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共「兩會」期間,各個方面都加強了嚴控,據說各地公檢法的頭目都趕到了北京,只為截堵上訪人員。然而,即使在如此嚴控下,仍有眾多訪民突破了封鎖,在會議期間來到國家信訪局上訪,但都被警方用大巴車強行拉走。可以說,此時北京肅殺的氛圍較以往更濃,凸顯了北京當局的憂懼。

至於官媒報道的言不由衷的政府工作報告以及代表們無關痛癢、避而不談當下民眾關注的問題的提案,更讓中國人感覺到這場政治秀不過是中共的又一次自嗨。口說「民心是最大的政治」的中南海高層,對於權力的關注,遠遠高於對老百姓苦難的關注,高於對中國人在醫療、住房、食品、教育、就業、信仰等多方面問題的關注。

不過讓中國人沒想到的是,近期以及在過去的一年多的時間裏,特朗普政府要員卻對中國人的苦難報以了深深的同情,除了高聲呼籲世界關注,還在努力想辦法幫助中國人民。具體事件包括:

一、批評中共對信仰者的迫害,並聯合世界各國推動全民信仰自由

3月8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在香港外國記者會(FCC)上,就中國大陸宗教自由發表主題演講。他向中國人民表達了無比的尊重和欽佩,並稱讚中國文化對人類有著巨大貢獻。他明確指出中共懼怕有信仰的人民,因此「對信仰宣戰」,而「這是一場它們打不贏的戰爭」。

布朗巴克還特別提到中共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迫害,並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停止強摘器官罪惡。同時,他亦對中共任意把新疆維吾爾人關進「再教育營」的做法,對佛教徒、基督徒等的迫害表示擔憂。他表示,美國正與其它國家聯同宗教領袖推動全民信仰自由,包括去年7月舉行的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大會,而下一次部長級大會將在今年7月16到18日舉行。

布朗巴克道出了美國政府的目標,那就是:「將推動宗教自由作為各國政府、公民社會與信仰團體的首要任務⋯⋯我們的努力是為了追逐一個簡單但重要的夢:終有一天,全世界所有的人們將能夠自由地敬拜和信仰。」

據悉,這是首次在有美國駐港大使在場的重要公開活動中,美國高官在香港公開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及公開質疑中共涉嫌非法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

而在隨後的3月11日,布朗巴克參加了在台灣舉行的「印太區域保衛宗教自由公民社會對話」論壇,並發表主旨演講。該會議聚集了15個國家和地區的政府官員、民間社會代表、專家等200位貴賓,將就如何改善區域宗教自由進行討論,而重點國家顯然就是中國。這無疑是美國推動中國宗教自由的又一舉措。

事實上,自特朗普總統就任後,一再提及對上帝的信仰以及信仰對美國的重要性,並推動信仰自由。2018年5月29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了2017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國再次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報告中亦關注了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團體受迫害的情況。同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促進宗教自由,是特朗普政府的優先事項」,「美國不會對侵犯國際宗教自由問題袖手旁觀」。

2018年7月24日至26日,美國首次舉行部長級會議,在全球範圍內推進全球宗教自由。這次會議發佈了針對中共的特別聲明,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維吾爾、藏傳佛教徒等宗教少數群體。在這次會議期間,特朗普政府亦提出幾項具體的行動計劃,包括:創建「應對群體滅絕及援助受害者計劃」;與其它國家共同成立「國際宗教自由基金」,協助遭受迫害的信仰人士;宣佈宗教自由會議為年度會議等。在會議的最後一天,蓬佩奧還發佈了歷史性的《波托馬克宣言》和《波托馬克行動計劃》,敦促世界各國政府把宗教自由作為優先政策。

而在今年2月7日,特朗普總統在2019年「全國祈禱早餐會」上的演講首次親口明確「反對發生在世界各地的宗教迫害」, 而作為當今世界上對宗教迫害最為嚴重的中共政權,無疑是特朗普政府的首要目標。

二、批評中共當局竊取美國種子及農業技術,以及不重視食品安全,使中國人受害

3月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愛荷華州以「美國的農業帶:日益繁榮」為題發表演講,內中除了讚揚美國農業的自由和創新精神、農產品無可匹敵外,還指出「以強硬手段對經濟政策指手畫腳」的政府,將導致生產率下降,創新戛然而止,人民會愈益困苦。

蓬佩奧還特意點出中共政府在竊取美國敏感技術的同時,還將黑手伸進了美國農業,竊取基因改造種子和農業技術。他表示,不僅美國農業出口商是中國國家主導經濟的受害者,中國人民也同樣是受害者。中國的毒奶粉、假雞蛋、地溝油等問題層出不窮,而這正是中共制度所造成的。

蓬佩奧認為「中國人民應該擁有更好的境況」,美中貿易談判將使兩國人民受益。想一想也是這個理,如果美中達成貿易協議,中國同意開放市場,中國人可以喝到來自西方國家放心的、便宜的奶粉,以及吃到其它食物。這對中國人的確是天大的好事。

三、批評中共踐踏人權,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全面闡述總統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內容涵蓋中國(中共)的貿易、軍事、人權以及干預美國政治等多個領域。他批評近年來,中共一方面,通過「無與倫比的監控」,嚴重限制著中國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並通過所謂的「社會信用分數」控制民眾;一方面依然沒有宗教自由。

值得注意的是,彭斯演講中明確區分了「中共」和「中國」,這是一個重大信號。對特朗普有著重大影響力的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曾在其《致命中國》一書中,就已對二者做了明確區分。納瓦羅指出:「重要的是要始終分清善良勤勞的中國人民和鎮壓成性的共產黨政府,後者現在不僅正在加害美國人,也在加害中國人。」

另據美國媒體去年7月24日的報道,對於中共擴展全球的野心,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任務中心副助理主任柯林斯在20日的一次安全會議上也明確區分了「中共」和「中國」。他說:「中共本質上在尋求替代美國,成為全球的領導力量。在10、15年前,我們還不會這麼說。」柯林斯還警告,中共正在使用一切資源來試圖取代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

應該說,這樣的區分已成為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媒體的共識,這樣的區分對於美國和西方政府認清中共的真面目,了解中國人的真實訴求,從而採取切實有效的對華政策,乃至幫助中國人區分「黨」和「國」都至關重要。

甚麼是值得人民信賴的好政府?即使是身為存在巨大民主缺陷的俄羅斯總統普京也明白:「一個把老百姓的居住權、健康權和受教育權拿來拉動經濟的政府,一定是個沒有良心的政府。」而這樣沒良心的政府就存在於當下的中國,他們對中國人的苦難並不真正關心的原因就在於他們更看重手中的權力和所獲得的巨大利益。在他們眼中,中國人就是「屁民」,只能玩弄於股掌之中。既然如此,中國人期望世界主持正義的政府和力量,協助中國人解體中共,也就順理成章了。#