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召開聽證會,討論了重新平衡中美關係的必要性。

該委員會主席吉姆‧裏施(Jim Risch)在會上揭開了中美在國際舞台上的一大本質區別:中共沒有盟友,而美國的優勢存在於盟友之中。

裏施:美幫助中共20年以期其做出改變 是一條錯誤的路

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裏施在聽證會上說:「在幫助了中國(共)20年發展經濟,並希望它們能夠成為世界舞台上負責任的合作夥伴,但現在是時候美國政策制定者承認這條道路不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今天,中國(共)竊取了我們的知識產權並用它讓我們的人民失業,它(中共)恐嚇鄰國,包括美國的親密盟友,同時增加其在南中國海和東海的軍事能力。中國(共)在全球輸出腐敗及其專制模式。它利用廉價融資作為債務陷阱,並打造了一個警察國家(police state),來幫助中共限制與黨的線路相矛盾的自由言論。」 裏施說。

他表示,這些都不是一個負責任者的行為,相反,它證明一個之前的假設是錯誤的。這個假設就是「隨著中國的不斷發展,它(中共)將開始成熟為一個負責任的國際行為者」。

裏施表示,特朗普政府已經就這種關係將會如何向前推進開始了一個新的對話。其貿易政策表明,北京慣用的貿易行為已經結束。美國「不會再容忍我們的(創新)思想和技術被偷,我們不會再讓我們的人民因為受到不公平競爭的影響而失業」。

裏施提到了美光科技公司的知識產權被中國公司盜竊的例子,該中國公司受到中共的支持。

裏施表示,中美仍有時間來「重新平衡我們的關係,解決影響中美關係的基本問題,如法治和自由公平的貿易」。特朗普政府已經在做,但還有更多工作要做。

在聽證會上提供證詞的前聯邦參議員、現任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專員的吉姆·塔倫特(Jim Talent)說:「如果中國共產黨希望中國經濟增長,就必須進一步實現經濟自由化,並繼續向市場體系邁進。」

塔倫特也提供了和裏施參議員類似的證詞。他指出,「美國政府多年來認為,讓中國(共)全面參與世界貿易體系將會讓其做出改變,但公平地說,相反的事情發生了,中共成功地改變了世界貿易體系」。

他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北京制定了一套全面的政策,使其能夠享受該體繫帶來的好處,同時規避其許多義務。這些政策包括:對關鍵行業的中國企業提供巨額補貼,降低經營成本,強制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大規模盜竊外國重要技術等。

裏施:中共沒有盟友 而盟友正是美國的優勢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裏施說,除了經濟外,中共的外交政策越來越具有侵略性。他提到了中共的南中國海問題。

他說,如果允許中國(共)控制西太平洋,它將對全球貨物的自由流動構成重大挑戰,這可能讓北京將國際貿易體系當成討價還價的籌碼。

他還強調,在國際社會,美國較中共的優勢在於其有很多盟友和夥伴,而中共沒有盟友。

「讓我們明確一點,中國(共)沒有盟友,只有交易合作者和那些不能回擊中共的軟弱國家。而美國的優勢存在於我們的盟友和夥伴關係中。這些夥伴關係對於保護國際法律和規範以及回擊中共在世界範圍內的強制和經濟槓桿至關重要,」 裏施說。

「很明顯,中國共產黨沒有美國和我們的夥伴所共有的價值觀。對他們來說,生活,自由和對幸福的追求不是他們想要帶給他們的人民的,而這些價值正是共產黨應該害怕和加以控制的」。

裏施說,在中國大陸,如果一個中國公民想要前途興旺,他們就必須屈服於對中共的國家監控和黨路線,那些拒絕屈服的人,他們就會成為中共巨大的鎮壓手段的對象,比如監禁和政治犯的強迫失蹤。

「而共產黨反對的整個團體,如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解決方案更為簡單:將他們送到『再教育』營。中國(共)很難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世界行為者。其侵犯了中國人民最基本的人權。不幸的是,共產黨沒有意識到多元化實際上會鼓勵創新和繁榮。美國的政策必須捍衛那些為自由而鬥爭的人。」 裏施說。

他認為,鑒於中國(共)過去幾年的行為,無論是在經濟、政治還是軍事上,美國必須要重新平衡中美關係,「以避免未來的衝突和為兩國提供可持續的前進方向」。

諾定咸大學當代中國學學院院長姚樹潔早在2012年就在BBC上發表了一篇「中共為啥難有盟友」的文章。他直言說,外交上,中國(共)四面楚歌,甚至遭人「恨」。雖然有的國家不喜歡美國,但更多的國家是相信美國,喜歡美國,並希望得到其保護,包括中國所有的周邊國家。

姚樹潔還說:「現在中國(共)搞外交,誰聽話,誰說巴結要錢的話,跟誰好。誰批評,誰諷刺,恨誰。要知道,不斷巴結中國(共)要錢的國家是沒有國際地位的。只有那些敢批評,甚至敢罵中國(共)的國家,才有影響世界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