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去探望老師,聽她講起孫子的故事。

小傢伙在歐洲長大,已經8歲,最近在學大提琴。大概是看到很多街頭藝人通過演奏就能賺錢,小傢伙也要上街表演。當然了,他的演奏技巧並不嫺熟,但是小孩子往那兒一坐,很招人喜歡,所以不少路人給他留錢。小傢伙第一天就賺了60幾歐,很高興,隨後又上街表演了幾次。

老師聽說這件事後,直接跟兒子、兒媳婦交談,讓他們管好孫子,不能再去表演。我聽了,並不理解為甚麼,反而覺得小孩子上街頭表演一下並沒有甚麼,能得到陌生人的鼓勵,對他來說還是不同的體驗。

老師說,問題不那麼簡單。如果是真正的藝術家,因為自己的演奏能打動路人而賺到錢,那是一回事。而孫子在那裏表演,絕對不是藝術家的水準,他賺到錢只是因為他是孩子,路人有憐愛、憐憫之心而已。長此下去,會給孩子一種錯覺,好像賺錢很容易,不需要苦練,只要往那兒一坐就可以了,演奏好壞都不相關的。

聽老師講述這些,我意識到一個自己以前不曾多想的問題。有時候我們努力了,有收穫了,就高興,甚至高興得忘乎所以。我們很少能夠在有所收穫的時候還保持清醒的頭腦,思考一下,那點所得是否名副其實,那裏面可有旁人的憐憫或包容?有所收穫,並不代表我們真的水準很高。面對收穫,不能只顧高興,其實更應反思。

 

(──轉載自《新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