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晚間,黃昏迫近,西方天際飛出一片分不清層次的火燒雲,把天地間烘托得紅光一片,顯示出一種空前壯觀的美。大片大片的蘆花在秋風中翩翩起舞,像花絮,像飛雪......景色美極了。難怪會有那麼多文人騷客喜歡它。

秋日晚間,獨立於河邊,看落霞與水鳥齊飛,河天共彩雲一色。黃昏迫近,西方天際飛出一片分不清層次的火燒雲,把天地間烘托得紅光一片,顯示出一種空前壯觀的美。這時,就看到了大片大片潔白的蘆花在秋風中翩翩起舞,交織成密密的一團團,像花絮,像飛雪......景色美極了。難怪會有那麼多文人騷客喜歡它,頭條在這裡分享司空曙的“江村即事”。

釣罷歸來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pixabay)
釣罷歸來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pixabay)

《江村即事》‧司空曙

釣罷歸來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此詩敘寫一位垂釣者在深夜歸來連船也顧不得系就就寢之事,描繪了江村寧靜優美的景色,表現了釣者悠閒的生活情趣。詩名雖題「江村即事」詠景,實則體現了詩人無羈無束的道家思想。全詩語言清新自然,不加任何藻飾,信手寫來,反映了江村生活的一個側面,營造出一種真切而又恬美的意境。

讀這首詩,直讓人讚歎古人那種生命的本真自然,那種與自然融為一體的原生狀態;!那種只求寧靜安謐溫馨恬淡無欲無求無所掛懷正是天高雲淡蘆花盛開魚兒正肥的金秋,「釣者」至晚收竿,直到月兒要落了才歸來;一不上岸,二不系舟,三不忙著把魚送回家,或叫魚販子來買;月落天暗,江村寂靜的時候,就在舟中坦然無憂地睡了連船都不用拴系,一不怕船隨風飄去,二不怕浪將船打走;因為釣者憑他的經驗深知,現在風平浪靜,船能穩穩地停在岸邊。即使夜裡風起浪生,浪推船走,最後還是飄蕩在蘆葦叢生的淺水邊。

司空曙名列「大歷十才子」,據“唐才子傳”卷四載,他「磊落有奇才」,但因「性耿介,不干權要」,落得「宦途坎坷,家境清寒」。然而總有一些生命是頑強的,他們最終還是保持住了生命獨立自由的天性。之所以能這樣的唯一解釋是視名利權勢之餌為糞土,把塵世的一切羈絆斬斷,這樣才能衝出牢籠,泛舟江湖,讓大自然讓青山綠水洗滌心靈的塵垢,讓生命與自然融為一體,保持心靈的輕鬆和自由。

《題秋江漁艇》‧明‧陳繼儒

怕將姓名落人間,買斷秋江蘆荻灣。

幾度招尋尋不得,釣船雖小即深山。

看看!一隻小小的釣船就是一座深山!此中深味,大概只有司空曙們能解吧?

〜轉載自【希望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