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站起來,用兩隻腳走路,頂天立地,傲視動物界。人生70%的活動、能量消耗靠腿來完成,腿號稱第二個心臟,這麼重要的腳, 怎麼會突然無力變成軟腳蝦?

一位65歲的老闆娘,喜歡運動、旅遊。有一天外出遊玩,下車時,突然左腿無法使力。當天到外科診所就診,X光片顯示:腰椎第四、五節輕微滑脫,服消炎止痛藥。第二天左手掌背腫痛,第四天手掌腫痛向上擴展到下臂,改看家醫科診所,醫生推測遭細菌感染,服抗生素。第五天腫痛再擴及肘,第六天竟右手右小腿腫痛,急送大醫院急診,由感染科醫生簽收住院。

住院檢查,血色素8,血小板1萬,心跳每分鐘100下,右肩積水,隨即發燒。使用各種抗生素始終是反覆燒退又起,於是跨科會診,有感染科、免疫風濕科、骨科、復健科、血液腫瘤科、新陳代謝科等6科,並骨髓切片檢查。被質疑的病名有:壞死性筋膜炎、蜂窩性組織炎、癌症、登革熱、愛滋病……一次又一次的檢驗,並抽除左肩積水。折騰了一個月,右手腳腫痛退,但脫皮,血小板正常。左肩有3條肌腱部份斷裂,須手術清創再考慮能否接回,此部份因家人考慮中未處理。由左腿酸軟,最後變成雙腿酸軟無力,仍查不出病因,出院的診斷書上寫的病名是菌血症。

出院後的老闆娘,四處求醫,輾轉一個月都沒進展,難道後半生都要坐輪椅?心情和腳一樣酸軟,跌到谷底!弟弟極力推薦看中醫,大姐心想這麼嚴重的病,西醫都搞不定,中醫有甚麼能耐?最後走投無路,就試試看吧!

當老闆娘進診間,是坐著輪椅,由兩個兒子攙扶進來,痛苦、鬱卒都寫在臉上。兒子一面敘述病情,她則一直看著我,看我要怎麼治療?她的左手掌背到腕全是黑咖啡色,左臂無法上舉,也無法使力,左眼特別模糊,左肩緊痛,臉上的老人斑配上滿頭白髮而顯得更暗沉。雙腿的酸軟無力,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老闆娘生病2個月,體重瘦了6公斤,剛住院時體重60公斤卻貧血,血小板過少,心跳過快,左腿無力,左肩積水,左手掌腫痛,左眼視力模糊,全是左邊,表示問題出在血分,病位又都在心經系統上,加上消炎止痛藥最傷心、腎,使得病情雪上加霜,我認為是中風。

老闆娘沒有舉重物或跌撞,怎麼肩上就肌腱斷裂?部位正在肩井穴附近,此穴是肝的反射點,肝主筋,腳酸軟也是筋攣,第二決戰點取肝經。酸軟是痿證的一種,《內經》說「治痿獨取陽明」,又說「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筋需要肌肉附著配合伸展收縮,所以陽明腸胃經也要疏理。總說老闆娘當天受風寒,是中風的一種,中風邪入經,使脊重不伸。

只要是年過60歲,不論甚麼病,針灸前,一定先針百會穴補陽氣鎮神氣;心經系統,針內關穴;左手背的瘀暗,是氣滯血瘀,心氣無力送指端,用箭射法,從五指歧骨間往手腕透針,兼治肩及肌腱斷裂;筋的問題,必針陽陵泉、承山、太衝穴;肝病及腎,補腎是加強腎的「作強」能力,針腎俞;肌肉的伸縮力,取走全身膀胱經的胃俞、大腸俞穴;腰椎滑脫,針大腸 俞、關元俞、秩邊、環跳、委中、崑崙穴;視力,針目窗、玉枕、風池穴。

第一次針灸, 刺激量雖輕,但老闆娘好像很怕針,猶疑很久,要不要接受針灸治療?第二天她感覺腳有點不一樣,但說不出來,可點燃了一絲希望,決定繼續接受治療。前10天每天針,之後每周針3次,一個月後一周針2次,3個月後一周針1次。每次針灸她都哀哀叫,不過勇敢的老闆娘說:「醫生,你不用管我,你針你的,我叫我的。」我告訴她,只要微張口就比較不痛,叫會洩氣。

處方水煎劑,以中風論治,修復神經元最重要也最好的藥是麻黃,一般以5錢開起,體弱者用3錢,遂次遞增,最大量開到1至2兩,但一定要加石膏來制衡,否則心臟會受不了。當麻黃開到1兩,一定要加人參補心氣,配以甘草調和諸藥,用藥就安全了,並用杏仁發表袪風邪;用桂枝通陽達四肢;重用黃耆益元氣,壯脾胃;活血通絡兼補血,只需少量的當歸、川芎。之後隨症加減藥味。

針灸第12次,可用助行器走路。針第20次,用2隻枴杖走路。針第25次用1隻枴杖走路,腰很酸,手可稍為上舉。針第31次可自行走路,步伐較慢。 針第41次只剩左臂使力還不順。意外收穫是老人斑退了許多,黑頭髮增加,視力較清楚,還可以小跑步。心情快樂多了,軟腳蝦變活跳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