圍閉門會議,當地銀行等金融機構並未有資格參與。會議之前,會場進行了清場,除上述文件中參會指定人士,其餘人均不能在場。

伴隨著江蘇華西集團陷入「流動性困難」的質疑,華西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華西股份股價暴跌,截止發稿前,已從11.3元/股跌至9.81元/股,跌幅9.81%,幾近跌停。

14日,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集團董事長吳協恩緊急「闢謠」,稱外界對這一會議的主題「有所誤解」,華西集團「不存在流動性困難」,但仍無法消除外界疑問。 

近年來,華西集團的高負債備受外界關注。資料顯示,集團去年第三季度的總資產為547.6億元(人民幣);負債達369.3億元,負債率67.4%。 

華西建村於1961年,正值中國的大饑荒時代。中共「改革開放後」,村書記吳仁寶從小作坊起步,經過工廠、企業、公司、集團,逐漸形成頗具市場競爭力的支柱產業。 

家家住別墅、戶戶有汽車、人均存款上百萬、教育醫療不要錢……提起華西村可謂無人不知。吳仁寶於2005年還作為封面人物登上美國《時代周刊》。

在公司產權和分配制度上,華西村實行集體主義經濟模式。華西村被當局當作全國農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典型。但其權利格局卻高度私人化。

根據復旦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周怡2004年的研究數據,吳仁寶四個兒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資金佔華西村總量的90.7%,而普通村民月入千餘。 

2003年,76歲的吳仁寶去世後,華西村最高權力移交給四子吳協恩。吳協恩擔任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村村委會主任、華西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除吳協恩外,華西村多數產業均由吳家成員分管。  

據悉,吳仁寶的的大兒子吳協東、二兒子吳協德是副書記,三兒子吳協平是黨委常委;吳協東還曾是江蘇華西揚子置業有限公司的法人。

吳協東有兩個女兒,分別是吳潔和吳芳。小女兒吳芳,目前是江陰市市委常委、副市長。吳芳的丈夫李慶是華西村現任黨委委員,互動百科顯示,他也是華西集團副總經理。

大女兒吳潔曾擔任華西村黨委副書記,目前是華西實驗學校黨委書記。吳潔的丈夫孫雲豐(又名孫雲南)曾經擔任華西村黨委副書記。

吳仁寶的二兒子吳協德2015年去世。在吳仁寶逝世前,吳協德正擔任華西村黨委副書記、華西集團副董事長兼副總經理、華西上海和香港公司總經理、華西旅遊服務總公司總經理、龍希大酒店總經理。吳協德的兒子吳昊,是華西村黨委常委,兒媳周麗,是村委會常務主任、副書記。

吳仁寶的三兒子吳協平曾擔任華西村黨委副書記,目前是華西村黨委委員,是華西國際旅行社總經理、華西村餐飲旅遊的總經理,也是華西村美食營養學院院長、中國烹飪協會名廚專業委員會常務委員。

吳仁寶唯一的女兒吳鳳英、女婿繆洪達是黨委常委。吳鳳英的女兒繆華,是黨委副書記,女婿呂蘇君,是黨委副書記,負責海運、海洋工程。兒子繆連華是黨委委員。

河南高校教師「王思想」曾在其網誌上發表博文稱,華西村是當代中國的一個縮影,在這裏金錢成為衡量成功的唯一標準;而該賺錢途徑奉行「貓論」。而在華西村任何一個質疑吳氏家庭的村民都會受到打壓,而村中的權力也由這個家族掌握和傳遞,目前吳氏家庭有22人掌控這裏的巨大財富。

「北有大邱莊,南有華西村」,自媒體人吳鉤曾發文稱,「仔細回顧華西村興衰史,讓人不由想起了禹作敏治下的大邱莊。大邱莊的成功與它的掌門人禹作敏息息相關,可是誰又能否認,大邱莊的衰落與禹作敏獨斷專橫無責?吳仁寶治下的「華西帝國」的隕落,與它已走上了大邱莊禹作敏的老路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