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期間,中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焦紅,在人大會議上談到疫苗時提到建立長久的長效機制,而未提及此前受害家長聯署要求就風險補償基金立法。有家長認為,這是當局有意忽略受害兒童的賠償救治,為的是當權者的利益。

兩會前,在京部份家長曾去人大常委會遞交建議風險補償基金立法的意見稿,因未接訪,隨後又通過郵局快遞送達。3月3日,再有35名家長到衛健委遞交意見稿。截至目前,家長非但沒有收到任何回覆,有至少8人在北京維權被抓捕及拘留。

之後4日,在中共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小組會議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聲稱,中國疫苗很好。

對此,已被行政拘留的何方美女士的先生李新對本報記者表示,高福無視這麼多疫苗受害者的聲音,兩次說中國的疫苗質量是最好的,既然政府對疫苗有信心,那能不能先把苗受害者的訴求給解決了呢?

河北邯鄲臨漳縣韓現飛四歲半的兒子韓旭,於今年大年初四離世,當地政府仍在四處打聽他和妻子的下落進行「維穩」。韓現飛指,本來已經是受害家長,政府不處理問題,還二次打壓,家長受傷害是很痛苦的,他強烈要求設立協力廠商檢驗鑑定機構,而不是由各地疾控中心一手操辦。「我孩子就沒有得到公平公正的調查診斷,孩子受害後的前期求治,後期補償都要列入法律條款。」常伯陽律師認為,人大對立法或不立法都應該有個答覆,才能滿足這類人群的知情權,畢竟這個群體不算是少數,即使是少數,也應該有救濟的措施。中國很多人在關注疫苗,因為未來很多家庭都有孩子會遇到此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